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七十章 十里秦淮 十面埋伏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七十章 十里秦淮 十面埋伏

醒转过后的温一刀眼见独眼龙就要命丧燕无双之手,手中的链子枪旋转着飞起,直点燕无双后背的灵台穴,一旁的欧阳紫眼疾手快,手中鱼肠剑抖动出四朵剑花向链子枪刺去,口中同时冷笑,叱道:“找死!”三朵剑花已是在刹那间封住温一刀链子枪的所有变化,余一朵剑花,一闪,快极,已是到了温一刀的胸口。
温一刀脸色略一犹豫,自腰间缓缓抽出他的链子枪,枪头缓缓旋转出一个个小小的圆圈。
原来那云练裳自长安水陆庵回到南京落花谷,时时刻刻无不想念她的心上人乔公子,云中歌见状不忍,遂向女儿说明筱矝是女扮男装,云练裳自是一百个不相信,只道是父亲让她断了这门心思。不料适才见文德桥上的筱矝竟是和那乔公子长得一般模样,这才相信了,只是心中伤痛之极,此刻见筱矝向她望来,却是故意看向别处。
独眼龙此刻半醉半醒沉溺于往事的悲伤之中,七道剑气已是迅疾而又悄然袭身,待及觉察,侧身避让已是不及,四道剑气已是重重地击在他的前胸,惨叫一身,身形大退三步,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道:“卑鄙!”却是,话音方落,燕无双的身形已起,在中途一落,再次弹起,手中已是捡起自己的鱼肠剑,一抹剑光直掠独眼龙的胸口。
独眼龙和温一刀虽是尚能把持得住,但是也是面显悲色,就在这一刻,燕无双的琴弦之上忽然激射荡起了一分肃杀之音,琴弦拨动处,七道的肃杀剑气自琴和*图*书弦与她的手指间激射而出射向独眼龙。
所以现在,花无叶和李冰玉再一次跃上岸边,笔直地朝着‘六味居’走去,不为吃饭,只为杀人!
而燕无双自非泛泛之辈,急切中弃剑而去,身形已是稳稳地落在‘风雅颂’朱红的大门前,燕无双落地的同时,独眼龙已是撤回左手,嘲笑道:“原来是要以多欺少啊!”同时看了一眼温一刀,道:“温长老,你要作壁上观吗!”
……
这个女人现在就风姿绰约的向正在怒目而视的燕无双和欧阳紫走去,步法轻盈优雅。
忽然间燕无双十指指法陡然大变,悠扬流畅的曲声嘎然而止,代而替之的一阵更比一阵急的战场杀伐之声,霎那间,众人但觉疾风骤雨扑面袭来,又似是千军万马席卷而至,再看众人面显悲哀惊惧,功力稍差之人已是手捂心口不住地战栗发抖。
欧阳尚晴甫一入水,就看见水中任飘萍和那个假欧阳小蝶正在你来我往地斗在一起,不禁又是一惊:任大哥不是被点了穴道了吗?她哪里知道任飘萍筋脉断去之后根本就不可能被点住穴道。
燕无双平日里行事豪爽不让须眉,此刻却是倍显其仙人掌绿凤堂的杀手本色,脸上一抹暴戾凶狠之色掠起,袖中鱼肠剑一抹惊鸿飞出,闪电般直刺独眼龙的咽喉,独眼龙身形侧转自背后抽出九节鞭反手倒抡,那九节鞭的鞭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一个‘凤凰点头’向燕无双握剑的右手狠狠地叨去。燕无双冷笑,鱼肠剑和_图_书回,向九节鞭荡去,与此同时独眼龙身形回旋,左手黑沙掌推向燕无双的右肋。
云中歌、筱矝等人遂向欧阳紫那边看去,田不平这时道:“云长老,此女正是之前我说给你的新成立的落雁门门主欧阳紫,武功颇见功底,只怕老夫也不是其对手,据说是欧阳连城大侠的独女!”云中歌脸色微变,只是点头,一双眼尽落在那欧阳紫的身上。
李冰玉显然同样也注意到了二楼的方少宇,心思电转,道:“四弟,看来不管怎样,今天我们都得大开杀戒了!”
同一时刻欧阳紫回头看了一眼燕无双道:“你且先休息,我来!”
筱矝似是从乐声中方醒,不禁道:“好一曲《十面埋伏》!”可是也奇怪那一直在‘风雅颂’三楼观战的唐灵似乎一直没有受到燕无双的琴音的任何干扰,只是每每遇到燕无双遇险时才会睁大她那双本来就已经很大的眼睛。
似乎除了拜金教的人没有人认识这个女人,可是云中歌显然是一个例外,因为云中歌已经张口道:“常四娘!”
此时欧阳紫和燕无双已是走到了那独眼龙和温一刀的身前,燕无双看这独眼龙冷冷道:“黑沙掌?”独眼龙迅疾明白对方是说自己在落雁门用黑沙掌暗算致死南宫开一事,心中惊,脸上却是毫无惧色,道:“南宫开老头死了!”
说话间,但见那功力稍有不济着已是面显祥和,手中武器不自觉的垂下,更有甚者,微笑不已,独眼龙此刻手中的九节鞭也是https://m•hetushu.com•com微微下垂,脸上已是没有了先前的凶狠之色,温一刀的链子枪的枪头低垂着……
花无叶急切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九年前武林大会一战,九幽神尼不正是凭借其不可一世的‘九幽剑法’和神秘莫测的移转周身穴道的‘穴脉横行’神功才一举挫败群雄夺得天下第一的吗?”
不料燕无双冷冷道:“多谢!不用!”说罢,缓缓自背后取下那把古琴。欧阳紫略一迟疑闪开几步。但见燕无双盘膝而坐,古琴平放于膝上,纤纤十指拨转,琴弦动,乐起!音质清亮,悠远轻长,众人但觉灵台一若明镜,眼前似是浮现出一幅画面:秋高气爽,风静沙平,云程万里,雁群在空际盘旋顾盼,时隐时现的雁鸣响彻于天际之中。
筱矝朱唇中已是跳出四个字来:“平沙落雁!”云中歌不禁微笑点头,道:“不错!这正是明曲《平沙落雁》,但是这曲调悠扬流畅就足以令人神往,而‘逝水无痕’燕无双燕女侠能够将内力贯注于曲中,使人心中再无杀伐争斗确是不易!”
而燕无双和欧阳紫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而且这程咬金的武功显然不低于独眼龙和温一刀。现在那黑白两个人影各自驾着独眼龙和温一刀站在一旁,不带一丝感情地看向‘六味居’的门口。
就在众人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欧阳紫嫣然一笑中出手,同样的一把鱼肠剑闪电般击出,急切独眼龙的左手。
花无叶懂,因为花无叶已经在点和-图-书头,因为他们二人已经杀了拜金教的人,而假若九幽神尼真是拜金教的人的话,那么现在唯一不想让九幽神尼知道这件事的办法就是杀尽今天这里所有的拜金教的人。
此刻后边的一名丐帮二代弟子走到云中歌和田不平身前,行了一礼,指着欧阳紫道:“二位长老!就是那个妖女杀了张舵主!”
那花无叶似是有些恼火,一屁股坐在船头,撇过头故意不看李冰玉,道:“那你说会是谁?”眼睛却是无意间看见了‘六味居’二楼的金袍人方少宇,口中道:“三姐?”
筱矝和唐飞忙迎上前去行礼,唐飞已是笑道:“见过云大侠,田大侠!”筱矝却是有些为难,抱拳许久却不知道说什么,之前她在云中歌和云练裳面前是女扮男装成乔公子的,在见田不平时已是女儿身,是以一张雪白的脸憋得通红,羞愧难当,道:“晚辈……晚辈……晚辈见过云大侠,田大侠。”
李冰玉思忖道:“这些人分明是拜金教的人,只是不知道那个假扮欧阳小蝶还是欧阳小蝶姐姐的人怎么会没有被任少侠点住穴道?”
所以,现在所有的人的眼睛就朝‘风雅颂’的门口看去,朱红敞开的两扇大门,‘风雅颂’灯火通明的有些旖旎迷人的灯光下,现在就站着一个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裹着透明紫纱可以看得见其玲珑体态、甚或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身上所穿的红色肚兜上绣着一朵莲花的女人。
就在欧阳尚晴跳进水里的同时,那条画舫上也是同时跳进水里三个人,和_图_书不,准确点说,是被扔进水里的,因为三人一入水就直向水底沉去,嘴里喷出的血将周围的水染得淡淡的红,而画舫上正站着李冰玉和花无叶。花无叶此时一脸愁眉,道:“三姐,要不先撤,‘九幽神尼’只怕是招惹不起吧!”
李冰玉反驳道:“那也未必就证明那人是九幽神尼的弟子!”
田不平点头,却是不明白为何筱矝是这般模样,云中歌在初见筱矝时就已看出筱矝男扮女装,只是不曾点破,此刻只是呵呵一笑,云练裳却是看了一眼唐飞道:“哼!就看不见我呀!”唐飞呵呵一笑,道:“见过云女侠!”,筱矝看向云练裳,那云练裳竟是看也不看她一眼。
此刻云中歌淡淡一笑,道:“看来拜金教这两人是要死……”‘死定了’三字尚未出口,自‘风雅颂’大门内忽然飞出来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黑影掠向独眼龙,白影掠向温一刀。
燕无双面色清冷,手指依然翻转不停,一头秀美的黑发似是也随着这首曲子在舞动,乐曲之声忽又悲哀欺凉之极,众人中已是或大哭、或低嚎、或失声流泪、或捶胸顿足……
燕无双惊,右手鱼肠剑荡去的同时身形倒飞而起,却是忽然发现自己刚刚飞起的身形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拉的直向下坠。原来那九节鞭被鱼肠剑一荡,独眼龙心喜,当下右手使了巧力,九节鞭便迅疾回旋将燕无双的鱼肠剑紧紧锁住,同时施力向下拉。这样一来,燕无双的身体便直往下坠去,只是这一坠,正好就会碰上独眼龙的左手的黑沙掌。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