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四章 战(上)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四章 战(上)

众人心中大惊,当今的武林中尚没有一个后生晚辈敢这样和智远大师说话。
筱矝莲步轻移,看了一眼任飘萍,这才道:“大师若是胜了,是应当胜,毕竟大师武功本就派天下第二,只是大师万一输了或是与任公子战为平手,都会贻笑天下的!”
智诚大师忽见眼前和欧阳尚晴一模一样的欧阳小蝶,尽管心知二人是孪生姐妹,但还是止不住的大吃一惊,侧目望向身旁的欧阳尚晴,欧阳小蝶就在这时出手!
欧阳小蝶倏然低头,婀娜微颤的身形映在众人的眼里。任飘萍怒,身形动。玄英脸色的得意之色正随着他眉心红痣而动之时,忽然眼前白影一闪,‘啪’的一声响起,顿觉右脸颊火辣辣地疼,随即一捂脸,惊叫一声:“谁?是谁?”
清虚子猛地身形一震,心知对方必是欧阳小蝶,指的正是自己和武当玄字辈三名弟子偷袭常小雨之事,面色难堪之极道:“欧阳小蝶,贫道不愿多生事端,你还是不要逼人太甚!”欧阳小蝶尚未回应,不料那玄英喝道:“原来是白衣庵的尼姑啊!”
当下众人更觉难受,气血翻腾,极为难耐,正在此时,智远大师的洪钟之声立止,任飘萍的低语也是顿停。智远大师面色凝重,道:“好!”三尊金像各拍出两掌,有快有慢,虚幻难辨,缓慢之极地向任飘萍飘忽而去。
欧阳尚晴眼中一喜,旋即悲哀一滴m.hetushu.com•com在一如秋水的双眸中无声地晕开。
群雄中大多武功造诣极高,却也俱是望之闭眼,脸红而头低,而那清虚子的头更低了。
智远大师甫一鼓起的袈裟又瘪了下去,心道:莫要上了这小子的当!只要老夫沉着冷静,取胜当不是什么难事!遂呵呵一笑道:“也好,今日老衲便会会你这不知进退的后辈!”
玄英本已被掌门和清虚子喝止,此刻听闻任飘萍此言,更是来气,眉心红痣铮亮,左手一指任飘萍道:“任飘萍!要不是师叔临时变招,只怕常小雨会死在当场!”任飘萍不禁脸色一变,心道:虽说常小雨穿有‘天蚕宝衣’,但是这清虚子若是临时变招,自己则是大错而特错了。
燕无双心灵剔透,心知来人正是欧阳小蝶,却是侧目于任飘萍。
夕阳那堪冷落,聚万千之光,洒落在任飘萍和智远大师身上。
然而心性渐变的任飘萍最终没有向清虚子求证,冷眼看向智远大师,道:“大师!其实寒萧子前辈的武功是否出自于少林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任某人今日必须毫发无损地带走欧阳姑娘!”
众人只觉心浮气躁,心神恍惚,云中歌已是急道:“‘梵音清唱’!大家快快摒除杂念,守住心神!”众人立时行功调息,功力稍弱者已是盘膝而坐。众女为任飘萍不禁紧张起来,额头手心处已是沁出涔和*图*书涔汗珠。
智远大师微笑,眼眸中一丝杀气滑过,道:“你这是在威胁老衲!”
李奔雷微笑点头,欧阳小蝶禁不住多看了筱矝两眼,就在诸人暗中称是时,智远大师眼角颤动,道:“老衲对这虚名早已看开,维护武林正义责无旁贷,今日老衲便要拿下任飘萍这个欺世盗名之徒,与那欧阳尚晴一并交予罗汉堂处置!”
任飘萍眼望对方使出的正是无尘击向欧阳尚晴的那大慈悲掌,只是智远大师拍出的只有六掌,而无尘当时拍出的是七十二掌,无尘强调快,而智远大师使得是慢,只是这一变,后招无穷,而且任飘萍心知智远大师的功力极为深厚,只怕自己很难接下这其中的任何一掌。
来人正是欧阳小蝶,赵宏云眼见欧阳小蝶跳进水里,一串串气泡自水里咕咚咕咚冒出,便再也是没有看见欧阳小蝶露出过水面,无计可施之下赵宏云只好望江长叹。
欧阳小蝶的身形急遽展开,颇有任飘萍的咫尺天涯之形,一若鬼魅,已是到了智诚大师的面前,正在观战的智诚大师一愣,神情一紧,欧阳小蝶忽然吧洁白面纱撩起,柔声软语道:“大师!你抓错人了吧!”
任飘萍淡然一笑,道:“就算是吧!”
任飘萍身上的五光十色氤氲之气渐渐隐去,任飘萍在笑,那熟悉的淡淡的兰花香味正自透过洁白面纱上的每一个纱孔侵入到任飘和_图_书萍的每一个毛孔。
夕阳尽染,一如红透的珊瑚的繁茂枝叶间急速穿出一个白影,眨眼间已是到了众人的面前,一身白衣,一顶斗笠,一帘洁白面纱,一把三尺青红长剑,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子就这样悄然而立在任飘萍的身前,不言不语,却是蓦然回首。
江风渐猛,树摇叶动。
任飘萍此刻已是换了一个位置,站在欧阳小蝶的身前,一只手正揉搓着两眼间鼻梁之上的皮肤,懒洋洋道:“任某人!”
任飘萍身形未动人已飘升至一棵满树皆金黄高大银杏树之巅,智远大师暗道:果然奸猾之至!却是嘴角一抹不屑,黄红相间的袈裟迎风而荡,肩不摇,腰不扭,脚尖一点,已是站在银杏树之巅。
众人皆诧异,智远大师‘哦’了一声,道:“此话怎讲?”
群雄骚动,有担心任飘萍安危的,有耻笑任飘萍不知天高地厚的,有暗暗责备智远大师以老欺小的,但能亲眼目睹高手决战使得在场诸人个个心潮澎湃,毕竟一个是当今武林排名第二德高望重的少林寺方丈智方大师,而另一个则是后起之辈中武功深不可则据说是武林奇人寒萧子传人的咫尺天涯任飘萍。
是以此刻的任飘萍只好等,等智远大师的六掌,等智远大师的六掌之后的后招。
任飘萍已是开口道:“很多年了,水性还是那么地好!”
任飘萍当日在少林客栈前曾见过无尘使用过少林和图书这一失传绝技,此刻但见智远大师使出,威力何止十倍,心知智远大师必是看出自己意欲借树巅之战一展自己轻功所长,先是以声夺人,而一旦杂念起,心神乱,轻功施展便会大打折扣。
欧阳小蝶轻嗯一声,道:“未曾忘却!”身形轻盈一转,道:“清虚子前辈,清者不清,虚言妄之,你当不会忘了白衣庵的事吧!”
李奔雷心中脸上少有的一丝笑,欣慰而起,暗道:虽说我的‘千里奔雷’当可抵御智远大师的‘梵音清唱’,但是这孩子的武学悟性确是极高,竟能想到如此破解之法。
玄英却是颇为倔强,道:“掌门,弟子没有错,那日正是任飘萍仗着一身轻功了得,砍去了师叔的手!”
思忖电转,任飘萍当下再次施展初学的《九天玄功》,反其道,上九天,是故破而后立,反筋逆血,呼为阴,吸为阳,呼为静,吸为动,呼为柔,吸为刚……彼若取,吾便予……同时任飘萍双唇快速翕动,自嘴里吐出丝丝缕缕一连串的音符,这声音极为低微,似佛堂低语诵经,又似孤鬼冤魂如泣如诉,如涓涓细流直奔大海,又如无痕无迹纤纤柔风细雨……一时间,这低语细缕之声便于无声无息之间穿过智远大师设置的那巨大的声网。
丐帮的田不平几番眉头皱起,他实在不明白今日的任飘萍竟是变得有些陌生,此刻眼见任飘萍和智远大师一战在所难免,口中不禁叫https://www.hetushu.com.com道:“任少侠!”任飘萍却似没有听到。田不平摇头,筱矝却在这时开口道:“方丈大师,小女子以为此战大师已是输了三分!”
众人惊,这才知道清虚子的手是被任飘萍砍下的。忘忧上人和清虚子同时怒喝:“住嘴!”而任飘萍冷哼一声,道:“如若不是你们四人助纣为虐暗中偷袭常小雨,任某人也不会出此下策!”
那玄英恼怒之极,似是早已忘记清虚子的那只手是怎么被砍掉的,‘噗’地跳出,当啷一声拔剑而起,岂料忘忧上人手中拂尘空中一抖,玄英便再也是不能前进一步,忘忧上人不动声色道:“孽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不向任少侠赔礼!”
智远大师道了声‘请’,身形已是幻化出三尊释迦摩尼金像,周身金光突现,当胸立单掌,张口道:“阿弥陀佛!”其声若洪钟,响遏行云,内力尽透,雄厚悠扬,一如一张网自智远大师的口中迅速蔓延开来。
银杏树下诸人似乎比树上的人更紧张,独有筱矝悄悄走至燕无双、欧阳小蝶和唐灵的身前,一扯燕无双的衣袖,附耳对她说了些什么。但见燕无双大喜,对着欧阳小蝶和唐灵又是低声说了些什么。欧阳小蝶冲着站在一边的筱矝点头,唐灵则是樱桃小嘴绽放出甜甜的一抹笑容。
此刻欧阳小蝶刚刚从水里出来不久,湿衣紧贴婀娜胴体,更显凹凸有致曼妙身材,正是:出水芙蓉婷婷立,深谷幽兰处处香!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