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爱你时有风

作者:绿亦歌
爱你时有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章 2004年,七里香

3

林向屿抬头,在书上圈出题号,推到胡桃面前。
林向屿闭上眼睛,想象了一下自己那个胖乎乎、圆滚滚的亲爹坐在酷炫的跑车上,“嘤嘤嘤”地哭着,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求救的样子,仿佛在说:“儿子啊,快来拉你老爹一把。”
“……柯西不等式?”胡桃蹙眉,“这是什么?”
“好什么好!想我小的时候,成天烦恼着长大了读清华还是读北大,现在才知道,我真是想太多!”
“来来来,介绍一下,”林向屿突然从胡桃身后出现,吓了她一跳。他拍拍胡桃的肩膀,指了指自己身后的许然然,“许然然,七班的,你上次的图书证就是借的人家的。”
“是吧?”胡桃笑了笑,拍拍桌子,“等我毕业,非得把这张桌子搬回家留作纪念。”
“不来了吧,暑假就要去北京。”程可欣叹了口气,可怜兮兮地瞅瞅胡桃,“胡桃,你别看不起我啊,我知道,你们成绩好的,最看不上我们这种走艺体的了。”
“还没影子的事呢。”她在心底安慰自己。
刚刚三百出头的女生竟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时间人心惶惶,大家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大多数人都没办法再静下心来看书了。
屋子里关了灯,很远处的月光落下来,在飘窗镀上一层薄薄的银色。胡桃捂着脸,还没反应过来,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胡桃舒心地伸了一个懒腰,回到座位上,在字条上写了hetushu.com一行字,贴在桌子上用胶条保护起来。
原来,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一个人。
胡桃左手压着习题册,头埋得很低很低,右手不停地写字。可是究竟在写些什么,她根本不知道。
胡桃吐吐舌头,努力用夸张的表情来掩饰自己的失落。
等林向屿真的被她踢走了,胡桃又有些后悔。她想问问他关于许然然的事,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胡桃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三个人进了图书馆,许然然先去了还书处。
他们桌上摆的是同一本书,奥赛班才有的内部资料。林向屿正在和许然然讨论一道题目,因为图书馆里禁止高声喧哗,两个人的头凑得很近。
然后林向屿转向许然然,推了推胡桃:“这是我们班的胡桃,胡大美人,我最好的朋友!”
命运从来都这样不公平。
“上海学校多,”老蒋说,“只是分数线都挺高的,得加油啊。”
胡桃看到林向屿自然而然地拿过许然然手中的笔,然后飞快地在草稿纸上写着什么。等他说完,许然然思考了一下,又接过笔,在图上画了一道辅助线。
“说什么呢!”胡桃用笔敲了她一下,“我不会看不起任何人。其实我很羡慕你啊,能找到自己的路,不像我,只知道考试,根本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
“嗯,我成绩太差了,拼死拼活也只能上个三本。我本来也喜欢服装设计什www•hetushu•com么的,我爸妈就让我去培训一下,以后就往这个方向发展,还能出国。”
“在路上正好碰到许然然同学,正好我们可以一起做功课。”林向屿一副三好学生的样子,恨不得在胸前系上一条红领巾,“许然然同学专攻数学奥赛的,和我这种半路出家的不同。胡桃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她。”
林向屿很快回复:“好哒。”
胡桃有些犹豫,说:“应该是上海吧?”
胡桃说:“想……考上海。”
胡桃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你家不是有辆兰博基尼吗?据说是我们全市第一辆兰博基尼。”
“这就是你的梦想?”
他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手机屏幕一闪,胡桃点开来,林向屿问她:“怎么了?”
“你知道林向屿想考哪里吗?”
他们并排而坐,是那样默契般配,佳偶天成。
“哦,之前不是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吗,停车库里太久给忘了。我爸那天突然想起来这车,一脚油门下去,发动机报销了。”
胡桃被他噎得半死,伸出脚踢他:“别挡我光,让开让开。”
“还有一年,加油!”
“是啊。”
等她写完,程可欣伸着脖子探过头来:“你可真励志啊!”
老蒋点点头:“年轻人是该多去大城市拼搏几年,开阔一下眼界,能够接触和认识许多不一样的人。”
“可别折煞我,林大帅哥你的副驾驶座多少人排队候着啊。”
m.hetushu.com“别妄自菲薄,梦想还是要有的。”
走出办公室门,映入胡桃眼帘的就是蔚蓝色透彻的天空,澄碧如洗,一排排的梧桐树枝繁叶茂、翠绿欲滴,万物都是生气勃勃的。
可是,如果真的是没影子的事,她又怎么会辗转反侧,一夜不眠?
“啊?”胡桃一怔,“已经确定了?”
胡桃摆摆手:“别听他乱说,上次借图书证的事,谢谢你了。”
“不敢当不敢当,”林向屿“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这是全天下男人的梦想!”
然后她看着许然然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微积分》递给她。
胡桃没想到,她的无心之举倒掀起了一番热潮。班上的人纷纷效仿她在桌子上贴字条励志,连林向屿都跟着凑热闹,摸摸下巴对胡桃说:“你的字比我好看,你帮我写好了。”
林向屿笑嘻嘻地接过去:“大恩不言谢,等我买到爱车之日,一定第一个带你兜风!”
“说得也对。”林向屿认真地点点头。
胡桃忍不住挤对林向屿:“你前两天还说,没那么熟的。”
“你们在说哪道题啊?”胡桃鼓起勇气,小声地问。
到了这周周末,胡桃像往常一样在图书馆门口等林向屿。他出现的时候,却不是一个人。
许然然笑着伸出手:“你好,胡桃,久仰大名。”
胡桃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全新的白纸,工工整整地写上“红色法拉利”,连透明胶和剪刀一起递给http://www•hetushu.com林向屿:“拿去。”
——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
“没什么,”胡桃斟酌着用词,来来回回删了好多遍,“要期末考试了,想集中火力。”
想到自己那暴发户的老爹,林向屿忍不住在心底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
林向屿再次破天荒地顿了顿,他将胡桃扯到书架的另外一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小声点,揍你哦。”
许然然点点头,将书收回来,却发现钢笔没有墨水了。林向屿将自己的笔递给她,然后自然而然地帮她加墨水。
晚上回家,胡桃想了很久,还是拿出手机,坐在床上,给林向屿发了一条消息:“以后我周末不去图书馆了,谢谢你给我开了这么久的小灶。”
胡桃无奈地耸耸肩。
“写什么?”胡桃问。
所以程可欣关于“林向屿最近有点不对劲”的猜测,胡桃打着哈哈,欲盖弥彰地解释说:“这不是要升高三了吗,听说要重新分班,根据这次期末的成绩来定。”
“上海啊,”程可欣握拳,志气满满的样子,说,“那我要回去查查,上海有什么美院,我爸妈想让我去中央美院,我哪儿考得上啊。”
胡桃想了想,其实程可欣分析得挺有道理,便说:“那你高三还来吗?”
“不是吧。”程可欣说,“学校也太歧视我们这种差生了。”
这个人突然地出现,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她毕生所求。
“是啊,我还没去过http://www.hetushu.com上海呢,想去看看外滩的夜景。”
第二天上学,胡桃犹豫了一下,决定不把许然然的事告诉程可欣。
找到位子坐下后,胡桃习惯性地坐在林向屿对面。许然然还完书,林向屿赶紧拉开自己身边的座位让她坐,她伸手把头发绾起来,就随便找了一支铅笔盘住。胡桃用余光偷偷打量她,却正好看到许然然和林向屿不小心碰在一起的手肘,心底难受得发堵。
正好胡桃和程可欣说到这个话题,下午的时候,这学期的期末考试时间就定了下来。同时公布的还有上一次月考的成绩,年级前三百的同学才有希望上重点大学。
“你爹真是个人才。”
胡桃再次跻身前一百,林向屿每周给她开的小灶功不可没。老蒋在班会上表扬了她,还专门把她叫到办公室询问她的想法。
“哎,胡桃,我跟你说件事。”程可欣趴在桌子上,冲胡桃勾了勾手指,等胡桃凑过来,她才小声地说,“我爸妈要把我送去北京学美术了。”
“‘红色法拉利’吧。”他一脸严肃地说。
对她而言,他是那样特别,特别到如果他给她的,和别人是一样的,那她宁愿不要。
胡桃捂着嘴巴笑。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胡桃怔怔地想,就在不久以前,她还有一种错觉,她和林向屿是最要好的朋友,他们之间的默契和羁绊,是没有人可以打破的。
“不,不用了。”胡桃讪讪地笑着摆摆手,“你们继续。”
像小蟹,密密麻麻爬了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