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爱你时有风

作者:绿亦歌
爱你时有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章 2006年,最佳损友

3

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吗?林向屿的笑容还在脸上,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林向屿走出校医院,正好看到不远处的垃圾桶边,一只小猫在翻着垃圾找吃的。他苦笑了一下,走到小猫面前,把给胡桃买的蛋糕拿出来,用勺子挖下来一点点,递到小猫嘴边。小猫“喵”地叫了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蛋糕。
这时候,有人推门而入,好奇地问:“记住什么?”
短短几年而已,他有了亲密女友,她也有了心上之人,在她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赶来,出现在她身边为她挡风遮雨的人,不再是他。
“等等!也分给我一份啊!”胡桃有气无力地哀求。
胡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谢谢你。”
胡桃流年不利,刚刚才在学校的网络上出了一下名,晚上从自习室出来,刚好楼道和*图*书的灯坏掉了,她下楼梯时没踩稳,摔了下去。
林向屿哈哈大笑:“好的好的,没问题,我会替你全都吃一遍的,至于你嘛——大白天的,就别做梦了。”
“亲人啊!”胡桃眼泪汪汪地看着她们。
“那你是回不来了?”林向屿幸灾乐祸,“我们吃火锅的时候,一定会给你发来亲切的问候。”
胡桃躺得百无聊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周珩看到了,一声不吭地走上来,帮她把枕头抽出来放在背后,扶着她的身体,让她慢慢坐起来。
“知道了,鸭脖鸭脖。”
周珩不耐烦地看了看胡桃,更不耐烦地看了看自己怀中的玫瑰花,像是很嫌弃地把它丢在胡桃的被子上:“早日康复。”
“你啊,早该受罪买个教训,以后走路小心点,还有,晚www.hetushu.com上那么晚了,不要一个人走路。”
年少的时候,他们总是形影不离,并肩而行,夕阳落下,他们的影子紧紧靠在一起。
就在几分钟前,他提着沉甸甸的食物,嘴角还噙着笑,想象出现在胡桃的病房的那一刹那,她一定会激动得尖叫。
而她就会像从前一样,迫不及待地撕开食品包装,吃得满嘴都是奶油。
胡桃低下头,靠在男人身上,冲他露出温柔的笑容。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落在两个人的身上,像是撒了一层金色的细粉。
话虽这样说,周珩却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拉过床边的椅子,面朝椅背坐下,看着胡桃,不说话。
林向屿正好打电话来问她,最近过得如何,胡桃哭丧着一张脸,告诉了他这个“喜讯”。
胡桃恶狠狠地挂了他m.hetushu.com的电话,正好项洁洁她们提着一袋鸭脖推门而入。
胡桃抬起眼,看到了抱着一大束白色玫瑰的周珩。
项洁洁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拿出手套和鸭脖,和唐菀静、齐悦一起,坐在胡桃的病床前,一边啃一边聊天。
项洁洁她们却是铁了心不让胡桃如愿以偿,当着胡桃的面,把一袋鸭脖啃得干干净净,还不忘把垃圾一起带走。
“哈哈,你想要怎么慰问?”
林向屿下意识地往后一退,离开了病房。走廊上只有他一个人,手中的塑料袋勒得他手指有点疼,他垂下眼,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
“我想吃提拉米苏,想吃芒果千层蛋糕,”胡桃咂着嘴,躺在病床上,腿上打着石膏,“还要吃猪蹄。你不知道,我们学校美食街上有家烤猪蹄,多么多么好吃。”
到那hetushu.com个时候,他就能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说:“吃成猪了,可没人要你。”
林向屿脑海“嗡”的一声炸开来,许多画面飞过,最后定格在那个夜晚,她在电话里跟他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你——”胡桃一愣。
航班在夜晚起飞,这是今天离开上海的最后一班飞机。林向屿低下头,想到要是当初,没有那一念之差,他们仍然在同一座城市,朝夕相伴,是否就不会有今日的这一幕?
林向屿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那时候,可能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过,会有分开的一天。
匆匆一瞥,竟然连见一面的勇气都没有。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一年许下的承诺,是不是也走到了尽头?
提拉米苏、芒果千层蛋糕、烤猪蹄,还有她最喜欢的车厘子。
上飞机之前,他拿出手机和图书,想要给胡桃发一条信息,编辑好了内容,“好些了吗”,却久久按不下发送键。他的手指顿了顿,最后又一字一字删去,关掉了手机。
他是在结束了和胡桃的电话后,立刻赶到机场,买了最近一班去上海的机票。下了飞机后,直接打了个车来胡桃的学校,这是他第一次来,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胡桃说的美食街上那家好吃的猪蹄。
林向屿失落地笑了笑,将蛋糕全部拿出来,放在垃圾桶边上,然后站起身,静静地看着流浪猫将它们吃掉。
或许,她再也不需要自己了。林向屿想。
“你们都给我记住!”胡桃躺在病床上,看着自己肿起来的腿,对着病房的门大哭。
“禽兽啊!”胡桃说,“见色忘友,还说是最好的朋友,有了女朋友,连假惺惺慰问一句都给省了。”
周珩摆摆手:“正好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