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爱你时有风

作者:绿亦歌
爱你时有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2011年,星空

2

“我没那个意思……”
说到这里,林向屿忽然顿住,然后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啊!胡桃……算起来,你还真的是没吃过‘猪肉’呢……”
“也没什么可以带的,就带上了。”林向屿漫不经心地回答。
“哪里都可以?”
胡桃觉得不可思议,伸手拿出来:“它们怎么在这里?”
“可是中国也有啊!上海和香港的夜景,新疆的无人区,有什么不同?”胡桃小声争辩。
林向屿哈哈大笑:“别在乎你的口红了,趁热吃吧。”
“御用摄影师。”他说,“只此一家。”
“你不是要去看雪嘛,总不能穿短袖去看雪吧,小心把你耳朵冻掉。”
等到日落时分,他们正好排队上了摩天轮,胡桃弯腰走进去,林向屿把手放在舱门的上方,以防她磕着头。他向来如此,体贴绅士,风度翩翩,温柔起来能够杀人。
林向屿从衣柜里扒出厚点的衣服,头也不回地说:“自己看。”
浩瀚灯海,究竟哪一盏,才是心之归处?胡桃微微侧过脸,去看站在她身边的林向屿,他正一心一意地望着远方,不知道此时此刻在想着什么。
林向屿倒是从容得多,扯了扯胡桃衣服后面的连帽和-图-书,似笑非笑:“走这边啦,笨。”
林向屿举起相机,恰好捕捉到她抬起头的一瞬间。
“初中的地理了,亏你还记得。”
胡桃想了想,一脸期待地看着林向屿:“我想看雪,我想去最北边,美国和加拿大交界的地方,那里不是有五大湖吗?”
林向屿挑挑眉:“你真的怕?”
“骗你的,”胡桃吐吐舌头,“这么美的日落,一辈子也就看得了这样一次,哪里舍得晕。”
“你想去哪里?”
他的鼻梁挺拔,他的侧脸英俊得好似雕塑。这么多年了,胡桃在心中闷闷地想,林向屿,你究竟有什么魔力,这么多年,我依然对你没有半分的抵抗力。
林向屿没把她说的话当真,只是调侃着问:“什么时候买的?还挺好看。”
胡桃“嘿嘿”笑了两声:“那时候年幼无知,就不许后天性恐高症?”
“问过,她说她没空。她最近在学剑道,看见我就想砍,所以我才最烦小孩了。”
等摩天轮上升到顶端,离天空最近的时候,胡桃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在这里,过得开心吗?”
胡桃对天文星座没有兴趣,林向屿就陪着她在天台边上俯瞰整座和_图_书洛杉矶。灯火通明,整座城市像是流动的火焰,蜿蜒至远方。远远望去,给人一种隐约的错觉,以为自己是出世的灵魂,正静静地望着曾经有过喧哗的前半生。
摩天轮缓缓上升,整个迪士尼都沐浴在柔和的暮光之中,真的像是童话城堡。林向屿坐在胡桃对面,戴着白色的耳机,转过头向窗外望去。
“干吗?”胡桃疑惑。
“怎么了?”林向屿问。
林向屿笑:“管你什么意思。”
“那不一样。”
林向屿认真地说:“你这一辈子还长着呢。”
“好久以前了,”胡桃淡淡地笑,“早不记得了。”
哪不一样?
“有,”林向屿说,“我很喜欢加州,这里阳光充沛,和华盛顿的阴雨绵绵截然不同。而且我第一次来迪士尼,就是这一间,所以也带你来看看。这里的烤火鸡腿很好吃。”
胡桃羞得面红耳赤,扭过头左顾右盼一副非礼勿视的表情。
林向屿失笑,他后背懒懒地靠着座椅,双手搭在上面,说:“一个人要是不快乐,把他搁在天涯海角,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他都不会快乐。我一直都挺好的,不用担心。”
“拜托,”林向屿夸张地说,“你多和*图*书大岁数的人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吗……”
等走远了,胡桃才松一口气,压低了声音抱怨:“美国人真是开放。”
我这都是为了谁啊,胡桃心酸地想。
胡桃摇头,把她的尾戒秀给林向屿看:“我是单身主义。”
被他这么一说,胡桃都替自己觉得憋屈起来,她二十四五岁了,竟然还没谈过一次恋爱。
“哎,我初中成绩很好的,别瞧不起人。”
林向屿在迪士尼给胡桃买了一只火鸡腿,胡桃皱着眉头,呆呆地看着眼前硕大的火鸡腿,不知道从何下口。
林向屿说到做到,买了机票去洛杉矶,把胡桃连拉带拽地拖去了迪士尼。洛杉矶的迪士尼是全球最早的迪士尼,游客络绎不绝,人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可惜胡桃实在对游乐场没有兴趣,嫌弃小孩子太多。
“谁说瞧不起你了?”林向屿失笑,“那就快起来,收拾东西。”
像是察觉到了胡桃的目光,林向屿忽然开口说:“璀璨的夜景和无人的公路,是我觉得美国最美的两种景色。”
林向屿终于舍得回过头看胡桃一眼:“哦,这不是你给我的吗,我放行李箱里带来了。”
两人说走就走,晚上林向屿就开http://m•hetushu.com始收拾东西。胡桃好奇地去他的房间参观,看到书桌旁边有一个箱子,瞅着眼熟:“这是什么?”
胡桃鼓起勇气,一口咬下去,沾了一脸的油。
“得了吧,”林向屿声音拉得老长,像是十几岁的时候那样,“当年在峨眉山金顶上,你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那你以后呢?结婚了总不能不要小孩吧。”
胡桃恶狠狠瞪他一眼。
“我不喜欢,”胡桃冷冷地说,“小孩子有什么好,又吵又闹,跟胡琳一个样。”
下一次、下下一次、下下下一次……都不会再有你了。
从迪士尼回来,林向屿开车带胡桃去格里菲斯天文台。车顺着山路盘旋而上,胡桃本来想数数究竟拐了多少道弯,数到后来干脆意兴索然地放弃。林向屿停好车,他们从车上下来,正好撞见前面一对情侣,靠在车边,身体紧紧拥抱在一起,旁若无人地激吻。
她想反驳说,那你和谁接过吻?许然然还是顾岑?可是转念一想,这样的话说出口,伤人伤己,何必呢。况且,她也没有那个资格去打听他的隐私。
胡桃说谎了,她其实记得的。四年前,她送林向屿从浦东机场去美国。胡桃坐地铁回学校,她独和-图-书自走在黄昏的道路上,看到橱窗里的戒指,鬼使神差,走进去把它买了下来。等第二天才后知后觉地觉得心疼,那是她至今为止买过的最贵的东西。
胡桃坐在一边问他:“接下来去哪里?”
胡桃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些现在都买不到了。”
可是那又如何,世界上还有一些东西,任你用尽金山银山,也买不到。
“你不喜欢小孩?”林向屿问,“女生不都喜欢吗,都说特别是外国的小孩,跟小天使一样。”
在洛杉矶待了三天后,他们回到了华盛顿。林向屿打开洗衣机,把一篮子的衣服丢进去,洗衣机发出“轰”的一声后开始工作。
“没,”胡桃连忙别过头去,指着窗外,“有点恐高。”
胡桃把箱子打开,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以前自己寄给林向屿的那一小箱子唱片。
“对啊,你家的小公主,怎么不带她一起来?”
“有必要跑这么远来吗?”胡桃问。
林向屿似笑非笑地看着胡桃,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他咳嗽了一声,说:“放心,我毕业就回国。”
“哪里都可以。”
林向屿挑挑眉毛,嘲笑她:“你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吗?”
“你……”胡桃苦笑,“带这个过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