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岁月忽已暮

作者:绿亦歌
岁月忽已暮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曾经共舞,是我毕生最快乐的记忆

无论是旧金山还是爱情,它们都只是我们心中的一个梦。

01

我站在床边,叫江海的名字:“江海,江海。”
我震惊地张大了嘴巴,鼓着眼睛看着她:“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等我收拾好东西后,江海躺在床上,我在他的额头上敷上冷毛巾降温。窗边静静立着他的美人蕉留声机,明明美国也有卖,可江海还是不辞万里,从国内通过海运将它寄了过来。黑色的古典留声机,放在阳光照射不到的位置,有一种谦卑的力量。
“没有,我就是觉得这个杯子好看。”
这个事实让我十分开心,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居然被我撞上了。我对着镜子换了三套衣服,最后把白天在宜家买的东西装满了一个大纸箱子,然后颤巍巍地抱着它出了门。
赵一玫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没有新的来电,她十分失望地低下头。
“别喝这个牛奶,”赵一玫瞟了我手中的牛奶一眼,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她那盒有机牛奶,“美国的食物激素太多了,别的不说,牛奶和鸡蛋一定要选有机的,不然不仅会发胖,还会长体毛。”
我吐吐舌头,接过她的牛奶:“谢谢。怪不得我昨天喝了牛奶,今天脸上就爆痘呢。”
他接起电话,说抱歉早上没有听到我的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我担心地问:“你怎么了?”
这就是江海,他学习的明明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却固执地迷恋带有岁月味道的旧物。他不喜欢社交网站和软件,如非必要,他连手机也不会碰。
我赶忙吞下嘴里的比萨,举着手里一加仑的大罐牛奶瓶子,冲她挥挥手:“嗨。”
我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他耸耸肩说:“我总是辨认不出你们东方女孩的年纪,你看起来像是只有和*图*书十四岁。”
在江海醒来前,我做贼似的飞奔着逃离了他的宿舍。我连大气都不敢喘,脚似踩着风火轮,回到寝室楼下,才发现自己忘了带门卡,只得一边傻笑一边坐在台阶上等人开门。
然后我站在一对情侣杯前犹豫不决,杯子上面印着梵高的星空。我想要买来和江海一人一个,但是又怕被他发现这是情侣杯。
于是,在赵一玫戏谑的目光下,我硬着头皮拿起那对情侣水杯。沉甸甸的杯子握在手中,我的手指摸过光滑的杯面,想象着每天清晨江海用它喝咖啡的样子,他会不会知道,我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同他说早安?
赵一玫买了一个巨大的衣柜和化妆桌,她一边用铅笔抄写货号一边对我说:“我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和我喜欢的男孩一起逛宜家。”
他没有回答,我俯下身,清楚地看到他又长又黑的睫毛,覆盖了那双深潭似的双眼。鬼使神差般,我在他薄薄的双唇上,轻轻地、轻轻地吻了一下。
赵一玫耸耸肩,我发现她已经又换上了那种若无其事的表情,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她问我:“你怎么在外面,送杯子去了?”
我握着电话,心跳如雷,往日的伶牙俐齿在江海面前一下子全都没了,我结结巴巴地回答:“没,没事就好,我先睡了,晚,晚,晚安。”
听完之后,我举着手机呆若木鸡。开玩笑吧,我想,我肯定是在做梦吧,正在说话的那个人可是江海耶,江海可是我的男神啊,自我十岁开始认识他,我连他皱眉的表情都没有看过。我一直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事可以难倒江海。
我哈哈大笑着,告诉他我十六岁m•hetushu•com,他惊讶地吹了一声口哨,说:“你一定非常非常聪明。”
“嗨,”她走到我面前,看到我面前那盒寒酸的比萨,挑挑眉毛,“没吃晚饭?”
他可以只看一遍就背下整张化学元素周期表,可以在体育比赛开始前建模计算出比赛结果,可以准确无误地给我指出玫瑰星云的位置。
“不过,”她手撑在桌子上,撑着脸,似笑非笑地打量我,“你才十六吧?吃点激素也好,说不定你的A杯还能有救。”
江海的电话打不通,我有些沮丧,赵一玫丢了一支防晒霜给我。她的皮肤是小麦色,是美国人最喜欢的肤色,在阳光下看起来十分迷人。
我抬起头,正好看到推门而入的赵一玫。
旧金山同中国相距大约一万五千公里,八月还在实行夏令时,与中国时差十三个小时。
“你知道吗?”赵一玫笑着对我说,“送杯子的意思就是,把我的一辈子都给你。”
八月的旧金山,窗外是星云般盛大的火烧云,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夕阳,我亲了我深爱的男孩。
他是个内心非常强大和宁静的人,他身上的一切都让我如此着迷。
我昼夜颠倒,夜越深越有精神,肚子饿了就轻手轻脚地溜到客厅,打开冰箱门,翻出昨天吃剩的比萨,都懒得加热,配着冷牛奶一起吃。我正蹲在地上吃得正香,忽然听到一阵开门声。
“买,买,买就买!”
最后他却被一杯草莓冰激凌放倒了。
赵一玫瞟和_图_书了我一眼,打趣道:“哟,还未成年就情窦初开了?”
我坐在地毯上,背靠在床沿边,抬起头看着身边婴儿一般呼吸均匀的江海,他的刘海碎碎地掉下来,遮住了他的眉毛。那一刻,我心中涌起一种无法形容的心动和感动。
其实我想问她的是,为什么是曾经。但看着赵一玫的样子,我没有再问下去。
她到美国的第一件事是买了一辆全新的雷克萨斯双排小跑车,她简直就是个购物狂,每天都在外面游荡,三天来我和她只说过几句话,至今也只知道她的名字。
第二天出门前我给江海打电话,我们之前一起合办了一个家庭套餐,这是留学生之间最常用的手机套餐,相互之间通话免费。一般四五个人比较划算,但我和江海都没有提过要加别的人。
为了学生的安全以及让学生尽快适应大学生活,美国大部分学校都要求新生在第一年必须住学校的公寓,我在选择住宿条件时要求室友均为中国女生,所以最后我被分入了这间3B2B(three bedroom two bathroom)的寝室。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像发了疯一样将手机往地上丢。然后她转过身,和我打了个照面。我尴尬地冲她挥挥手,然后弯下腰帮她将手机捡起来递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海无可奈何地看了我一眼,我跟在他的身后走到他的屋内。江海喜静,住的是一间1B1B的单人房。我将买来的台灯、毛巾、碗筷、衣架……一件件拿出来给他,他弯着腰坐在床上,低着头,感觉像是睡着了。
江海在他的宿舍楼下等我,他穿着皱巴巴的棉T恤,因为发烧,脸颊泛着hetushu.com不自然的红,看起来像个小孩子,我笑嘻嘻地蹦到他面前:“草莓男孩!”
那一刻,我有一种感觉,我想我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忽然又想起那个偷来的吻和江海柔软的嘴唇,像是暖暖的棉花糖。我倏地一下脸红了,不好意思地回答:“嗯。”
我同江海提前一个星期抵达学校,我花了三天时间来倒时差。每天一觉睡到下午四五点,穿着Hello Kitty的粉红睡裙含着牙刷在镜子前“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然后趴在地毯上看漫画,电脑音箱开到最大——“If you come to San Francisco.(如果你要来旧金山。)”
我想了想我那间空荡荡的卧室,点点头:“好啊。”
然后在我的追问下,才得知他昨晚去超市买了一杯草莓味的哈根达斯,吃完以后他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对草莓过敏。他一边想着只是草莓口味而已,一边发现自己开始发烧了。
美国的东西大多比国内大一号,就连宜家也不例外。中规中矩的家具和国内相比一点情调也没有,可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买了各式各样的餐具和日用品,所有的东西都是两套。
我站起身打开留声机,放了一首江海很喜欢的巴赫。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撞见赵一玫的,她穿着吊带衫和人字拖,大概是匆忙出来的,她正拿着手机像是在和对面的人吵架,我听到她狠毒地大声说:“沈放,你怎么不去死啊?”
于是他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一天。
下午回去的时候,我又给江海打了一通电话。
“有点不舒服。”
赵一玫是我的室友之一。她的房间就在我的对面,是这http://m.hetushu.com间屋子里最大的房间,卧室自带卫生间,租金高出我一百二十刀。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北京女孩,身材高挑,深酒红的长发,她主修西班牙语。她比我早来几天,当我第一次看到戴着Prada墨镜,背着土黄色MCM双肩包的她时,觉得双眼都快被闪瞎了。
晚上睡觉前,我犹豫着给江海发了条短信,问他身体有没有好一点。他几乎不用手机的,更别提看短信了,可是这一次,在我放下手机的那一刹那,手机响了起来。
我侧过头看她,她身后是旧金山的夜空,满天繁星,好似触手可及。
漫画里男女主角趴在课桌上,一人戴一个耳机,侧着头看向对方,眼角眉梢都是笑,身旁的窗台上开了一簇不认识的花。
出了门,有美国男孩主动来帮我搬箱子,他笑着问我:“你是去找男朋友吗?”
“为什么?”
我想她大概也有这种感觉,因为她问我:“我明天去宜家买东西,你要不要一起去?”
她哈哈大笑起来,眉眼斜飞上挑,在夜里有一种放肆张扬的美。
江海的声音还是嗡嗡的,低沉得似乎是温柔,他说:“姜河,谢谢你。”
于是我自认为十分贴心地安慰她:“应该是手机摔坏了,电话打不进来。”
“我生物钟乱了,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晚饭。”我不好意思地说。
“之子于归,宜室宜家。我一直觉得,IKEA的中文译名实在是太贴切了,让人一瞬间想到了家。”
“那你干吗不买?喏,还是促销呢。”
这种感觉,好似相爱已久的爱人,朝夕相对,早已熟悉彼此的存在。我手中还拿着从宜家买来的星空瓷杯,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蹑手蹑脚地站起来,将它放在江海的书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