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岁月忽已暮

作者:绿亦歌
岁月忽已暮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章 江湖河海,日月山川

04

“为什么?”我不可思议地问。
“好吧,”赵一玫举双手投降,“西雅图就西雅图。”
“因为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他。”忽然,一旁的何惜惜冷冷地说。
“我……”
他的声音温柔得如同儿时的摇篮曲,然后他冲我眨了眨眼睛,转身走了。
那个下着雨的夜晚,赵一玫哭了多久,南山就在门口站了多久。很多年后我一直记得这一幕,那时候我已经听闻过许多种模样的爱情,可这一幕我始终难以忘怀。
“够了,”何惜惜打断了赵一玫的话,将手中的书“啪”的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赵一玫,你哭起来真的很烦人。”
“我打三份工,每天下课就去餐厅洗碗,可是我连那里的薯条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放学后给别人送外卖,经常开了好远的车对方连一块钱的小费都不给我。我还帮人代写作业,http://m•hetushu•com我一个学生物的,帮别人代写金融论文。我每天睡四个小时,有一天晚上我开车回来,坐在车上迷糊地睡着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开去了哪里。当时我望着大海,真的想一死了之。可是我不能死,我爸妈还在中国,他们还等着我出人头地,我家里还有一大堆债等着我还。这种屈辱和绝望,你懂吗?
可我们的计划卡在了目的地上,我们争论不休,我想要去西雅图,她想要去夏威夷。
我手足无措地看着赵一玫,将一大包纸巾递给她。她身旁的手机一直在闪烁,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南山。
我不知道她想要重新回到哪一天,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尝过后悔的滋味。
她戴着一顶棒球帽,全身淋得透湿。
“怎么了?”我问她。
然后在一个周末,我和何hetushu.com惜惜正在修理坏掉的吸尘器,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太阳雨,赵一玫忽然沉默着回到家里。
故事的最后,赵一玫对南山说:“抱歉。”
门外的南山浑身也被淋得湿透了,他没有带伞,生活在加州,很少有人会准备雨伞。最后还是何惜惜看不下去,猛然站起身走到门边,“哗啦”一下打开了门。
这是我唯一一次看到何惜惜流泪。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说过坚强这个词。因为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坚强,她是生长在贫瘠沙漠里的仙人掌,没有雨露和土壤,却永远向着阳光。
在刺眼的灯光下,我看到何惜惜捂着脸,缓缓蹲下身。她向来要强,从不肯以眼泪示人。她瘦小的身子蜷起来,背后的蝴蝶骨轻轻颤动。
“我和南山分手了。”她抬起头,露出一个难过的表情。
“西雅http://www.hetushu.com图哪里好了?在夏威夷我们租一辆跑车沿着大海奔跑才最美!”
风和雨一起灌进来,南山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哭泣的赵一玫,他什么也没有说。
等南山走后,我彻底糊涂了,问赵一玫:“你们为什么要分手?他明明还爱着你。”
“想穿比基尼是吧?出门左转,Ocean Beach在向你挥手。”我有气无力地瞪了她一眼。
赵一玫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着想回国。每个留学生都想回国。当我们看到太平洋的时候,当我们看到他乡的明月的时候,当我们半夜被饿醒想要吃一根香肠的时候,当我们在电话里听到父母的声音的时候。
“我爸是出租车司机,我妈在学校当清洁工。他们拼了命地想让我过得好,以此改变命运。从小省吃俭用送我去学英语,hetushu•com我比不上姜河,拿不到奖学金,我爸妈卖了房子,砸锅卖铁,贷款借钱供我读书。赵一玫,你恐怕连斯坦福一年学费多少都不知道吧?你也从来不会关注美元的汇率吧?你一双鞋子比我家一个月的收入还多。
“我当初为什么会迟到一周入学?航班受台风影响,所有人都改签,可是我不行,我要等,等到最便宜的一班飞机。两次中转,十三个小时的飞行距离,我坐了三十七个小时。我来美国两年,没有吃过一次汉堡,没有喝过一杯星巴克。
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透过猫眼看过去,是南山。我犹豫地站在门边,冲赵一玫做了一个是否要开门的手势。
“要是可以重来一次就好了,”赵一玫一边流泪一边说,她漂亮的妆容被冲花,露出一张年轻好看的素颜,“重新来一次就好了……”
赵一玫没有回答我,和*图*书一直抱着枕头痛哭。
我和何惜惜同时停下手中的事,转过头看她。赵一玫的样子有些狼狈,水顺着长发和衣服流了一地,她看起来很忧伤,像是住在水中的河妖。
“我每天都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可是我还犯贱地感谢命运,感谢它让我此时此刻能够站在这里。可是大小姐你呢,你拥有我连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一切。对你来说,你后悔来到美国,因为它只是你任性的一个决定,可是它对我来说,却是全部的信仰。”
春假的时候,我和赵一玫决定一起出去旅游。来美国快两年了,除了北加州的一些度假小镇外,我似乎哪里都没有去过。从波士顿回来,我突然萌生了要走遍美国的想法。
他难过地笑了笑,轻声说:“阿May,don't cry(不要哭)。”
厚厚的英文书摔在地上,散了一地。
爱与不爱的极致,大约都写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