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岁月忽已暮

作者:绿亦歌
岁月忽已暮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章 我是他唯一的朋友,却不是今生的爱人

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眼睁睁看着你爱的人,爱上别人。

01

赵一玫担心地转过头看我,我一动不动地盯着舞台,看着田夏天在江海对面的那架钢琴边坐下,然后他们相互对视,同时弹出第一个音符。
与此同时,赵一玫和何惜惜还没有决定未来的出路。何惜惜实习的公司对她的表现很满意,但最后并未向她提供Offer,他们终究更倾向于拥有公民身份的本国人。她继续读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美国人大多不愿意读生物这样的理科专业,她很容易就能拿到奖学金。
“要不我和你们一起申博好了,”赵一玫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头疼地说,“学拉丁语文化研究,怎么样?”
他很惊讶:“噢?但是在美国,像你们这样的情况,说不定孩子都有两个了。”
我的眼泪猝不及防地砸下来,我觉得这一切一定都只是一个梦,梦醒以后,没有什么田夏天,也没有什么音乐会,有的只是教室窗外的那棵樱花树,我从梦中醒来,看到十六岁的江海,他的眉眼还很稚嫩,微笑着对我说午安。
可是现在http://www•hetushu•com,我不太确定了。
开学的时候,我的导师主动找到我,告诉我他的一个Ph.D学生将在明年夏天毕业,问我是否有意向进入他的实验室,他可以每个月给我提供三千美元的生活费。我当然求之不得,我之所以暑假留在他的实验室,就是为了能够得到他的青睐。
我笑嘻嘻地问他:“那以后我们的孩子也来给你当博士生好不好?”
赵一玫欲哭无泪:“我曾经的梦想是当一个被金屋藏娇的陈阿娇,哪里知道现实把我逼成了一个女博士。”
就在这学期,江海搬来和我同一个小区,我同他商量,每天搭他的便车上学,因为我至今仍然没有拿到驾照。
大四时我的课少,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实验室里。我的导师和江海的关系也不错,他曾经一边吃糖果一边问我:“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我鼓起勇气,却又假装不经意地说:“好多年没看过你弹钢琴了,上一次还是中学的新年晚会上。”
“弹http://m.hetushu•com钢琴是不一样的,”他跟我解释,“弹钢琴对我来说,是一种放松,它能带给我和科学完全不同的快乐。”
“嗯,”他点点头,“要一起回去吗?”
“嗯,”我被吓了一跳,挠挠头,“随便走走,你呢,刚刚练完琴?”
我回过头去,看到一脸疑惑的江海,他问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以前赵一玫每次说我,我就懒洋洋地回答:“有什么关系,读书的时候有江海,毕业以后,他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
“也挺好的,估计没什么人学这个,学院也要有亚裔指标,现在和教授套瓷还来得及。”
我曾经觉得,大概江海和《哈利·波特》里的赫敏一样,有一块可以时光倒流的怀表,因为他的时间好似无穷无尽。
要是换成别人,我或许会十分感兴趣地向他打听在江海心中,我是什么样子的。可是面对田夏天,我意兴阑珊,所以只平淡无奇地“哦”了一声,然后问她是否经常见到江海。
“还好,”她腼腆地低http://m.hetushu.com下头,“我偷偷去你们琴房看过他弹钢琴。”
年过五十的教授转动着一双蓝灰色的眼珠,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就在我垂头丧气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姜河?”
我被吓了一跳,告诉他:“在我们的祖国,我们还未到结婚的年纪。”
我惊喜地睁大了眼睛,江海从大一入学就一直跟着学校里一位很牛的大钢琴家学习,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可是没有想到,他还能开一场独奏会。
那一刻,我听到了整个世界崩塌的声音。
田夏天摇摇头,欲言又止地走了。
赵一玫所学的专业在美国更是无法找到工作,随便在大街上找一个墨西哥人说的西班牙语都比她流利。反正她也从未想过以此谋生,可是她又不愿意回国,自从这次暑假回国后,我觉得她和沈放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局面中。
赵一玫一把抓住我,将我拉出了礼堂。
十首曲子弹下来,我的手都因为拍掌拍到麻木。只见他走到话筒边,用他如大提琴般低沉动耳的嗓音说:和*图*书“Thank you for your coming tonight,now,please let me introduce Miss Tian to you.Tonight she will play the last song with me.This is my favorite song for Chopin,<Farewell waltz>.(感谢各位今晚的到来,现在,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田小姐,她会同我一起弹奏今夜最后一首曲子,是我最喜欢的一首钢琴曲。肖邦的《告别圆舞曲》。)”全场掌声如雷,幕布缓缓打开,我看到了穿着黑色晚礼服的田夏天。
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眼睁睁地看着你爱的人,爱上别人。
礼堂里传来动人的音乐,金碧辉煌的门后,是一室的荣耀与赞美。而门外的我,在漆黑的夜里哭得五脏六腑都已经麻木。
“是挺久了,”他一边回忆一边说,“你,想听吗?”
我后和-图-书来见过田夏天一次,我将欠她的饭钱补给她,她笑着说:“原来你就是姜河啊,我听江海提到过你。”
“你可以光明正大地让他带你进去的。”我恹恹地说。
穿着燕尾服的江海站在舞台上,同我梦中幻想过无数次一样,他坐在舞台上的三角钢琴边,灯光落在他的身上,坐在观众席上的我只能看到他模糊的侧脸。
夜晚的风吹在我的脸上,我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一玫,我好痛,我痛得快要死掉了。”
江海的独奏会那天,为了防止我做出听钢琴曲听到睡着这样丢人的事情,我逃了白天的课,在家美美地睡了一觉。正好赵一玫晚上没课,我便拉上她一起去。
我点点头,然后看到江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下个月可能会开一场独奏会,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听。”
那天下午,下课后我心血来潮,去了一趟音乐学院。走到教学楼下才发现原来这里必须刷卡进入,因为我不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所以就算是我的学生卡也没有用。难怪田夏天要用“偷偷”两个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