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岁月忽已暮

作者:绿亦歌
岁月忽已暮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02

顾辛烈似笑非笑:“看不出来你还挺多愁善感的。”
我其实一直不太相信“缘分”这个词,我崇尚科学,觉得它有些迷信。曾经我觉得,我和江海之所以能够一直在一起,是因为我非常自信,只有我一个人能够配得上他。后来田夏天出现了,一个我从来没有想到的、完全不具备任何竞争力的敌人,或许甚至根本称不上是敌人。
“没有了,”顾辛烈耸肩,指了指面前的饭菜,“快点吃,都凉了。”
顾辛烈乐不可支,上前抱着我的腰把我拉起来,我觉得他是故意的,我想去踩他的脚,结果没想到一脚踩下去,泳池里的水就没到了我的嘴巴,水面正好同我的鼻子齐平,咕噜咕噜的气泡直往上冒。
而现在,删除掉这个博客,就当是生活的一个小意外。我点开软件教程,选了一首钢琴曲,继续啃着面包开始敲代码制作自己的简历。
大千世界,三百六十行,其实都是在为生命服务。
不然hetushu.com应该如何解释,并肩走了那么长的岁月,却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走丢了彼此。
“不怎么样,”我接过热狗咬了一大口,番茄酱沾在了脸上,我有些恹恹地指了指屏幕,“东部沿海这边没什么IT公司,美国的硬件公司都在加州和德州。我想找偏软件一点的工作,硬件已经是夕阳行业了。”
我觉得心里有点乱,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他却先开口了:“姜河,所以,所谓的密钥就像是开启一把锁的钥匙,是破解明文的关键?”
“嗯,”我看了一眼面前写满了字母表的草稿纸,随手将它们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再回过头问顾辛烈,“差不多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懂的?”
也看不出他是不是真的被我挠得痒。
这一刻,我忽然十分强烈地感觉到,我很喜欢这个人,我想要抱一抱他,亲一亲他,我想要看到他一直这样笑着。
“别开玩笑了,”顾辛烈和-图-书哭笑不得,“你们电子是美国就业前景最好的专业TOP 5。”
可在短暂的感慨后,我的心情渐渐就平复下来,我没有猜测他最新一条日志里,“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再继续破译他的其他日志,我移动鼠标关掉了网页。
“顾辛烈!”我瞪他,“你手往哪里放呢?”
我想起以前收藏过一个Pyton的教学网站,用Pyton语言写出来的简历优雅漂亮,和Word一比,简直就是简历中的战斗机。点开收藏夹的时候,我再一次看到那个已经被改名为“此情可待”的博客。
我很平静地点击鼠标右键,将这个网址从我的收藏夹中删除了。我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如此平静,因为刚刚破译出这个博客的那个夜晚,我的心情比现在要复杂许多。
我忽和图书然觉得他这句话有一种莫名的浪漫。
“你别管我,我就是刚刚心情有点微妙,昨天还是个学生,今天就要开始找工作了,一夜长大的感觉。”
顾辛烈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姜河,你怎么这么逗啊?”
顾辛烈晚上放学回来的时候,我正好做完一份简历。他给我买了一个热狗,问我:“怎么样?”
那时候我忽然觉得,或许田夏天和江海,就是所谓的缘分,而我和他,就只剩下有缘无分。
顾辛烈一手将我拎了起来,似笑非笑:“别闹。”
我干脆一口气憋住,沉下水,在他腰上挠他的痒痒。顾辛烈喜欢运动,常年锻炼,腰上的肌肉结实,但又不会像外国人的那样吓人,是一种少年人的健康。泳池里蓝色的水在他身上萦绕,摸起来凉凉的,十分舒服。
他一脸无辜地将手从我的腰上挪开,结果他不松手还好,一松手我就往下沉,来不及扑腾两下,嘴里进水,呛得我两眼翻白。
等我真的和*图*书醒过来,已经快到中午,饭桌上还有顾辛烈给我留下的早餐。我将牛奶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一边吃着吐司,一边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写简历。
于是我伸出手,抚上他的眉头。
“不敢。”他忙举双手投降。
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拿着剩下的那截热狗凑到顾辛烈面前,他顺势张口咬下去。
然后他举着手,弯下腰,亲了亲我的额头。
我还差一个月满二十二岁,麻省理工电子系硕士毕业,有一个让我心动的男朋友,身体健康,父母平安,我忽然觉得自己这些年过得很对得起自己,有一种很奇妙的自豪感。于是我的第一反应是,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第二天我难得地在非周末睡了一个懒觉,睁开眼睛,眨了眨,才意识到自己毕业了。
当时顾辛烈还在我的对面坐着,他静静地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我喃喃出的那句“这是江海的博客”。
这是江海的博客。
顾辛烈扯我的头发:“有什http://m.hetushu.com么不同,你们为科学服务,我们为灵魂服务。”
“那得看和什么比,No code no job(不会写代码就没有工作)。在美国,十个就业机会里,七个软件,两个硬件,剩下的一个才是什么金融、会计、机械等等。”
“嫌我麻烦了?”我斜着眼睛睥睨他。
可如果真的有缘无分,那么上千万、上亿的搜索结果里,为什么我偏偏就点开了他的博客呢?
“那倒不至于,”我“扑哧”笑了出来,“就是想认真考虑以后的就业方向,我就是觉得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很重要,算了,你们这种学艺术的,说了也不懂。”
“别在这里瞎哭,”顾辛烈拍了拍我的头,“斯坦福的本科加麻省理工硕士,姜河你要是找不到工作,我名字倒着给你写。”
毕业之后,我觉得日子反而过得比上学时还快,我白天在网上投简历、刷题库,晚上和顾辛烈一起去游泳。我水性不太好,顾辛烈一连教我三天,我还只学会狗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