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岁月忽已暮

作者:绿亦歌
岁月忽已暮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05

江海反应很快,立刻踩下刹车,可是高速路上的车速太快,对方似乎还在加大车速,车灯几乎要刺瞎我的眼。在两车相撞的前一刻,江海猛然将方向盘向右打死,车轮朝我的方向扭到极限,我根本顾不上尖叫、顾不上面对死亡——巨大的撞击声响起!安全气囊在瞬间被挤爆,我的身体受到猛烈的冲击,意识瞬间模糊,过了几秒后我回过神来,车身九十度侧翻,我浑身剧疼。我侧过头,就看见倒在血泊中的江海。
我曾经在一本专业书的序中看到过一句话,“Great programmers are born,not made.(真正的程序员是天生的,而非造就。)”这才是真正的程序员,敏捷而发散的思维,头脑里有一块高速运转的CPU。
“嗯,其实我正好前段时间在看密码论的东西,才猜到了是你。你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啊?他不是你男朋友?”对方瞪大了眼睛,“你们以前不是总一起来马场吗?他的马也在这里。”
我忽然遗憾地想到,要是顾辛烈能同我一起来就好了。他是学城市规划的,我一定要带他去看看旧金山著名的九曲花街,38度斜坡,开车从上面冲下来,活生生一部《生死时速》。
走出马场,江海说送我回去,正好到了晚饭时间,我也不想大费周章地打车,便和他一起走。他的车没有换,还是那辆雪佛兰。产自1967年,到如今已是无价,美剧《邪恶力量》里男主角开着这辆车驰骋在无人区,迷倒千万少女。
“没有关系。”江海淡淡地说。
“噢,”我点点头m.hetushu.com,“嗯,他后来也来美国了,在波士顿,念的城市规划。”
离开公司的时候,天还在下着小雨,我同惜惜商量好了,她先处理一下住房的事情,处理完后就开车来找我。晚饭是肯定赶不上了,大约能在午夜十二点以前过来。我白白空出许多时间,便去马场找河川。
江海弯起嘴角淡淡地笑。
他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他猛然看向我:“你在找工作?”
我苦笑,我知道他说的人是谁了。
我挣扎着想从担架上坐起来,身旁的医生不断地说着什么,我目眦欲裂,发疯一样地叫起来,伤口痛得像是要凌迟了我。这时,身边的人在我手臂上注射了一管试剂,我的意识逐渐模糊。
“嗯,”我这才想起,江海大概一直以为我会读Ph.D(博士),我笑了笑,“五月份毕业之后,打算找份工作,OPT结束可能就回国了。”
他再次沉默,我笑着转移了话题:“好久没有骑马了,不知道会不会生疏。”
“你们怎么了?”
江海微微蹙眉,看着我,一阵沉默之后,他才终于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没有办法把它带回波士顿,而且明年我也要回国了,”我说,“我会永远记得它,和我的十八岁生日。对不起,收了你的礼物又还回去。”
离开的时候,我从河川身上侧身翻下来,不停地抚摸它的鬃毛。然后我深呼吸一口气,对江海说:“河川就拜托你了。”
江海好像没有在听我说话,隔了一会儿才忽然开口问:“顾辛烈,是这个名字吧?”
“别开玩笑了……”
他没有http://www.hetushu.com回答我。我皱着眉头冥思苦想,忽然灵感一现,知道他是在说博客的事,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你,你怎么知道是我?”
那几乎是我这一生中,所见过最严重的伤,和最多的鲜血。
或许就像我的导师一样,对我感到很失望吧?
我的眼泪瞬间涌出,我嘶哑而又绝望地大喊:“江海!!”
这恰好化解了我心头的尴尬,我调整好情绪,自然而然地抬起头看向江海:“好久不见。”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讪讪地向他道歉,“我后来才知道是你。”
他垂下眼静静地看着我,两年不见,他好像一点没变,又好像哪里都变了。
我笑着告诉他们并没有落下什么后遗症。对方很开心,告诉我说:“你刚刚走的时候,河川的情绪很低落,瘦了许多,一点儿阿拉伯骏马的威风都没了。好在后来你男朋友常常来看它,它现在健康得很,正值壮年。”
“不用道歉,”他说,“姜河,你并不需要总是向我道歉。”
江海点点头,傍晚的余晖落在他的肩膀上,他抿着嘴,看着远方,像个年轻的贵族。
他们在改变世界,创造世界的规则。
直到救护车开来,我被抬上担架,江海都没有醒过来。
可是,好像也没有什么见面的必要了。想到这里,我又犹豫起来,觉得或许我可以换一个时间再来。
江海欲言又止,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再转回去,口气依然平淡:“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许多人围上来,噼里啪啦说着一大串英文,我什么都听不见,我一动不动,不停地叫着江海的名字。有人和_图_书试图将我从车里救出来,我知道这是为了防止车子爆炸,此时车内温度很高,我想地狱也不过如此。
我缓缓抬起头。
我被狠狠吓了一跳,刚刚抬起的脚条件反射地缩了回来,赶忙躲进工作室里。对方莫名其妙地看着我的反应,我皱着眉头在心底犹豫,我怕什么呢,我又没欠江海钱,干吗躲起来?这样想着,我才重新挺直了背,走出去。
一张CD放完,在切换下一张碟的空隙,车子里静悄悄的。
远远地便听到几声马嘶,马场里养了很多马,没那么巧会是河川。两年没见,它大概已经都不认得我了。说起来,其实我和它之间的相处很少。江海把它送我的时候,已经是大三的暑假,我有一段时间每周都会去马场,然后呢,然后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再次出现的时候,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它前蹄高高扬起,悲痛地嘶鸣。
隔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轻声说:“姜河,我从来都没和她在一起过。”
“我没有开玩笑,”他认真地说,“姜河,我……”
汽车在下个路口更改路线,夜幕降临,我们驶上高速路。
江海怔怔地看着我,黑眸似夜,我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我这才想起田夏天在一年前就应该毕业了,于是我问他:“夏天回国了?”
没想到马场的工作人员还记得我,笑着同我打招呼,问我腿伤如何。
就在我踟蹰间,忽然眼前一个高大的阴影盖下来,我听到一道淡淡的男声:“姜河。”
想到这里,我开口说:“江海,可以绕一点路吗?我想去拍几张金门大桥的照片。”
他想了想,大概在思考如何告诉我这和图书一过程,可最后他只是说:“并不是很难。”
“你知道吗?”我笑着说,“我学会开车了,拿到驾照的第一天,开车撞了棵树。”
我一下子有些想哭,用手不断抚摸河川的头:“抱歉啊,河川,把你扔在这里。”
我觉得气氛轻松不少,挑了一些自己的出糗的事跟他说。他车里连放的歌都没有变,熟悉的古典乐在耳边响起,我忽然又想起了大二那年的冬天,我们三天三夜一起挑战数学建模的日子。
这不会是真的。
确实不难,他查过我的IP地址,可以定位我的学校,再稍微联想一下便能知道是我。只是不知道他是何时发现的,他不再更新日志,难道也是这个原因?
“多多少少记得,”他回答我,“六年前你出国那天,他来送你。”
江海没容我拒绝,去牵来他的马,他的马也是一匹黑马,其实我不太分得清每匹马的模样,但是我可以一眼在一大群马中找到河川。
“你想骑吗?我在旁边保护你。”他回过神来。
临走前他同我握手,他的眼睛是深蓝色的,这让我想到了我的导师,他们有一双同样纯粹的眼睛。其实国内许多网上戏称IT工程师们为“程序猿”,这是一种太鄙薄的认知。
我满脸问号:“可是我男朋友在波士顿啊。”
“是啊。”工作人员点点头。
这不是真的。
在公司的安排下,我在San Joes的一家酒店住下,这天夜里,北加州下了一场雨。我的面试进展不错,因为我没有什么思想包袱,所以也不太紧张。面试官也是斯坦福毕业的,和我算是校友,一直面带微笑,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
我一脸和_图_书迷茫:“什么裙子?你在和我说话?”
午后四点,正是旧金山最惬意的时间。除了马蹄声声,马场一片宁静,我挺直背脊,享受着这片刻的舒适。江海依然不怎么爱说话,我便随意跟他说了说面试的情况,然后赞扬了一句英特尔总部高端大气。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种感受,就像多年前冥王星被开除出九大行星的时候一样,一个你以为了很久很久、当成习惯的东西忽然被打破,有人告诉你,不是这样的,你错了。
“本来是想要留下来的,不过,”江海顿了顿,然后苦笑了一下,轻声道,“没什么。”
下一秒,他的声音猛然截断。对面一辆跑车以超过八十迈的速度向我们冲过来,电光石火,根本来不及避让。
他可有可无地“嗯”了一声,我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听说你常来照顾河川,多谢你了。”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对方又补了一句:“对了,他今天也来了马场,我记得他还没走呢。”
我被吓了一跳,江海应该是不认识他的,况且没头没脑的,他为何会突然提到这个人?
但是我最爱的,还是渔人码头和金门大桥。渔人码头此时应该已经空空荡荡了,好在还有金门大桥,它在夜里一样宏伟美丽。
他静静地看着我。
我愣了愣:“我男朋友?”
“噢,接到一个面试,在硅谷,面试完了我就想过来看看河川。”
我正准备出声,忽然听见一阵马鸣,他身后的河川嘶鸣着奔到我面前,一双圆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不住地用头顶我。
“对了,”江海忽然开口道,“你的裙子买到了吗?”
“不用那么麻烦,我就骑着闲逛两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