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岁月忽已暮

作者:绿亦歌
岁月忽已暮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我们已经活在两个世界,各不相干

02

我把饭盒塞给她:“快送去。”
江母点点头,隔了一会儿,才说:“你和江海……你们的事,按理来说我作为长辈不应该过问太多,你能够这样照顾他,我很感激你。姜河,你是个好女孩。”
江海的房间收拾得干净整齐,比我的不知道顺眼多少倍。我从来都挺邋遢的,除了桌面,其他地方真是跟狗窝一样。顾辛烈其实也不太爱收拾,大大咧咧的,房间里球服和篮球到处都是,但是他的承受能力比我低,每次我们比谁懒比到最后,都是他看不下去,恨铁不成钢地说“姜河,你怎么做女生的啊”。
顾辛烈完全陷入抓狂的状态:“姜河,我是大少爷!什么叫大少爷你知道吗!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十指不沾阳春m.hetushu•com水你知道吗!”
江海的父母在二十天后办理好签证抵达美国。
“啊?”我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我本科毕业之后去了波士顿,江海一直在旧金山,我这次回来,也是为了工作面试。”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同我说起这些,我竟然觉得胸闷得厉害。六年前,我是什么样子?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我说:“伯母,你放心吧,江海肯定会醒来的,他肯定会没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他。”
田夏天被吓了一跳。
江母看了我一眼,我已经将整件事讲述给她听,她摇了摇头说:“他只是做了一个男人在事发时应该做的事情,我为他自豪。”
江海的母亲坐在病床旁,一直在为江m.hetushu.com海按摩手臂。
“怎么了这是?又吵上了?”何惜惜问我。
我认真地说:“是真的,如果他当时向左转的话,副驾驶座可能就直接撞成泥了。”
田夏天瞪了我一眼,何惜惜正好停了车从医院门口走进来,田夏天住了嘴,转身走了。
江海还是住在原来的小区,有工人在修建草坪,喷水池的水一直变换着水珠的形状,看起来一切都没有变化。
我摇摇头:“这是我应该做的。是他救了我的命,否则我连躺在病床上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没再说话,只是十分诚恳地看着田夏天。
江母没有在这里待太长时间,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打量一番之后就离开了。
江母认真地看着我,欲言又止。
和图书点点头:“知道。”
我赶忙拉着她:“江海爸妈来了。”
再等一会儿,他完全崩溃了:“你知道的话就把屁股挪一挪,我吸尘器够不到!”
我摇摇头,看了看手里的饭盒,叹了口气走进医院。
她神色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姜河,你哪根筋搭错了?要讨好也轮不到我吧。”
“没有,你那时候很可爱,小小巧巧的女孩子,我一直很喜欢你。我其实一直想要一个女儿,江海性格像他爸,不爱说话,闷得慌。”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田夏天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哭笑不得:“你神经病啊。”
结果这盒饭根本就没有送出去,我到了病房,江海的母亲就叫我陪他们一起出去吃饭。出事那天江海身上和图书带着他房子的钥匙,只是我和田夏天都没有动过,吃过饭后,江母说想去看看。
我轻笑:“是啊,那时候不懂事,很任性。”
江海的母亲隐约能见到六年前的轮廓,但憔悴了很多,瘦了很多,她穿一条真丝长裙,仪态大方。我在心中想,将心比心,要是以后我的儿子躺在重病监护室里,我肯定整个人都要疯了。
回去的路上,江母忽然问我:“你和江海,没有在一起吧?”
正好田夏天也来了,她还不知道江海父母来的事。
我嗫嚅:“伯母,对不起。”
江母笑了笑:“没有那么严重。”
江母笑了笑:“进来吧。”
她被吓了一跳:“你当真?”
江母说:“你……比六年前成熟了很多。”
他们在希尔顿酒店住下,江母http://www•hetushu•com是名音乐家,曾经在英国留学,所以英文很好,语言交流没有什么障碍,但我怕他们刚刚到美国,吃不习惯这里的东西,就第二天在家里随便做了点东西送到医院里。
“这不是给你一个讨好未来丈母娘的机会嘛。”我说。
然后就挽着袖子帮我收拾好。可没过几个星期,又被我弄乱了。
江海的父亲沉默内敛,行走时步伐刚毅有力,我想大概他以前在部队当过兵。看到他,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江海沉默坚韧的样子,据说男孩相貌肖母,性格肖父。
我没说话。
见我沉默,田夏天被气笑了:“姜河你神经病吧,你不是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吗,你不是都要留在美国照顾江海了吗,你这是干吗啊你。”
我在门口停下来:“阿姨,我在外面等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