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章 八十一条人命

现在我弄明白了,厕所已经被人动了手脚,根本不能再去强拆了,否则还会出人命。
“按说我弄出的动静不小,怎么会没人出现呢,现在可是破掉葬式的最佳时机,如果我不来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有人会来动手了吧!”我奇怪地想道,可就是没有可疑的人露面。
喊完以后我们也走了出去,街上陆续开始聚集起村民来,虽然说已经死了不少人,可这八十一户人家也还剩下两百来人呢,村长发话了所有人都来到了晒谷场。
“拆了啊,可是刚一动工就有俩人暴毙了,吓得其他人也不敢动手了。”村长脸色土青地说道。
于是我咬破右手中指,轻轻地在银针之间的一根白线上一抹,顺势掐住白线用力一提,然后猛地松手,就听嘭嘭声不断,所有的白线全都剧烈地震荡了起来,狠狠地抽打在了地面上……
我瞥了他一眼,不服气地说道:“怎么,还不信了?实话告诉你如果不听我的话,你们村子还要继续死人,如果想解决这个麻烦就把事情告诉我,晒谷场上的厕所是你要建的还是别人让你建的?”
现在大伙儿才明白了,原来晒谷场下边还埋着人呢,而和图书且还是自己的老祖宗,当场有几个胆小的开始往后退,看起来像是生怕踩到自己祖宗的头上。
我看得清楚,有九根白线上在抽地面的时候挂出了一滴水珠,我记住了那些水珠的方位,从挎袋里抽出一只小巧的尖嘴铲,在有水珠的下方用力地铲了起来,不一会就挖出一个深有一米左右的小坑。
“那你发现不对以后,是不是带人去拆厕所了!”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要建厕所的人不大可能是村长,因为他没必要去谋害自己村子里的人,那样对他的官途太不利了,所以一定是受了人蛊惑。
“小兄弟,到底要怎么办才能不死人了,再这么下去我可真顶不住了!”村长脸上的汗滴滴答答地往下直落,有点低声下气地问我。
“大家静一静,在场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咱们被人算计了,新盖好的厕所下边是咱们老祖宗的坟,也就是咱们的祖坟,结果被害死了八十一个人,唉,这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村长先让村民们安静了下来,开始给他们讲明原因,听得那些村民们全都张口结舌的。
“大家别怕,咱们虽然不能拆掉厕所,m.hetushu•com可我有办法让它自己毁了,所以还请大家听我的指挥,不要乱,把晒谷场四周给我把守好了,任何外人都不允许靠近,留下九个身体壮点的小伙子就行了。”我趁热打铁,对村民们喊道。
我想了想说道:“如果我算的不差,估计还会有一个人死掉,那样八十一个子孙就死够数了,也就可以去晒谷场打开厕所下边的坟墓了,只要它的葬式一破,厕所也就毁了,村子就不会再死人了,但是这中间可能会有人来抢夺坟墓里边的东西,下边葬的可是你们村的老祖宗,你们有义务去保护一下吧,赶紧派人去全村看看有没有人要死了,还有叫大家全都到晒谷场上集合,帮我的忙!”
不管了,再拖下去就可能会节外生枝,还不如我先破掉葬式,看看下边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如此大费周章。
“果然有这东西!”我挖了一会只听当的一声轻响,清掉四周的泥土以后,从坑里抱出来一只黑色的酒坛,用泥封着口,看份量是装两斤左右的,可是随着年月深久,掂量了一下估计还剩下半斤左右!
于是我接着到下一个水珠那里挖起来,不一和_图_书会就从地上挖出了九只酒坛,一个个并排着放到那九哥精装的小伙子面前,笑着对他们说道:“喝!”
听了我的话村长点点头跑了出去,没多一会儿就回来了,说村西头十分钟前一个农妇掉井里淹死了,这下正好死了八十一个人了,见我真说准了,他现在对我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赶快跑到喇叭前大声喊了起来,让全体村民到村中间的晒谷场集合。
“一共八十个,男女老少都有!”村长说完以后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个月内死了这么多人,按说他这个村长难辞其咎,多少都要受点影响,也就仗着这里太偏,否则上边早就来人调查了。
虽然说我是个受人敬仰的坟匠吧,可他毕竟也是一村之长,见过的世面也算多了,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呢,里边肯定有事,八成是因为村子里死人的事情,他一个村官可架不住这么大的事情,而且他一定知道九爻归一葬或者晒谷场上坟墓的事情。
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我抬头向四周看了看,除了本村的那些村民根本没被人,四周的山上也静悄悄的。
我没管他们,从挎袋里掏出用来钉坟的银针,分别插在hetushu.com了厕所的东南西北,以及西南西北东南东北一共八个方向,再用白线把他们一根根穿起来,八根针一共穿了三十六根白线,不过这些白线可没碰到厕所的砖上,我可不想还没动手就死于非命。
看来这个人只有可能有两个目的,一来就是和村子里的人都有仇,想借此来害死他们,二来埋葬村民老祖宗的坟墓里肯定有他想要的东西,他想进去取的话,只能用盖厕所的方法毁掉九爻归一葬,破了村子的风水,这样才能达成自己所愿。
听我问他话,这家伙才反应过来,估计已经火烧眉毛了,叹了口气说道:“唉,死马当活马医吧,希望你真是个坟匠,能替我解决这个棘手的麻烦,你说的不错,是有人让我去修的那间厕所,以前村子里虽然家家安乐,可是收入水平却很低,这时候就来了个自称是坟匠的人,说是在晒谷场上建一个厕所,五谷轮回生生不息的意思,于是我就听了他的……”
他们见村长都对我恭敬异常,自然也会听我的话了,大家一哄而散,全都站到了晒谷场的四周,我面前留下了九个身高体壮的小伙子。
“这件事我能帮你解决,但是你要统计一下到底和-图-书已经死了多少人,一个都不能漏!”我面色凝重地说道。
我听了以后也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九爻归一葬需要死掉九九八十一个子孙的性命才能彻底破掉,因为这是一种十分福报的葬式,也需要一种极为惨烈的方式去破解掉,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人会在老祖宗头顶上盖间厕所,让人们去那里方便的原因了。
“你说什么?坟匠?”五大三粗的村长听了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两步窜到我身前,抓住我的手开始浑身哆嗦。
“你……你真是坟匠?怎么年纪……”那村长刚才也许是盼坟匠盼的太急切了,现在才反应过来我只不过是个十七八的孩子,看着我结巴地问道。
其实我根本不想帮这个村长的忙,我对村官没什么好印象,但是村民们是无辜的,更何况我要想把幕后捣鬼的这个人揪出来,只有先一步把九爻归一葬破掉,然后进入那个老祖宗的坟墓,只有这样才能逼他现身,到时候借助村民们的力量也好,用我自己的方法也好,只要抓住他就有可能得到抖尸的炼制方法,取出我胸口的棺材钉。
村长听了我的话赶紧跑到自己办公桌前,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小本子,一五一十地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