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章 弱水玉棺

往山后溜去的人正是偷书的那个家伙,这小子两只贼溜溜的眼珠儿来回扫视着祭拜老祖宗的村民们,见没人注意自己,一步步地向后退,不过他的这点儿小动作早就落在了我的眼里。
“抖尸,果然让我找到了,看来这小子是被人控制的,先前只不过还没有施术,所以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现在他应该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只会拼命赶路了。”我心头大喜,只要找到施术者,我就可以想办法和他结识,凭我现在的本事任何坟匠都不可能把我拒之门外的,因为我们这行会的越多以后就会越安全,否则一旦出现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很有可能就是死路一条。
就在这时,只见老头儿右手突然甩了一下,就听嗖地一声,一道寒光直取我的面门!
“这下可有些不妙了,进去把可是生死一条路,太容易被人发现了,如果让人前后夹击可连跑都没地方跑,可要是不去的话,又怎么能知道里边有些什么人呢!”我一时间有些拿不定注意。
我赶紧快步朝山后走去,这小子拿着那本我几乎可以断定是假的升棺八法,肯定是去找他们一伙儿的人,所以我跟上去绝对能找m.hetushu•com到他们的头儿。
用余光看着这小子转过了后山,我飞速地想了想,把村长和红缨叫过来在他们耳边小声地吩咐了几句,村长和红缨听了亮色微微一变,但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山涧外边很宽敞,四周全是高山,已经再无出路了,我这里是进出的唯一通道,就在山涧的正对面,是一片足有千八百平方的小湖,湖面上水花翻滚,一看就知道下边遍布泉眼,奔腾的泉水在湖里上下川流不息,最让我奇怪的是,从空中落下的树叶落到湖水里以后竟然根本飘不住,全都急速地随着水花沉了下去!
本来我还以为那些人就在距离不远的地方,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小子竟然一口气跑出了七十多里山路,他是被人控制的感觉不到累,可我就不一样了,累得差点儿吐了血,而且还差点儿跟丢了,幸好他跑到一条仅能通过一人的山涧前就停了下来……
结果我刚决定好,只听啪的一声,那老头儿把手里的那本书狠狠地抽在了那小子的脸上,直接把他给扇飞了出去,可想而知老头儿的手劲有多大。
只见那小子并没有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而是闪身朝http://www.hetushu.com着山涧里钻去,两下就不见了踪迹,应该是被里边的花草藤蔓给挡住了。
“看来里边是另有天地了,如果那些人在里边的话很有可能就在那里,如果那边另有道路可以出去的话,再不追上去可就要跟丢了!”我想了想,还是赶紧进去看看的好,万一真跟丢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前思后想之后,我咬咬牙从树后边出来,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探个究竟,否则不但有可能丢掉那小子的踪迹,我自己也失去了一次可以逃脱李仙掌控的机会。
“这是弱水湖,再轻的东西也不可能飘在湖面上,山涧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我看了这片湖脸上都冒出冷汗了,这要是掉到里边必死无疑。
在老者的身旁还站着两个中年人,也全都是身材魁梧之辈,左边那个是个独眼龙,右边是个歪下巴,长得都奇丑无比,但是从他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人也都是身怀异能之士,那种自信是轻易模仿不出来的。
那小子惨叫一声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儿,撞在石头上才停了下来,也幸好那老头儿手下留情,如果换个放下的话他就掉湖里了,恐怕现在已经沉m.hetushu.com底了!
这个老者可和我平时见过的老头儿不一样,一身青布麻衣,大概有七十来岁,真可以说得上是鹤发童颜,尤其是他那两颗闪着精光的双眼,就好像两只鹰眼一样,我离他这么远都感觉浑身冒凉气。
我探着头朝山涧里边看了看,两边的石壁上全是藤蔓,叶子很茂密,根本看不见山涧里边到底有些什么,不顾开一隐约见到十几米外好像就到了山涧的尽头,后边好像是个挺开阔的空间。
别看现在他们可以用现代的东西接近玉棺,但那是没用的,葬式破不了谁也别想得到里边的东西,最大的可能是玉棺随着石墩直接沉入湖底,弄一个鸡飞蛋打,啥也得不到。
再往湖中心看去,我脸上的冷汗更多了,下巴差点儿掉下来,原来在湖水的正中心位置有一个小巧的石墩,就在石墩上静静地摆放着一只三尺见方的玉棺,通体青黑色,上边弥漫着淡淡的青气,一看就知道至少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估算着玉棺里边应该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转过山腰,我探着头向山后看了一眼,只见那个年轻人正闷着头朝前走,和先前的样子竟然大不相同了,而且走起路来的速度和图书竟然比正常人快了许多,就好像在地面上飞一样……
用了没有三分钟,我就走到了山涧的尽头,把脑袋藏在草叶里朝外边看去,结果这一看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回头向四处看了看,没有任何动静,这才放下心来,迈步朝山涧里走去,里边全是一些杂草藤蔓,相当难走,为了不弄出声音被里边的人发现,我只能放慢脚步,一点点地朝前变挪过去。
于是我警惕地靠近那道山涧,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好在四周还算敞亮,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一直到我来到山涧口也没发现任何异动,这样我才长出了口气,看来他们并没有在外边安插暗哨。
于是我跟在他的后边开始全速追赶,像抖尸这样的邪道手段根本不用在这小子附近施展,也许那个控制他的人在三五十里外也说不定,所以我没有怕被那人发现,始终和那个被控制的年轻人保持着三四百米的距离,他快我也快,他慢我也慢。
“这里怎么会有玉棺的,这东西当初是怎么放上去的!”我可有点想不通了,在过去那种年代,没有飞机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把玉棺放上去,如果用船的话早沉了,更别说在湖中心弄那么一个石墩了!而和*图*书且也绝对不可能是用拉绳的方法放上去的,因为安葬不是说把棺材放上石墩就可以的,这需要极为繁琐的葬式,尤其是眼前这个连我都没认出来的奇怪葬式!
“难道说那些人就藏在这里?怎么会选在这么窄的地方!”我奇怪地看了看前边不远处的山涧想道,不过山涧里具体的情况我看不见,只能躲在一棵大树后边想前张望。
于是我决定先暂时不动,看看他们如何处理那本升棺八法,也想看看那本书到底是不是和我猜想的一样。
“看来这老头儿就是他们的头儿了,看装扮果然都是坟匠,没想到这次我还能遇到几个坟匠高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难道说是要取湖中心的玉棺?看来八成是这样了!”我好像明白了他们的用意,这些人很可能是想得到玉棺里的东西,而他们自己没有办法,但是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升棺八法的下落,甚至就在山涧的附近,所以才会去谋算升棺八法,想用它记载的东西取到玉棺。
我朝湖四周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我跟踪而来的那个年轻人,此刻正一脸茫然地站在湖边,手里拿着那本他偷来的升棺八法,恭恭敬敬地递给他面前的一个满脸银白胡须的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