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三章 二十七杀死门阵

不得否认,她确实把所有人说得跃跃欲试,就好像她真有十足的把握似的,虽然麻一他们都略有不信,但从刚才那女人的表现来看,她确实有几分本事,反正都到了这里,不拼一下就回去太可惜了。
“二十七杀死门阵!”就在这时旁边有人说话,我刚才只顾注意老棺头和狐狸尸骸了,听到声音一看,只见先前被扔进来的麻一正一脸冷汗地看着那些石柱说道。
于是他看了看旁边的王袁,但是却见他正装作没听见似的看着远处时,麻一算是彻底认栽了,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只听那女的冷笑一声说道:“我?连棺头都破不了,我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不过咱们中间有一个人可以!”
“所以说,如果咱们把老棺头给救出来,然后把得到的宝物献给棺头,不仅咱们其中一人可以得到持宝善生这个重位,其他人也会有丰厚的奖赏,而且这件事还不能一人来,否则就会有功高震主的嫌疑,要咱们五个一起合作,我保证凭我的调度,还有各位的高超技艺绝对可以破掉葬式!”那女的开始振振有词地给我们讲了起来。
“谁?”那女的话音一落,所www•hetushu.com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按说我们的所学是绝对不会超过棺头的,而且他还是个全能,所有人的技艺都还需要他来提点,现在这女的竟然说我们中间有人可以破掉这个连棺头都没办法解决的葬式,这可让所有人惊呆了。
但是烙影也不完全是假象,老棺头确确实实就在我前边不远的地方,趴着的姿势也和烙影里的一样,只不过在他的身边还趴着一具尸骨,看上去晶莹玉透,不是人的,四条短腿,长长的身子和尖尖的脑袋,一看就知道是狐狸的骨骸。
打死我都没想到她说的这个人会是我,而且我也确实没有能力把这个什么二十七杀四门阵给破掉,甚至我都没看出这种葬式的端倪来,这让我如何下手,弄得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听了他的话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现实情况确实如此,大家虽然心里都知道自己不可能把老棺头救出来,但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成分在里边,都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能伤到棺头,自己又有没有办法破解掉。
这时候那个女的也走了进来,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多少都对她有了些顾忌,这家伙说http://www.hetushu.com动手就动手,根本不顾忌同门之间的门规,武爷给我说过,如果没有涉及生死,太乐道中人严禁互相残害,否则会被挑断手脚筋逐出门去,这也是为了不让门人之间因为仇怨使整个太乐道萌生损失。
“说的这么热闹,你能破吗?”见自己这边儿被那女的挤兑,瞎老二不服气地说道。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帮你们一次,毕竟同属太乐道,总不能看着你们这些小辈出手,我们却袖手旁观吧!”麻一和王袁瞎老二互相对视了一眼,三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同意了那女人的主意。
看到这东西我终于弄明白了这里为什么会有烙影了,其实只是一种极其微妙的光线折射,让我们产生了视觉误差,所以形成了错觉,一直以为老棺头就在我们面前。
见我们全都看着她,那女人笑着看着我说道:“怎么样,你可是个大才,这么点儿事难不倒你吧!”
“别逗了,他?”麻一等人也不信我能破掉葬式,在他们眼里我就算有点能耐也不可能比棺头还要大。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几个才敢对身手那么强悍的武爷横眉冷对,但是眼前这和*图*书个女人却不管这些,想动手就动手,而且身手还那么好,所以麻一等人现在可不敢再招惹她了。
就在骨骸的脖子上却挂着一条黑绳,黑绳上拴着一个血红色的小球,像一元钢镚那么大,闪动着妖艳的晕光,离这么远都能感觉到上边传来一股灼热的气息,让人有一种悸动的感觉,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看来这就是老棺头要来寻找的那件宝物了,果然是一件驱除邪气的好东西,有它在身可以免除很多麻烦。
“好了,我也不兜圈子了,这次咱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查找救出老棺头和得到宝物的方法,棺头的意思也很明白,没指望咱们能一次得手,只是想让咱们亲历一下这里的情况,回去以后给他出谋划策,所以他许诺下的可以让救出老棺头的人当持宝善生只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这你们可以想明白吧!”那女人笑着说道。
其实说起来我和武爷一个辈分的,他们这样只能算是自贬身份,不过现在是事到临头,我已经没心思搭理他们几个老东西了,但是我对那女人的话却很迟疑,我明明没有把握破掉这个古怪的葬式,可她却说我有那个本事,这可让我对她越www.hetushu.com来越疑心了,难道说她对我的所学有所了解?我会九迁九葬钉坟诀的事情明明只有李仙知道才对!
我不管那女人说什么,笑着转身朝烙影里走去,就在我迈进烙影的那一刻,突然感觉自己的思维意识都停顿了片刻,等再抬头向前边看去时,却惊讶地发现我并没有离开大洞,四周还是那些数不清的狐狸洞,那些狐狸也还在外围看着我,只不过大洞的顶部却多了一个孔,一缕阳光顺着孔照射了进来,正好落在地面上的一块巨大的八棱紫水晶上边,然后又由紫水晶折射了出去!
老棺头和狐狸骨骸还有那块巨大的八棱紫水晶在整个大洞的正中央,在他们的外围,竟然出乎意料地立着二十七根只有一米高的石柱,十分杂乱地散落在他们的周围,每一根上边都雕刻着各不相同的花纹,这些石柱虽然看上去没有章序,可隐隐间却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杀气!
“这个……”麻一听了以后脸上的冷汗更多了,看样子他只认识这种阵法,根本不能和葬式联系起来,不管怎么说他只是风水先生,对于风水之事在行,可对于葬式来说,可就不如我们坟匠了。
原来他和王袁瞎老二这会儿hetushu.com已经站了起来,虽然刚才被揍得够呛,可现在也顾不上那些了,瞪着眼前的石柱下巴都快合不上了。
不过这三个老东西贼得很,说起来是帮我们的忙,得了好处他们有份,出了事情不但责任,而且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意思是不和我们小辈的计较刚才那女人打他们的事情。
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新棺头绝对进到了烙影里,然后是在这里受的伤,这二十七根石柱肯定不是好对付的,由此可以看出,想要接近老棺头不是那么简单的。
用困人杀人的阵法做葬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别看我已经把九迁九葬钉坟诀记得滚瓜烂熟了,可对于这种奇怪的葬式还是模棱两可,真要上手去破的话,把握不超过三成!
“不错,二十七杀四门阵,进去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司职说过了,这里其实是一种葬式,和阵法已经不太一样了!你们有什么办法吗?”听了麻一的话,那个女的冷笑一声说道。
“相信我,你不要被这二十七杀四门阵给迷惑了,一会儿我会让他们去破阵,葬式就会显露出来,至于如何破掉,到时候你会比我清楚!”见我怀疑地看着她,那女人笑了一声在我耳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