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三章 土里挪树

“厉害!”王袁看得眼珠子都快下来了,他可没见过这样的破葬之术。
可惜的是我们不知道如何用巧招儿进去,只能用这种笨方法了,否则如果那姘头也像我们一样绝对不会跑的那么快。
很快灌木前边的土就被泉水浸软了,由于拴住它的绳子上有一股很强的拉力,这棵灌木竟然慢慢地从浸软的泥土里开始滑行了起来,虽然速度不快,可位置却在一点点地改变。
其他人怕我有危险,赶紧跟在我身后,可是当我们冲到对面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了……
“大姐,你出来吧,我是武爷的拜把子兄弟,难道你不认识了吗?”我想了想对着天坑里大声喊道。
“好地方,天生的风云聚会之地,如果葬在这里绝对能保一方安宁,家和万事兴!”我旁边的麻一看了看四周说的。
“王袁,剩下一棵交给你了!”我见时机成熟,朝王袁大声喊道。
她突然要去太乐道这本身就不正常,八成就是柳天群安排的,让她把武爷诓出去,然后伺机对武爷下手,只是不知道最后结果怎么样,看来只有抓住她问个清楚了。
王袁答应一声按照我刚才的方法,把另外一棵也给挪了进去,大概用了半小时时间,这第一座葬式算是被我给摆布好了,对于我们来说也可以说是破了,接下来其他几座也同样是用绳子的方法,不过其中多少有些区别。
“没办法了,咱们还是进去找她吧!”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
我喊的声音很大,在和*图*书方圆几百米内来回荡着,这里没有别的出路,所以那个姘头如果在里边的话肯定可以听到。
我嘴角一翘,一边往前走一边说:“看好了!”
绳子被铜钱牵引着在矮树上转了两圈儿,把它紧紧勒住,我用力抡了一下手臂,绳子准确地套住了其中一棵灌木,接着我向东北方向走了八步,甩手用绳子套住另外一棵灌木,然后接连变换方位,很快五岭七星就全都被我绑住了,接着开始收紧绳子,这些树和灌木都不粗,很快就被我拉得朝着不同方位倾斜了下去……
“厉害!”王袁看得眼珠子都快下来了,他可没见过这样的破葬之术。
其实别说是他了,就是林海等人也感觉不可思议,毕竟隔行如隔山,他们没有接触过高超的钉坟绝技,所以看到我现在这样全都瞪大了眼睛!
这道裂缝不长,大概十五六米,让我没想到的是尽头竟然是一个类似于天坑一样的所在,里边是茂密的植被,温度比外边要高上四五度,而且还有很多我没见过的虫子和树木,看起来这里的生态自成系统。
我看了看身旁的王袁,笑着说:“怎么样,看出来什么没有?”
“这里确实有些不对劲儿,不过破葬式的事情我们可帮不了忙了,你们自己来吧!”一旁的林海听了以后笑着说道,和林萧、麻一还有瞎老二他们退到一旁歇着去了。
其实别说是他了,就是林海等人也感觉不可思议,毕竟隔行如隔山,他们没有接触过www.hetushu.com高超的钉坟绝技,所以看到我现在这样全都瞪大了眼睛!
接着我双手不停,开始在前边不停地钉,泉水逐渐浸润了一条长长的通路,那颗灌木很快就挪到了五岭之中!
大概三个小时以后,四座葬式全都被绳子拉住,强行被我给破解开来,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如果我断掉绳子的话,它们还会恢复原状,这座由葬式摆成的大阵也会恢复它原有的威力。
“上山是不可能了,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到山沟里看看去!”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对其他人说道。
这时候我赶紧掏出锤子和两只棺材钉,先把手里的绳子死死地钉在地上,然后顺着绳子是方向飞身朝着那棵没有含在五岭内的灌木跑去,一手拿着棺材钉另一手用锤子狠狠地在灌木前钉了一锤,棺材钉被我钉到了土里一半儿,我左手用力地把它又拔了出来,只听咕嘟咕嘟声不断,一股泉水从我钉出的空里冒了出来!
说完以后我谨慎地朝那五岭七星葬走去,在距离六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掏出一根结实的绳子,在一头拴上了两枚铜钱,在手里甩了两下,嗖地朝其中一棵矮树抛去!
“武……武爷!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绳子是方向飞身朝着那棵没有含在五岭内的灌木跑去,一手拿着棺材钉另一手用锤子狠狠地在灌木前钉了一锤,棺材钉被我钉到了土里一半儿,我左手用力地把它又拔了出来,只听咕嘟咕嘟声不断,一股泉水从我钉出m•hetushu•com的空里冒了出来!
我们顺着山沟走了没多远就到了尽头,转了弯儿前边的山体突然出现一道裂缝,虽然不大,但也可以同时过去两个人。
“好吧,我就给你说说,一会儿咱俩配合,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三个小时就可以进到最里边,这里一共摆了四个葬式,但是准确的说其实是一个,只不过把它的四象分拆,然后又汇集在了一起,名称叫五岭七星葬,你看到那五棵矮树了没有,就是五岭,七星就是它下边那七棵灌木,五岭含七星,是葬式大成的标志,但是现在有两星还在外边,咱们只需要把它们挪进去就可以了!”我笑着给王袁解释。
“棺头,咱们这里边说起钉坟的本事来,还是你最厉害,这个我可看不明白!”王袁现在对我可是尊敬有佳,和先前的冷眉相对大不一样了。
不过这样说其实也不对,是有人刻意把几种不同的葬式拆开,然后套用在了一起,而又不把它们完成,如果有人贸然进入的话,触碰到其中一些东西就会出现类似我破林海墓时候的情况,虽然不至于把这里炸个烂七八在,但最起码进去的人是难保了,这也就相当于用葬式摆了一座阵,只有知道诀窍的人才能自由出入!
可是我喊了半天一句回声都没有,看来她是不打算应我了……
其他人怕我有危险,赶紧跟在我身后,可是当我们冲到对面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了……
王袁听了以后点点头:“可是这灌木都是长在地上的m.hetushu.com,如何能异动呢,拔出来的话可铁定会遇到危险的!”
可惜的是我们不知道如何用巧招儿进去,只能用这种笨方法了,否则如果那姘头也像我们一样绝对不会跑的那么快。
“武……武爷!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接着我双手不停,开始在前边不停地钉,泉水逐渐浸润了一条长长的通路,那颗灌木很快就挪到了五岭之中!
“走,进去看看!”我收拾好东西喊了一声,当先一个朝着天坑的对面冲去。
“走,进去看看!”我收拾好东西喊了一声,当先一个朝着天坑的对面冲去。
我们从寨子里走出来,远远地跟着武爷的姘头朝后山走去,她刚才已经认出了我,按说她要是心里没鬼的话应该会和我说话的,现在看来她肯定对武爷不利了。
大家也都看出来了,这里绝对是块儿风水宝地,我现在好像明白了武爷的一点心思,没准儿他想老去以后葬在这里,也算是让自己有了个归宿,到时候把裂缝填好,那可就没人知道一群穷山中间还会有这么个好地方了。
“走,肯定在这儿!”我招呼大家一声当先一个走了进去。
于是我们几个顺着山坡下到山沟里,这里和其他别的山沟没有任何区别,到处都是乱石和黄土,连树都没几棵,但是从山上下来只有这一条路能走,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如何那么快走出我们视线的,不过我敢肯定绝对是从这里逃掉的。
“看来咱们想找到她还挺不容易的,你们看里边!”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天和图书坑里的树木山石,虽然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可是却是按照一种极其复杂的规律排列,准确的说这是一种很厉害的葬式,巧妙地利用这里的东西布置而成。
王袁答应一声按照我刚才的方法,把另外一棵也给挪了进去,大概用了半小时时间,这第一座葬式算是被我给摆布好了,对于我们来说也可以说是破了,接下来其他几座也同样是用绳子的方法,不过其中多少有些区别。
“王袁,剩下一棵交给你了!”我见时机成熟,朝王袁大声喊道。
我们跟着她上了半山腰,只见她回头看了两眼,一闪身不见了踪影,我们几个一看她的神情就不对,赶紧跑过去一看,结果已经失去了她的踪影……
很快灌木前边的土就被泉水浸软了,由于拴住它的绳子上有一股很强的拉力,这棵灌木竟然慢慢地从浸软的泥土里开始滑行了起来,虽然速度不快,可位置却在一点点地改变。
大概三个小时以后,四座葬式全都被绳子拉住,强行被我给破解开来,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如果我断掉绳子的话,它们还会恢复原状,这座由葬式摆成的大阵也会恢复它原有的威力。
“怎么回事,按说她不可能跑得这么快啊,这里也没山洞峡谷什么的……”林萧四处看了看,这里除了高山就是一眼可以看到底的山沟,根本就没藏身的地方,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下了山呢。
她一路走一路回头,显得小心谨慎,还好我们几个离得很远,也跟得很隐蔽,这才没被她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