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二章 重开宝阁

我掏出钥匙插进锁孔,轻轻一转,只听咔吧一声,宝阁的门被我打开,我用力一推,当先一个走了进去!
那小子听了以后脸色都变了,看我们凶神恶煞的样子浑身开始哆嗦:“我……我说,以前的兄弟还有二十八个,前阵子倒是来了不少外人,在这里又是炸又是钻的鼓捣了十几天也没能打开宝阁,后来这些人就退了,以前是柳天群在这里管事,后来他出去以后就没回来,柳银衫开始负责,最近有事她出去了,这里就留下我们这些人在这儿看着!”
林海掐住其中一个看守的人中,过了没五秒钟这小子疼得使劲儿晃了晃脑袋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我们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刚要张嘴大喊,被林海一把捂住!
“好,就按你说的办,这次咱们就把他们给搅个底儿朝天!”武爷听了我的话大笑着说道。
可是还没等他话音落下,两道身影嗖嗖地蹿了出去,林海和武爷冲了出去,抬手啪啪几下把他们给放倒在了椅子上,这几个家伙甚至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晕了。
这几个倒了以后武爷迅速出手,在他们身上埋下棺材钉,这五个又被我们给控制了,站起身www.hetushu•com来以后被我们控制着朝内殿走去,王袁和林萧麻一也随后跟了进来,现在人多了,也就更容易鱼目混珠,所以掺杂在一起根本就看不出来还有别人在。
那看守听了我的话这才定了定神,上下打量我一下,然后使劲点头!看样子他已经认出我来了。
我示意林海松开手,这小子喘着粗气小声说:“原……原来是持宝善生,你……你们还……”
我们拿定主意,一路向着草原开去,中途找了个县城停了下来,林海把我的那把宝阁的钥匙拿走了,半天后回来交给我一把全新的二把匙。
我朝林海和武爷努努嘴,我们三个跟着那两个被我控制的下子朝着这五个人径直走去。
他们几个抬头看了这边儿一眼,不过也没在意,继续低着头喝酒……
在这个组织里,柳天群这样的也最多就算是统领,连个高层都算不上,这可让我们有些惊讶他们的庞大,柳天群我没有伤他性命,这小子地位虽然低,可毕竟知道不少内幕,以后掌握柳银衫他们的行踪还需要这小子出力,所以还是决定留下他的小命。
“幸好当初林瑄教过m•hetushu.com我怎么配这种钥匙,这小子原来早就计算好了!”林海笑着说。
“小子,敢叫人我弄死你信不信,仔细看看我是谁?”我瞪着他小声说道。
见问的差不多了,我示意林海又把他打晕,柳银衫他们以为这些人身中剧毒就不敢逃走,所以在这里没安排其他人看守,当然里边还有一些柳天群的嫡系,所以才会放心离开的。
接下来我们继续赶路,长话短说,大概五天之后我们来到了大草原,在距离太乐道还有十多里路的时候停了下来。
来到宝阁以后,门口这面墙已经被炸得千疮百孔了,露出了里边一层精亮的钢板,上边还有不少钻孔,不过都不深,柳银衫他们折腾了这么多天只是在钢板上留下了这么点儿痕迹,估计想要彻底打开最少需要一年时间,这间宝阁密室构建得可真够结实的。
我结果钥匙一看,和原先的基本一样,稍微有一点点区别,看来这里边玄机不少,有一点差错别想打开宝阁。
“二十六个,里边还剩二十四个,这么进去容易打草惊蛇,看我的!”我想了想对武爷他们说道。
很快我们就来到他们面前,其中一个小胖子抬头和图书瞥了我们一眼问:“老三老四,你俩不在外边把门儿跑进来干吗,小心得罪了上头把小命儿给丢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现在医院那边儿已经乱了,不管是他们的棺头还是柳银衫这些人肯定要在那里处理,绝对没人会顾及到太乐道这边的,我们这会儿杀过去绝对是上策,否则再找这么好的机会可就难了,宝阁里边的宝物也不会那么容易拿回来了。
我吩咐瞎老二和廖天魁看守柳天群和汽车,其他人一起朝着太乐道摸去,这里边的人应该就是太乐道原本剩下的那些人手,除去上次我们捣乱被打死的那些,估计最多也就剩下三十人,对于我们来说稍微谨慎一点的话,还是能各个击破的,毕竟这次有林海和武爷在。
等我们来到山沟前的时候,见到太乐道门口有两个年轻人正在看守,而且神态也异常萎靡,懒洋洋地靠在石头上聊天。
“哼,我们还没死呢,说,里边到底还有多少人,现在谁负责这里,宝阁被打开了吗?”我一口气把我要问的全都说了出来。
“持宝善生,不是我们不想走啊,我们所有人都吃了他们的毒药,每十天发一次缓解疼痛的解药,否则疼起来那滋和_图_书味儿……就像用锯子据骨头一样!您看在我们受了这么多苦的份儿上就饶了我们吧!”那小子开始拼命求饶,脸上全是哀求的神色,看起来应该不是在说谎。
这样一来我们就无所顾忌了,开始在总部里来回乱转起来,见到人就打倒制服,用了没多一会儿就把所有留守的人全都抓住了。
这一路上我们一直在问柳天群关于他们组织的底细,这家伙本来嘴很硬,可是在瞎老二和林海的折磨威胁下,终于把他所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我点了点数,一共正好二十六人,这才放下心来让王袁林萧还有麻一以及我们控制的那些人手在大殿看守他们,我和林海武爷转身去了宝阁。
我在那两个小子身上埋下银丝,控制着他们慢慢站起身来,朝着大门口走去,我和武爷林海三人藏身在他们后边。
“你们真就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们了?别忘了你们是太乐道的人。”我冷冷地看着他说道。
这两个人我认识,就是原先太乐道的人,看起来里边的情况和我们猜测的一样。
进了大门以后大厅里人不多,和先前那种歌舞升平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大概有四五个正坐在椅子上喝闷酒,而且看他们的神情和*图*书都很落寞,还不时地叹两口气……
我还带了五个抖尸跟在我身后,一会儿好帮我们搬里边的东西,加上我们三个正好差不多。
我朝武爷和林海使了个眼色,他俩嗖嗖两声从左右两边绕了上去,很快就出现在了那两个看守的身后,猛地从石头后边蹿了出去,啪啪两声把他俩给打晕,然后朝我们招了招手。
这小子和柳银衫是同宗,但是辈分比柳银衫要小一辈儿,至于红缨和柳银衫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也不清楚,甚至说他们柳家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家族,互相之间根本没有正常亲戚间的那种走动,似乎整个家族都在谋划着一件十分隐秘的事情,而这件事只有他们柳家的高层才会知道,作为柳天群只是听命行事,多年前就来太乐道当了卧底,柳银衫也是他最近才带进来的。
我们刚到走廊里,就听到有人正说笑着从房间里出来,林海冲上去就把他们给放倒了,王袁赶忙出手埋下棺材钉,之后我们开始挨个房间查找,见到人就上前打倒控制住,没多一会儿就被我们控制了十三个太乐道众,再加上我们六个,已经超过了这里剩余的人手。
我们几个赶紧跑过去,在门口旁边的石头后边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