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一章 血迹符咒

虽然情绪激动,可我并没有冲动上去解救他老人家,虽然眼前还是千刃分魂葬,可是已经做了改变,如果我贸然去触碰的话肯定会适得其反,只好仔仔细细地观察了起来。
我定了定神,手中紧了紧玉剑,一步步朝着正中间的墓室走去,如果说这里要出问题,那么肯定针对的是墓室里边的棺椁了,于是我用力把墓室的石门推开……
在看到墓室里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傻了,千刃分魂葬原本已经被我给破解开了,也就是说丝毫作用都没有了,可是现在那些牛筋全都重新拉紧,被一把把尖刀死死地拽着,而不单单是地面,墓室顶上也插着几十把,一个浑身碎肉的人正被死死地吊在半空,而在他的身下,就是那具棺椁,里边躺着一个同样浑身勒满牛筋的人……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根牛筋被洛爷的右手使劲儿攥住,而他手指上满是干涸的血迹,看到这些我后背阵阵发麻……
没错,就是千刃分魂葬,只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两套葬式,一套是下边太子皇的,另一套是墓室顶上那些尖刀和洛爷的,这么复杂的葬式可不是一般人能布置的和_图_书,而且这里完全是个封闭的环境,难道说还有人能隔空布葬不成……
“我想里边肯定发生了什么,你们在这里守着,我进去看看!”说完我整理了一下挎袋,将玉剑握在手里。
“对了,自己动,抖尸,还能布下千刃分魂葬,哼,好你个李仙,原来你又回来过,气不过洛爷和我坏了你的好事,到这里来祸祸洛爷的尸体,一定是你在外边用抖尸之术控制了洛爷的尸身,这才布置下了千刃分魂葬!果然是个阴毒小人!”我马上就想通了整件事的关节,除了李仙绝对不可能是别人。
在这座凶坟里边任何活物都不可能活下来,所以他们也不担心我遭受什么攻击,至于一些其他的危险倒没什么,以我的能耐绝对可以轻松化解掉的,所以就在外边留守。
不过很快我胸口的狐狸骨头上开始散出一股清凉,紧紧护住了我的心神,那些冲进我身体里的凶气也被它给驱除了出去,我轻轻晃动了一下脑袋就恢复了神智!
“放心,我有它呢!”我拍了拍胸口说道,在我贴身衣服里边句是那块狐狸骨头,这东西可以驱除阴邪,虽然里边的凶气比以http://m.hetushu.com前厉害了两三倍,可也伤不到我。
我拿着玉蟾,不管怎么查看都找不到上边有什么开缝或者能打开的地方,可对着灯光看,的的确确里边有东西,这我可纳闷儿,到底是怎么放进去的呢?
“怎么回事,有人来过!绝不可能,外边只有一次爆炸的痕迹,而且和我走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怎么可能会有人进来呢!”我瞬间感觉后背阵阵发凉,开始在四周找了起来,结果根本没有什么洞口,也就是说没人进过甬道,那这些符咒会是谁写的呢……
决定之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我布置的那座山坟前,这里已经被炸毁的山石塞住了洞口,我们几个用了半天的时间把山石搬开,露出了通往墓室的甬道。
“难道说是洛爷自己画的外边的符号……然后又自己进来重新布置了千刃分魂葬?”我不由得想到。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已经死了,只是一具尸体,怎么可能还会自己动呢……
“洛爷!”我看到半空中那个人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没想到他现在竟然会被人布置进了千刃分魂葬,死后依然要遭受这样的奇苦。
武爷他www.hetushu.com们也挺奇怪,大家对我的本事最清楚,如果下葬以后绝对不会出现偏差,可是看里边的的确确凶恶异常就连甬道口都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更别说走进去了。
甬道不长,当初建造的时候本来就是做个样子,就连里边的墓室也都很简单,所以我很快就来到了甬道的尽头!
“这块狐狸骨头可帮了我大忙了,不但救了我的性命,还让我能在这么凶险的环境自由出入,真是件难得的好宝贝!”我一边往里走一边叹道。
我用尽了办法都找不到诀窍,最后只能无奈地把玉蟾收了起来,然后闭上眼睡觉了。
我站在原地,两只眼睛死死地看着洛爷,他浑身上下都是牛筋,干枯的皮肉都被勒成了一块块的,还有不少开始脱落,这让我心里难受至极,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又不能太过草率。
我从挎袋里掏出瓷碗,准备像上次一样把洛爷解救下来,看着他的尸体这样被人糟蹋,我心都快碎了,可是举起瓷碗刚要摔碎,猛然间看到了洛爷的手指头!还有上边干涸的血迹,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让我打消了立马救洛爷下来的念头。
“小心点儿,我看这m.hetushu.com里边不是那么简单,一旦有什么意外情况赶紧退出来。”武爷知道那些凶气的厉害,沾染上了很快就会危及生命。
“呼!”一股阴森森的寒风从里边吹了出来,别看现在是正中午,外边那么炎热的天气,我们几个还是被吹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可是等我抬头朝墓室看去的时候,结果却大吃一惊,原来在左右两边和正前方墓室的墓门上竟然画满了各种各样奇特的符咒,而且看上去是用快要干涸的血画的,有的地方只是噌了一下,三道墓门无一例外。
“不对啊,按说我在这里已经布置下了合葬式,洛爷他们应该可以很安稳才对,怎么看这样子里边的凶气似乎比当初还要猛了!”我朝里边看了一眼,大吃一惊地说道。
最后我决定还是暂时不动他老人家,将墓室恢复成原状,退出去以后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再回来解救洛爷,因为李仙这人太过诡异,那些被他操控洛爷画出来的符咒更是诡异,这里边一定蕴含着一个阴谋,一个大阴谋……
“不对,如果单单是要布置千刃分魂葬的话,外边那些古怪的符咒是怎么回事,绝对和葬式没有关系才对,李仙这家伙从来http://www.hetushu.com不做无谓的事情,这里边肯定有我不知道的内情!”这么长时间来,我已经学会了遇事要冷静,前思后想没有任何问题了才动手,现在整间墓室里处处都透露出诡异,而且还是我的死敌布置的,所以我不能做错任何事情。
我握着玉剑慢慢朝甬道里走去,在迈进去的那一刻,一股沁人骨髓的寒意瞬间弥漫了我的全身,接着那些凶气开始朝我缠绕了过来,很快我就感觉全身上下开始不舒服,脑袋开始发蒙,和先前我第一次接触凶气时相比要猛烈了很多倍,而且越往里走越浓。
就这样过了十多天,所有需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齐了,唯独缺少那个吊死的尸体,我和武爷他们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用洛爷的尸体吧,无奈之下只能打扰他老人家的清休了,不过这件事和他也有直接的关系,说起来他也是太乐道的人,算是为了维护太乐道再出一把力吧,等事情解决完之后再给他老人家另行安葬。
“为什么,明明这里没人进来,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我浑身上下开始不停哆嗦,情绪开始无比激动,想想这么长时间养育我长大的洛爷竟然一直在受这样的苦,我磕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