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六章 以一敌五

“嗯?什么东西?”我在躲闪射过来的两道亮光时,不经意间发现在左下方山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而且只是一瞬间就没了踪迹,不过却让我提高了警惕,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再出现残天他们的帮手,那我的处境可困难了。
“起!”我见势不妙,赶紧把人骨掏了出来,轻轻抓了两下,只见残天脚下的棺椁猛地晃动了一下,他本来是要用大印去打棺材头的,这么一晃直接把他给掀了下来,朝着旋坑里掉了下去!旋坑里可全是浓稠的黑气,如果掉下去绝对没有好下场。
“不好,他要封棺!”我见他的架势就知道这小子要用墨线将棺椁封起来,那样的话里边的怨毒就再也不能被引出来了,也就是说五鸩凶尸葬失去了一尸,效果会大打折扣。
两道刺眼的亮光让我都快睁不开眼了,凶尸接连中了残天好几脚,柳银衫和赤峰每人又的手一次。
眼看着残天双手连飞,几十根银针被他狠狠地戳进旋坑的四壁上,每一根银针上都连这一根墨线,然后把这些墨线结了一个结,在上边拴上了四枚铜钱!
就在这时,残天突然抬手把一颗鸡蛋扔了出去,啪一声在身前十来米远的地方摔了个粉碎,紧接着呼地一下平地里刮起一股黑风,那是被鸡蛋里聚集的阴湿之气,蛋壳破碎之后猛地迸发出来形成了一股旋风。
一边躲闪刺目的阳光,一边控制着凶尸和残天和_图_书死斗,还要阻止柳银衫和赤峰破玄阴坑,我现在一人敌住了他们五个,虽然这是在我事先布置好葬式的情况下,可这也足以狠狠地震慑残天他们几个了。
“不可能,怎么回事!”这一下可把我吓了一跳,如果这时候出现麻烦的话,恐怕我就会功败垂成。
见残天没事,柳银衫和赤峰继续去破玄阴坑,我不得不再次分心对付他们,也许是看出来我的吃力,外围的两个女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朝着两座护山冲去,不一会儿就爬上了山顶,每人从挎袋里掏出一面带支架的镜子,安放在山顶,竟然将日光引下朝我射了过来……
见我发号施令了,武爷他们只能停下脚步,焦急地在外围等着,现在我是棺头,而且实力在左右人里边都是最强的,他们也都明白这点,但是出于关心还是不敢放松。
“棺头!”见残天形势不妙,柳银衫和赤峰大喊一声停了手,可是他们距离残天太远了,根本来不及救援,外围的那两个女人也是一样,吓得她们握紧了拳头!
我心里开始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失去控制,他们五个根本不可能也没机会做什么,而我脚下的那根麻绳可是相当结实的,绝对不会说无缘无故断掉,那道是……
他是没事了,可是棺椁却被他给踹地向一旁歪去,差点儿从土台上掉下去,我赶忙驱使着里边的凶尸推开棺材盖跳了m.hetushu•com出来,朝着残天扑去,残天手中拿着大印,当头朝着凶尸脑门儿砸来,我控制着凶尸躲闪开,去踹残天的软肋,一来一往他俩就战在一处,还好残天的实力虽强,可也比不上赤峰,最多也就是和柳银衫差不多,我控制着凶尸勉强和他打个平手。
眼看着残天掉了下去,可是这家伙竟然一点儿都不慌张,猛地一脚踹在棺材板上,借着这一脚之力嗖地蹿到了旋坑的边上,单手一搭坑沿,翻身跳到了地面,随手扔出一个鸡蛋把黑气驱散。
也可以说,他是我见到的最危险的人之一,不单单实力强大,手下忍受众多,如果不是因为宝阁的宝物全都在我手上,而我又绝对有能力让他们永远得不到手,他们是不会答应来破我的葬式的。
残天随手扔掉一个鸡蛋,把身边的黑气驱散,回头看着我冷笑了一声,跑了两步猛地跳了起来,轻轻地落在了棺椁上,探手从挎袋里掏出一枚木质大印!
我总算明白他要干嘛了,这小子知道五鸩凶尸葬的破发,所以才会让柳银衫和赤峰去先破掉玄阴坑,取得里边的那些鸡蛋中的阴湿之气再来对付旋坑里的黑气,这样的方法连我都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在见到五鸩凶尸葬之后立马做出安排,这可让我对这个人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不仅如此,他同时还会被凶气和阴湿之气侵蚀,如果没有应对的办法,那他只有死路和图书一条了。
想到这里我左手用力在脚上插着的长钉上弹了两下,就听砰砰两声,旋坑里射出两根棺材钉,落到了旋坑里,不过被他们压住的那根被拉得紧紧的麻绳却有力地弹了出来,狠狠地抽在旁边的那几根银针上,一下子抽飞了七八根。
柳银衫和赤峰见突然没了阻碍大喜,赶紧加快速度,又破掉两三座玄阴坑,现在他们手里已经有了二十余枚鸡蛋了。
“全都退回去,任何人不准上前,今天我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太乐道真正的棺头!”我冲着武爷他们大声喊道,现在残天他们属于外贼,我在见识了他们的本事以后感觉想要把他们留在这里有些困难,一旦被逃出去后患无穷,所以不狠狠地震慑他们一下的话,这些家伙是绝对不会服气的。
见我这里被他们夹攻,武爷他们全都忍不下去了,冲上来就要动手……
眼看着柳银衫和赤峰冲到了残天身边,为他驱散了身边的黑气,然后上去一同夹击凶尸,这下凶尸可抵挡不住了,我只能控制着她跳回了棺椁里,在这儿地方有限,根本不能容纳多人,所以赤峰首先跳了下来,开始朝着凶尸猛攻,残天从柳银衫手里抢过几颗鸡蛋,朝着正东另一具凶尸跑去。
我现在已经来不及再做出处理了,因为还要应付另一边的柳银衫和赤峰,他俩一直在不停得扎草人取鸡蛋,由于刚才的分心已经被他们成功取出了几枚,再这么hetushu•com下去的话,玄阴坑恐怕就保不住了。
我现在虽然压力倍增,可是却可以专心控制凶尸对付赤峰,而且凶尸不怕打,也不怕疼,我控制着她死命地猛扑猛打,一时间倒也能勉强敌住那么厉害的赤峰,可是有一件事却让我奇怪,明明赤峰手里有鸡蛋,自己可以驱散黑气,可柳银衫还是守在他旁边,并没有去破解玄阴坑,而且看她的神色似乎有些慌乱,这可让我起了疑心……
接着我又屈指连弹,旋坑上的银针被我一片片地抽落,与此同时,残天双手一松,只见嗖地一下,被他扎在一起的墨线像一张大网似的罩在了棺椁上,而那些没有被我抽掉的银针却突然从土里被拽了出来,竟然回身戳在了棺椁上,把墨线拉得笔直,死死地罩住了棺椁,结果这一罩不要紧,那根引出来的铁管里的黑色液体飞速减弱,很快就不再滴出了!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我本来是要拔出棺材钉用黑气喷柳银衫的,可是弹了脚上的长钉以后却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对死地里布置地棺材钉失去了控制一样……
这俩家伙眼看着残天那里危机重重,赶忙朝他跑去,准备将为他驱散身边的黑气……
又坚持了片刻,残天的体力开始下降,而且他手里的鸡蛋已经没几个了,如果再不能把凶尸打到,他的处境可就危险了,同时柳银衫和赤峰也好不到哪去,披头散发磕头磕得满脑袋都是鲜血,要用脑门儿砸那么多的和图书瓷碗,可想而知结果有多惨,没多一会儿俩人就晃晃悠悠地快站不稳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西沉,日光也不像刚才那么足了,我也稍微好受了一些。
我知道这种印是桃木所制,采用向阳粗壮的枝干精雕细琢,然后再用道家的法诀结煞,是最能克制邪物的,只要被他在棺椁上打一印,那这具凶尸就算是彻底报废了。
眼看着形势对我越来越有利,武爷他们全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而残天他们却开始脸色惨淡。
我猛然间想起了刚才见到的山脚下的异动,如果说我这里有任何情况,只有这个解释可以说得通,在死地里边还有别人存在,而这个人一定掐断了我藏在土里的麻绳,这么看来残天他们并不是五个人来的了……
这些黑气虽然是凶气,可也和外边的阴湿之气掺杂在了一起,现在又混入了凶尸身体里的怨毒,只要被它们侵蚀进身体,就会体会到死尸死时的感觉,也就是说现在残天虽然身体没什么变化,可在他感觉起来自己正是满身烈火。
这股猛烈的旋风一起,四周的黑气全都被吸了过去,包括笼罩在残天身上的那些。
很快,那股猛烈的旋风劲道开始消散,被它卷进去的黑气也开始散了出来,不过这时残天又扔出一枚,同样将身旁的那些黑气卷走,就这样一路扔,一路向前冲,很快就到了旋坑前!
“哼,想靠近旋坑,没那么简单!”我见了残天的样子冷笑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