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一章 分血梅花葬

李仙玉蟾到手,接下来肯定会杀我们灭口,以他的狠毒绝对不会放过我们,而且我从一开始也没指望他能放我们离开,趁着李仙志得意满,我从挎袋里掏出一根长钉,噗地一声狠狠戳进自己的左脚,而就在我的脚下,踩着一根被掐断的麻绳,麻绳的另一头通向了凶坟的墓室……
“哈哈哈哈,终于到手了,老东西,你当年什么都不传给我,现在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被我得到,你死了也不瞑目吧!”李仙一把将地上的玉蟾抄在手里,十分爱惜地在上边抚摸……
我不管李仙如何去拿玉蟾,远远地走开站在一旁看着,眼见着李仙窜到玉蟾面前,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可想而知他心里该是有多喜悦,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殡书的珍贵。
李仙和残天等人见势不妙,赶紧翻身趴倒在地,以防被这些银丝给割伤,我当然也早有准备,提前蹲在了地上。
只见他脸色变了变,刚想有所动作,我的右手就在脚面长针上弹了两下,就听咔嚓一声,应该是墓室里的银筷子倒了,将它前边的瓷碗敲了个粉碎。
“殡书?”我听了以后有些奇怪,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头七,不能给他,这家伙得到玉蟾肯定会去骗殡书,太乐道的东西可就要落到他手里了,咱俩作为棺头可不能让道里的绝学落在这样的人手里!”李仙还没说什么呢,残天就不干了,看着我大m.hetushu.com声喊道。
“残天,我警告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先宰了你,到时候就是头七也不会管你的!”李仙听了残天的话满脸不悦地说。
听了他的话我嘴巴都张大了,没想到太乐道的棺头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先别说其他三种绝学,就是九迁九葬钉坟诀都非同小可,而且从名目上来说,另外三种很明显不只是钉坟的诀窍了,正好和我很多不明白的东西互补。
“李仙,如果我给了你玉蟾,你不放我们怎么办?”我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笑着看着他问道。
我偷眼看了一下身旁的残天,这小子虽然极力控制,可还是能看出他正在浑身发抖,可见李仙说的全部都是真的,这小子也知道内情。
这数十根银丝是被我事先埋置在这里的,为的就是以防万一,在凶坟口布置下了一个葬式,当然也是九迁九葬钉坟诀里记载的一个和五鸩凶尸葬齐名的葬式,而且两者还能互相转换,相当阴毒,叫做分血梅花葬……
“好,没问题,你先靠后,我对你不放心!”我见他实在等不及了,笑了笑说道。
“怎么样,我知道的只有这些,把玉蟾交给我,我可以放你们下山,日后只要你们将太乐道解散,我绝不找你们麻烦!”李仙见我沉默不语,脸上稍微有些焦急,可见他对玉蟾太上心了。
要说别人售出这样的话来,我没准儿还和_图_书考虑一下,这小子本身心思就不正,现在竟然给我来谈论太乐道的大义,简直可笑至极。
想要弄明白玉蟾的所有秘密,今天可是一个好机会,一方面可以让李仙投鼠忌器,另一方面可以得到秘密,如果换了别的时候可就没这种好事了,而且我也不能以此要挟他放我走,那样只能让他恼羞成怒,就算毁掉玉蟾也要把我给杀掉,那不是我要的结果。
我虽然不知道,可是我旁边的残天听了却右手颤了一下,神情也稍微有些吃惊,不过这家伙马上恢复了平静。
“你放心,我对什么劳什子殡书不感兴趣,快说!”我哼了一声,瞥着他说道。
瓷碗一碎,血污了麻绳,只听嗖嗖声不断,四周突然探出数十根棺材钉,紧接着无数银丝崩了出来……
这小子肯定知道内情,就算不知道也绝对知道殡书是什么东西,看来他的目的和李仙都是一样的,从他们紧张的程度上来看,这殡书绝对非同小可,里边记载的绝对是绝学!
残天的脸色更难看了,凭李仙现在的身手绝对可以在五招之内杀了他,而且我也绝对不会用玉蟾去要挟李仙放过他的,所以听了李仙的话残天立马不说话了,低着头退到一旁,这小子就是这样,看起来挺硬实,结果一面临生死就是个窝囊废。
在墓室里,还摆放着那只瓷碗,瓷碗里是我的鲜血,当然在瓷碗的后边还立http://m•hetushu.com着那根银筷子,麻绳就套在上边。
见我离开了,李仙飞身朝着玉蟾扑去,而旁边的残天身形也是微微一动,可以看得出来他也想去抢,可是等他看到李仙正用恶毒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时候,这小子还是叹了口气停了下来,看来他是选择了保命了。
我的动作幅度很大,对面的李仙和旁边的残天都看到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我这么做,绝对有不寻常的图谋,李仙肯定能够意识到不好。
这老东西,还在对以前老棺头的做法耿耿于怀,按照人品来说,老棺头的做法肯定是对的,而且李仙不仅把自己害了,还害了洛爷,按说以我对洛爷的了解来说,他是一个十分耿直的人,同时也是个火气很爆的人,所以才会被李仙不停纠缠,然后和李仙赌斗一生,让老棺头失望,这才把他俩赶了出来,另选林瑄为太乐道的棺头,不过可惜,林瑄并没有什么作为,就让李仙控制着我给捅死了。
我见差不多了,轻轻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朝后边走去!
李仙见残天退开了,自己也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示意我把玉蟾放下,我笑了笑走到这片空地的中间,轻轻地将玉蟾放在地上,然后看了看李仙和残天柳银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玉蟾上边,每个人都开始心跳加速。
“不对,你还有话没说,为什么要当太乐道的棺头需要玉蟾和玉龙脊?如果你m•hetushu.com不给我说清楚,我宁愿让这玉蟾毁在我手里。”我再次举起手里的玉剑说道。
不过这也让我另外多了一层担心,他从一开始就在打九迁九葬钉坟诀的主意,后来因为要利用我才几次三番没有对我出手,可是以后却没有这个顾忌了,没准今天他就要食言,想先得到玉蟾,然后再抓住我逼问九迁九葬钉坟诀……
据我现在对所有知道的信息总结来看,太乐道以前确实是个比较强悍的组织,可是后来因为变故才四分五裂了,这次的分裂似乎和以前那个持宝善生有关,所以升棺八法被她带走了,九迁九葬钉坟诀则一直留在了太乐道,后来传到了老棺头手里,之后又给了洛爷,这才让我机缘巧合得到,殡书则和这个玉蟾有关了,带着里边的见证之物去风南山,自然会有人来还书,或者是有其他什么事情,而那本八目混珠隐坟诀目前还没听说过。
这些东西都没有被李仙毁掉,因为整座五鸩凶尸葬还没有被迫,一旦银筷子把瓷碗敲碎,被李仙控制的葬式虽然不会因此而彻底损坏,但也要受到不小的影响,现在一切正常,也就是说里边安然无恙。
我猜想李仙还不知道升棺八法已经落入了红缨之手,也可以说红缨肯定交给了残天,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比残天交出来的。
“好吧,今天我就给你说明白,反正你们也翻不了天去,这里已经被我牢牢掌控,和_图_书头七,你给我耍花样也没用,如果玉蟾有任何闪失,我保证这里没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去。”李仙冷冷地看着我说。
“嘿嘿,你们两个都自诩是太乐道的棺头,其实事情远比这些复杂,太乐道近千年的沉积,难道就只有你们几十个人这点儿实力?大错特错,那是因为太乐道被人毁了,而且作为太乐道的棺头来说,就凭你们两个的本事还差得远,想要真正成为棺头,必须要会四种绝学《九迁九葬钉坟诀》、《殡书》、《升棺八法》、《八目混珠隐坟诀》,头七你学了九迁九葬钉坟诀,还算是稍微有点儿本事,但是距离棺头还差得远,至于你残天,狗屁不通,也不知道从哪学了点儿杂七杂八的东西,呸!”李仙冷眼瞧着我俩说道。
“你放心吧,就凭你们几个还掀不起什么大浪,我要捣毁你们这两个狗屁不是的太乐道简单得很,没必要用这个骗你们!”李仙已经急得满头大汗了,眼看着我用手里的玉剑在玉蟾上边来回比划,赶忙给我解释。
“好了,秘密我已经告诉你了,千万不要伤到玉蟾,你可是答应好了的!”李仙现在眼里已经全是玉蟾了,紧张地对我说道。
现在看来想成为太乐道的棺头,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而且还几拨人马同时争抢,鹿死谁手时未可知,不过我猜想李仙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要得到那些绝学,因为他对太乐道的仇恨已经到了一种变态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