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三章 玄纸祭尸

“啊!你……”李仙惨叫一声赶紧抽身后撤,使劲儿甩了甩自己的手指,然后一脸惊恐地看着高个子。
高个子见了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加快了烧纸钱的速度,他身后的那些哭丧棒哒哒地敲着地面,尸体一下一下地向上用力,想要从银河里挣脱出去,可眼看着到了尽头,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出不去,急得高个子满头大汗。
还要他看不到阴影里的我,从我身前不远处跑了过去,最后停在了宅子的大门口。
“好啊,我正愁你不动手呢!敢跑到这儿来撒野,真是吃了豹子胆了!”高个子冷笑一声,挥拳朝着李仙扑去。
五彩河沙撒好以后,高个子退到院子门口的位置,从随身的挎袋里掏出一摞黄纸,随手撕了几下,将黄纸撕成了一个个纸人的形状,然后掏出一卷红绳,嘴里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用红绳将纸人扎好,等他将纸人放到地面上的时候,那些腰中扎着红绳的纸人竟然站在地上了……
眼看着这个高个子飞速地朝宅子跑来,我紧贴在墙上一动不动,这家伙这么诡异,如果被发现的话肯定难免一场角斗,虽然我不怕他,可到时候万一让李仙趁机逃走就遭了。
“噗噗噗!”那些沾了血的纸钱刚一落到盆里就猛烈地燃烧起来,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传遍了整个院子,紧接着高个子身后的那些纸人几乎在同时全都扑倒在地,银河里的那具尸体就好http://m.hetushu.com像再也没有了力量支撑,无力地被沙流给推了出来,而所有的河沙也在这之后失去了光彩……
只见在两三亩地的大院子中间,刚才见到的那个高个子正将尸体放在地上,也不知道这家伙弄这么个东西回来干嘛,我又看了看刚才李仙出现的位置,只见在墙角的黑影里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不用说了肯定是李仙藏在那,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话,根本看不出来那里还藏着个人,看来李仙也不想打草惊蛇,想要看看这个人要干什么。
“给我围住他,别让这老家伙跑了!”我见时机成熟,突然跳到墙头上大声喊道。
武爷去了以后我爬上墙头,露出双眼朝宅子里看去……
李仙听了有些意外,但还是不信他的话:“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说,你在这里干什么勾当,如果不说实话,我今天就让你和这具尸体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老东西,都快进棺材了还这么不老实,今天让你知道爷爷我的厉害!”高个子大笑一声,还是像刚才一样,一拳朝着李仙打过去。
我躲在墙头见了这高个子的架势,立马就看出来了,他绝对是个二愣子把式,有着一膀子力气,可是对功夫的招式上了解不多。
将一摞纸撕成的纸人全都按照顺序放好,又掏出一把哭丧棒插在它们手里,所有纸人排成四列面向那具尸体和*图*书,高个子又在纸人前四五米远的地方放了一个小木盆,点燃一把纸钱放到里边,立马一股青烟冒了起来,那些纸人全都毕恭毕敬地站着,等纸人烧到一半的时候,那些纸人竟然开始朝着尸体慢慢弯下了身子……
我长出了口气,探出一点点头看去,只见他左右看了看,见四处无人将死尸放下,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然后抱着尸体进了宅子……
别看他身形高大,可动作却很快,李仙的手还在疼,只能像刚才一样仍旧从他的拳下躲过,不过这次李仙可不敢再用爪去抓他了,一转身跑到高个子的身后,挥拳朝着高个子的尾椎骨打去,这一拳要是打实了,高个子以后肯定瘫痪了。
五彩河沙是被他用按照一种古怪的图形撒置的,没多一会儿尸体就好像身处一条银河之中,随着月光的照耀,整条银河似乎游动了起来,看上去这具尸体好像正在银河中随波逐流……
“这老家伙,还真是挺能沉得住气的,他要出去,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怎么样了。”我见李仙在一旁偷看,也隐藏好自己,看看这个高个子到底要干嘛。
李仙知道了,眼前这个高个子虽然看起来出手平淡无奇,可是却眼明手快,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刚才两招只不过是在扮猪吃老虎,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想到这里李仙转身就跑,想趁机溜走。
慢慢地,这些纸人手里的哭丧棒轻和-图-书轻地点在了地上,就听呼的一声,一阵阴风刮起,整座五彩河沙组成的银河竟然好像被这阵阴风给刮起来一样,像真正的河流似的动了起来,那具尸体也随着河沙掀起的波浪开始飘动。
这时候在另一边的武爷也跑了过来,我让他赶紧去通知大伙儿提高警惕,将整座宅子围好,不管是李仙还是刚才那个人,都不能让他们跑掉。
就听哗地一声,几十张纸钱像雪花一样飘散下来,当头朝着高个子罩了下去。
本来高个子都要冲上去狠狠教训李仙了,可听了古家后人这个词以后浑身一阵,旋即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仙说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只见那个高个子将头冲西北,脚向东南放好,掏出一把晶莹剔透的五彩河沙在尸体身旁撒了起来,这种河沙可和普通的沙子不一样,一百斤河沙才能洗出来不到一钱,这家伙随手撒出去的一把就需要反反复复洗上千斤沙子才能得到这么一点儿,可见其珍贵程度。
突然听到动静把高个子吓了一跳,赶忙想回身观瞧,可是看到动空中落下来的纸钱,这小子大惊失色,赶紧用手去接,可是那么多一起往下落,他两只手怎么接得过来,眼睁睁地看着其中十来张落进了木盆里……
而且河沙流的方向是向着门外的,可是尸体竟然反方向朝着里边飘去,不过显得异常吃力……
就在这个时候,李仙有m.hetushu.com了动作,这老东西悄悄地站了起来,掏出一张黄纸,用手叠了两下,然后撕开,留在他手里一摞纸钱,接着咬破中指在纸钱上边滴了三滴血,猛地朝着空中扔去。
等他关好门以后我看了看墙头上的李仙,这会儿他早不见了踪影,肯定跟着刚才那人回去了,于是我赶紧从拐角出来,溜到宅子的墙角下。
“谁,是谁在捣乱,给我滚出来!”高个子见了像疯了似的转过身,朝着刚才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可就是这时,也不知道高个子的身后是不是长了眼睛了,突然抬起小腿往后踢了一下,脚后跟正好踢在李仙的左腿膝盖骨上……
接着李仙冷笑一声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一脸不屑地看着高个子说道:“看来这次我没找错人,你就是古家的后人吧!”
“这……这不是当初柳银衫和赤峰破玄阴坑的方法吗,他俩肯定是残天教的,难道说残天和这个人有什么联系?我说怎么他的所学那么古怪呢!”我一眼就认出了高个子扎纸人的手法,心中奇怪的想道。
这一招儿别说是他了,就是林海见了也要躲一下,绝对不敢硬抗,否则的话就是一块儿顽石也要被他抓个粉碎,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李仙的利爪抓到高个子肚子的前一刻,这小子突然一收腹,然后又猛地弹了出来,而李仙的一抓之力已经扑空,手指全都聚拢到了一起,被高个子的肚子一弹,猛地压了他m.hetushu.com指关节一下,就听咔吧咔吧几声,李仙的五根手指全都脱臼了……
“乖乖,不得了,这样的手法我可做不到,看来这人是个高手。”我有些自愧不如地叹道。
高个子脸上立马冒出一层冷汗,十分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你到底是谁,不说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了。”
果然李仙见了他一出手就不屑地笑了笑,一偏头从他的全下闪过,左手边爪,狠狠地抓向高个子的小肚子。
李仙又是惨叫一声,一条腿往后蹦了几步,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膝盖,可是这一脚太狠了,踢得他满脸是汗,浑身不住地哆嗦。
“我叫李仙,太乐道的棺头,今天找你就是为了拿回殡书!”李仙已经确信了高个子的身份,大笑着说道。
高个子见了开始在木盆里继续加纸钱,他身后的纸人们开始磕起头来,速度越来越快,那具尸体也越来越猛,逆流而上,很快就要到银河的最顶端了。
“哈哈哈哈,你这人有意思,好吧,我就告诉你实话吧,这里是古家的宅子不假,可要说我是古家的人,貌似还有点牵强,他们家早在一百年前就死光了,我只不过算是他们的外戚,你说的殡书确实有其事,但是自从古家人死光之后已经没人知道殡书的下落了,所以你问我也白搭!”高个子也笑着回答道。
“哼,少狡辩了,你的这套玄纸祭尸的奇术,恐怕只有殡书里才有记载吧,还说你不是古家后人?”李仙冷笑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