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六章 吊棺

眼看着蜡烛点燃以后渐渐融化出一滴油滴,顺着蜡烛流到了红绳上,然后一分为四,慢慢顺着红绳往下流,如果换成普通的蜡烛恐怕烛油早就凝固了,可这根是从百年老棺的棺材板里提炼出来的木油做成,特别难凝,所以这四滴烛油一直顺着红绳流进了水里不见了踪影。
看村长的意思他们也挺膈应这东西的,见我们能把它弄走,十分高兴地答应了下来,于是我们从村子出来,跟着张魁继续向西走了四十多里山路。
正好我也对他的五彩河沙很感兴趣,以前只是找到这种方法,具体如何洗出来还没见过,于是点点头应了下来。
这里几乎已经快出了风南山的地界了,而且临近城市,是一个比较大的采砂场,不过张魁却选了附近的一条小河,河道里沙子虽然不多,但是却很细腻。
张魁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开始手把手叫我们,让我们练习,我们三个一直从中午洗到傍晚,我终于可以在手里留住一小撮沙子了,不过距离张魁的程度还早得很,别看林海功夫那么高,可说起洗沙来还不如我呢,忙活了一下午都没能留住一粒,气得他使劲儿打了河水几拳不洗了。
我慢慢从柳树上爬下来,回身看了看被吊在河中心的棺材,那两根红绳结实得很,一点都没有断裂的痕迹。
将蜡烛点燃,轻轻地放在柳树的主干上,红绳在树干的左边两根,右边两根,平安无事和*图*书牌也已经入了水。
天色渐晚,张魁一共洗出来一碗五彩河沙,而我的却连一钱都不到。
这个时候张魁全神贯注地看着那团被自己弄起来的河沙,双手开始在水中来回搓了起来,并不时地伸手由下而上去抓住那些被冲走的沙子。
就这样我们三个在沙场附近的一间破屋里住了下来,每天到沙场去洗沙,林海没有这个耐性,我就让他回去通知了一下武爷他们,让他们放心。
怎么说这具棺材至少都有四五百斤重,更何况还是浸在水里,嵌入了淤泥,如果没几千斤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把它提起来的,可我就是凭借着这四根小小的红绳办到了,看得岸上的张魁和林海擦了擦眼睛,还以为看到了幻觉。
岸上的张魁和林海互相看看,不知道我在搞什么名堂,可是过了没多一会儿,随着红绳被我一点点地拉紧,水花一翻,一面硕大的红色棺材盖浮出水面,接着整具棺材慢慢地被红绳提了出来。
“用钩子勾开棺材头的两根红绳!”我扭头对张魁和林海他俩喊道。
张魁见我答应了十分高兴,拉着我朝村子走去,我们先是找到了村长,告诉他我们已经把黑水河里的那具女尸给起出来了,让他告诫村民千万不要去碰棺材,也不要上到柳树上边,以防有人晦气沾身。
“哦……好!”张魁和林海都看傻眼了,听了我的话赶紧伸出手里的木棍,用上边的www.hetushu•com铁钩勾住棺材头的两根红绳,轻轻一用力,本来粘合得特别结实的平安无事牌啪啪两声掉了下来,巨大的棺材呼地一下,被剩下的两根红绳牵着在河面上荡了起来,飘飘摇摇地好像快要断掉,可就是不断。
我和林海本来就很感兴趣,听了张魁的话以后脱掉自己的鞋下了水,学着张魁的样子将河底的沙子铲上来洗,可是细腻的河沙被我们一抓立马就随着河水被冲得一粒不剩,这时我们才明白张魁的手法有多厉害。
“刚上岸的水棺晦气很重,要吊在这里暴晒十八天,而且这里边的尸体是上吊死的,所以怨毒很重,我让棺材头向下,就是为了泻出她身体里的怨毒,省得对咱们不利。”我看了看棺材对他俩解释道。
随着棺材越来越高,我手下的红绳已经盘成了一盘,红蜡烛也燃烧殆尽,最后化为一摊烛油,将红绳固定在了树干上,这时候棺材已经被提出水面三米多高了。
张魁和林海手了钩子,朝我比划了一下大拇指,尤其是张魁,他现在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以前还是一脸自傲,以为自己有点本事没把我这个孩子看在眼里,可现在眼神里却充满了敬畏。
还有他的玄纸祭尸之术也毫无保留地交给了我,这种秘术并没有什么太强的作用,只是能将自己办不到的事情通过一种比较邪门的方法达到,就像柳银衫他们可以不和*图*书动手让驴头突出鸡蛋,张魁自己不动让尸体随着沙河飘动,这都是玄纸祭尸之术达到的奇异效果。
我和张魁赶紧安慰了他一下,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自从我们走了以后,他就每天在这里来看着棺材,不让其他村民们动,可是他七岁的小孙子有一天来找他玩儿,小孩子好奇,用石头砸了一下棺材,村长没拦住,但是看孙子没事就让他回家了,结果这孩子回家以后一病不起,浑身上下发冷,满脸通红,还总想着吐舌头,撑到今天眼看着就要断气了……
当然了,我也教会张魁不少东西,让他对我钦佩不已,几天相处下来我们已经成了不错的朋友,但是对于殡书的事情,他还是说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拿到,因为古家的人已经死光了,就算拿着信物来风南山也一样没用。
“果然厉害,看来你的功夫都是这么练出来的吧,每一个动作都要配合手指和河水冲刷的力度,还要事先预料到那些沉些的沙子的动向,先一步阻挡它们,否则就会流失!”我旁边的林海可是个功夫高手,一眼就看明白了张魁的功夫和洗河沙有关。
还真像我和林海猜的那样,张魁看了我们一眼后将双手狠狠地插进了水下的那层沙子里,用力想上一扬,一大团河沙被他铲了上来,河水虽然不急,可还是把河沙给冲得四散。
“那好,这次真是多谢你了,我这就去找村长,让他们别和_图_书乱动棺材,对了,反正你们也没什么事儿,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洗五彩河沙?”张魁现在满脸都是兴奋,十分期待地对我说道。
“怎么?别小看这几块儿牌子,我用的可是秘法,等着瞧好吧!”我一边笑着回答张魁,一边取出一支红色的拉住,将那拴着平安无事牌的四根红绳拴在蜡烛上!
虽然有点失望,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真的不能找到殡书,那我只能作罢。
十八天了,我们收拾好以后回了黑水河,可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村长正在那里焦急地转圈儿,见到我和张魁以后嚎啕大哭,说他家的小孙子就快不行了。
等到滴下十八滴之后,我用手攥住蜡烛,轻轻地在原地一拧,将四条红绳卷起来一点点,接着滴一滴烛油,我就转动蜡烛一下,再滴再卷!
“孩子已经没事了,以后注意点别让他乱碰不干净的东西!”当先一个十分貌美的女孩儿说道……
我和林海很是纳闷儿,难道说洗这五彩河沙不用任何工具?用两只手怎么在水里洗呢,那不全都被水给冲走吗。
一开始水里比较浑浊,我们看不到张魁的动作,等后来沙子里的杂质被水冲走以后,我们可以看到张魁的手在不停地阻挡那团沙粒从自己面前被冲走,他的手速越来越快,渐渐地我看出了点儿门道,那些比较沉的沙子被他在手里来回翻滚洗刷,而那些细小较轻的则任由它们被水冲走,可见张魁的和_图_书眼里和手指的灵活度是多么的好。
“恩,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有这么个手艺,我自然也不例外了,你们有兴趣可以一起来试试,尤其是你,林海,你功夫虽然高强,可还达不到上乘,料敌先机,先发制人才是王道!”张魁边洗河沙边笑道。
“嘿嘿,我也给你们露一手,这洗五彩河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张魁笑着对我说,然后脱了鞋,卷起裤管趟进小河里。
十八天之后,河沙准备得差不多了,说实话这些天我和张魁处得不错,教了我不少东西,别看只有短短的十几天,我现在已经目力过人,一个平常人如果稍有一点动作我大概就能猜到他要干什么,这可让我欣喜若狂,本身我就是个体质较弱的人,练武功也不合适,现在有了张魁洗沙的方法,我以后也可以继续练习,以后不难成为张魁这样的高手。
而我事先放下去的四块平安无事牌,此刻正被已经凝固的烛油粘合在棺材的四个底脚上!
“咱们什么时候把尸体取下来?”张魁搓了搓手心问我。
我和张魁听了赶紧跟着村长跑回村子,可是我们刚进他家们,正从里屋走出来几个人……
接着蜡烛越烧越旺,烛油开始不停得往下滴,全都顺着红绳流进了水中!
“头七,你这样就能把睡下的棺材起出来了?这具棺材可是嵌在淤泥里的,我试了不下十次,都没能把它给弄出来……”张魁手里拿着钩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