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六章 洗血桩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和白瑞就这样僵持着,而麻绳却越收越紧,耳听着水里咕咚咕咚地翻了几下水花,看样子那两具尸体已经快到水面了,再坚持四五分钟就可以把葬式破掉了!
“这里怎么会有人呢?按说葬式里边是不可能存活的才对……对了……是他……”我猛然间恍然大悟,想起一个人来!
我们现在面对着白瑞,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我看得很清楚,当这小子见到麻绳收进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而且久久都没能恢复平静,我想他的心里现在应该已经开始紧张了。
可是我们五个现在都不能过去查看,要怎么样才能靠近呢……
“不好!”我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可对面的白瑞根本没动静啊,甚至环抱在胸前的双手都没放下来,这我可纳闷儿了。
这下我可没办法了,其他兄弟根本就没办法出来,更别说下到水潭里了,附近也没什么我可以用到的东西……
于是赶忙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两具已经泡得发白的尸体已经被拉出了一半儿,只剩双腿还在水里,按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可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下边拉住了他们一样。
现在看来,整个葬式全都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唯独两具尸体的双腿还在水中,而且我上次下水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只是靠手摸到了尸体,照这么看的话,如果有什么猫腻http://m.hetushu.com的话,一定就在尸体身上了,而且应该还在他们的双腿上。
看到这里我心里可翻腾了起来,如果我们五个人中间有人离开去查看的话,那么就会停止滴血,那样木桩也就不会再转动了,破葬更是没有了可能,可是不去的话,现在同样不能将尸体给拉上来,这可把我给急坏了。
哗!两声轻响,应该是那两具尸体被吊出水面了,而我现在全神贯注地盯着白瑞,看不到身后的情况,不过也猜测着尸体再用不了几分钟就可以被拉上来了!虽然我现在失血过多开始出现眩晕,可精神还是紧绷着,不敢放松一点儿警惕。
这一根木桩一转,其他的木桩也紧随其后,在土里慢慢旋转,麻绳被拉得越来越近,可以看到伸进水里的那两头儿开始慢慢往上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把下边的两具尸体给吊上来。
我不管他,继续控制着麻一他们往前挪,五个人轮番向前,又过了三分钟,我终于站在了对岸,那五根木桩现在就插在我面前不远的地方。
我们五个就这样在石柱子上依次互相抱着往前挪,大概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我们终于靠近了对岸,虽然脚上不时感觉有什么东西拉一下,可对我们这样双脚站立来说根本就构不成什么威胁,更别说那些只靠呼吸伤害我们的血气了,根本没造成和图书任何影响。
可是紧张归紧张,他还是站在原地没动,也没有说什么,就那么紧皱眉头地看着我们……
我们的血是鲜红色的,木桩上冒出来的是黑红色的,而且还散发着恶臭,但奇怪的是鲜血落上去以后就像用水洗污渍一样,将木桩上黑红色的污血一点点地冲刷了下去……
将其他人抱上来以后,我并没有让他们去拔出木桩,而是仔仔细细地又将它们的方位和麻绳看了看,最后终于确认我先前的猜测一点没错,这就是反置的万尸血海葬,按照我先前的计划,将木桩拔出来以后再重新以我布置下的方位查下去,用血水洗干净污血就能吊上那两具尸体,万尸血海葬就算彻底破了。
随着身后的哗啦声越来越大,我可以感觉到那两具尸体的大半部分都出水了,现在也到了最紧张的时刻,我们五个人的血滴滴答答地往下落着,白瑞虽然看起来有些紧张,可还是没有动作……
我指了指那五根木桩,麻一他们每人走到一根前,我也来到中间这里,五个人同时把右手抓在木桩上,立马一股粘稠的感觉传进手心,准好就绪以后,我心中默数一二三,猛地把手里的木桩拔了出来,其他人和我一样同时出手,木桩拔出来以后我站着没动,身旁的麻一和王袁迅速交换位置,将手里的木桩钉在了我左前方和右前方,这也是麻绳能够拉伸的极限了,同时廖天和*图*书魁和另外那个兄弟也向后挪动了三尺,斜着将手里的木桩钉进了土里。
“这是什么?”我正急得团团转,突然发现右边草丛里露出来一片衣角,而且看上去很熟悉的感觉……
二十分钟,我们的血要不停地冲刷木桩,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挺住,但是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所以为了大家可以冲出来,还是咬牙坚持吧。
“怎么样头七,没想到吧,别以为自己学了点儿杂七杂八的东西就自以为了不起了,我布置下的万尸血海葬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破掉的。”见我脸现急色,白瑞冷笑着说道,看他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的万尸血海葬十分有信心。
木桩方位摆好以后,我们五个同时抽出小刀,狠狠地割在自己左手腕子上,鲜血哗地一下流了出来,我们将手腕子放在木桩上方,流出的鲜血全都滴在了木桩上。
将麻一放好以后,我回身又把王袁抱了过来,交给身前已经站好的麻一,再由麻一放到他身前的石柱子上,这样的话一个接一个向前挪,不至于出现我一开始在石柱上走动时的眩晕感,只要我们不掉进血水潭,那么成功通过的几率将大大提高。
“看来这小子功夫虽然很好,也懂得一些不错的钉坟术,不过可惜了他不是我升棺八法的对手,像这种起尸术,估计他做梦也想不出来,难怪会如此吃惊!”我心里冷笑了一声,继续用血洗刷木桩。
眼看m.hetushu.com着葬式就要被我给破掉了,可是对面的白瑞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这可让我奇怪了,按说他的目的是困住我们,或者是把我们杀死,可是为什么会眼睁睁看着我破掉葬式不出手呢,现在哪怕是他重新布葬也一样来得及,完全可以再次把我们困住,难道是想等一会出手将我们给打死吗,这样恐怕有点太冒失了,根本不符合他这么阴险人的性格。
我没有答话,现在脑袋在飞速地盘算着如何应对,可以说我们现在一不小心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一个处理不好自己的小命都有可能丢掉,如果再过十分钟还是没能拽动尸体的话,我们几个的血流过多,肯定会晕过去,而且距离一时三刻也没多久了,再不破掉葬式的话,麻一他们四个没能取下桑树钉就会永远死掉,葬式没破,取下来也会被血气给侵蚀而死。
“尸体和麻绳没有任何变化,白瑞也肯定没有对葬式重新布置,这么说是他一早就动了手脚,可是他能怎么样才能在不破坏葬式的情况下还能达到不让我们把尸体吊上来呢……”我越想越奇怪……
与此同时,被我钉在托盘上的木桩竟然随着鲜血的冲刷,在托盘上慢慢旋转了起来,虽然速度很慢,可还是带动着麻绳开始一点点地卷在木桩上……
我不管他,反正现在我是在破他的葬式,他过来也捣不了什么乱,如果进入葬式的话,没准他自己还会遭受牵连。www.hetushu.com
嘎喇!就在这时,麻绳突然一紧,再也没了动静,本来旋转的那五根木桩竟然硬生生被麻绳给勒停了下来。
见我竟然相处这样的办法,对面的白瑞终于站不住了,歪了歪头从小山上走了下来,不过下来以后就没再靠近!
他们都定好以后,我取出一只木托盘,扔在脚下以后将手中木桩狠狠地钉在了托盘上,托盘很厚,所以没有钉进地面。
白瑞的脸色变了变,看样子以前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不过这小子还有点儿城府,虽然被我呛了几句,可还是硬生生憋了下去,站在那里又没动静了。
“白瑞,我也提醒你一声,别以为自己有点儿本事就目空一切,有的是人能对付你!我自然就是其中之一!”我不屑地看了看他,笑着答道。
“头七,不得不说你的确是有两下子,佩服之至,不过别把我布下的东西想得那么简单,这反置的万尸血海葬你以为就那么容易破吗,弄不好你们五个人的血都放干了还没能把尸体吊上来!”我们对面的白瑞见我很轻松地从血水潭里走了过来,冷笑一声说道。
越是到这样关键的时刻,我心里越是紧张,万一这个时候出现什么差错,非但葬式破不了,我们也不能全身而退,到时候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白费,如果真那样的话,再找人出来吊纸尸对我们来说可就损伤太惨重了,到时候根本没办法牵制白瑞,想送出林海去找张魁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