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八章 灵菌

如果没有红木盒子里的指示,别说是他了,就是风水见长的麻一都不可能找到这个二十八气吊阳穴,单凭从远处看或者在山上转是绝对没用的,只会看到到处都是浓密的山林和花草。
被破掉的是四水星宿,接下来是四火、四土、四金、最后才是四月、四日,一共二十八座大山被武爷他们由远及近全都钉了一遍,到最后我把手里的银丝拴在一根血木钉上,钉进了被雷劈开的山缝里,武爷他们也将四根银丝用棺材钉钉在了风南山的东南西北四个山脚,顿时整座风南山上寒风凛凛,温度下降了十多度,植被们眼看着无精打采了起来,估计用不了一天时间恐怕就会枯死,那时将是风南山的二十八气吊阳穴被彻底破掉的时刻!
破风水穴可和破葬式不一样,如果单纯只是破葬式的话,只要将其中起到关键做东的物品或者手段毁掉就可以了,但是破风水穴就需要让风水穴的效果消失,或者是让它达到相反的效果,相比较起来破葬有危险,破风水穴没有什么危害,除非自己做的太绝太过。
第二天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左右需要的东西全都准备好了,带着太乐道左右人和张魁沐风灵一起去了风南山,不过我们没上山,因为整个二十八气吊阳穴的方位我已经了如指掌,并不需要再上去查看!而且让我不得不佩服的是沐风灵从始至终都没再问过我一句话,就好像武和图书爷他们一样对我有信心似的,真够沉得住气的。
接着我用手轻弹了一下银丝,武爷他们见了用剪刀把银丝剪断,掐着那头从山上慢慢走下来,然后又上了稍微近一点的四座,同样是东南西北各一座,等上到山顶以后从挎袋里掏出四根岩石雕刻的棺材钉,同样是用银丝在上边缠了起来,我也在同时再次挤破手指,分了四滴鲜血向着他们飘去。
“恩,这种东西一定生活在整座风南山灵性最强的地方,按说方圆一百里的气运都集中在了这座山上,应该有一处绝佳的风水才对,可是我找遍了整座山头,根本没有发现这样的所在……”沐风灵无奈地说道。
“多谢了,我……我没想到你们会这样……以前的事多有得罪了!”沐风灵听了立马双眼含泪地朝我拱手说道!
“这么说来你家有人病重了?”我听了有些奇怪,除此之外绝对不会让她违背老祖宗的祖训,前来挖掘风南山的。
沐风灵听了我的话微微一愣,眯着眼睛看着我,然后看了看我身旁的武爷他们,见所有人都笑眯眯的,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不过她也是城府较深的人,并没有多问,而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说,殡书的附近很可能会有灵菌?”我奇怪地问,这种东西我可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它的习性,更不知道它和殡书之间还能有什么联系,才能让沐风和_图_书灵找上我一起来寻找。
“二十八气吊阳穴?看来我以前还真小看了你了,没想到我这次真找对了人,我弟弟总算是希望了!”沐风灵点点头说道。
“你们既然是为了保护殡书的,现在为什么又要挖出来呢?”我越想越不明白,沐风灵一家也算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么就都坚持过来了,而且根本就没对升棺八法动过歪心思,可见她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是因为什么绝学,否则早就拿了升棺八法的下半部走人了。
“你也不用为难了,我可以看得出来你确实对殡书没有贪图之意,你说的对,我们太乐道这次必须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这次咱们也算是各有所需,这个交易我答应你了!”我笑着对沐风灵说道。
二十八星宿的方位是死的,所以想破起来并不难,只不过需要的人手众多,步骤繁杂一点,凭我们这些人手根本不可能同时将整个风水穴给破掉,于是我想了个分而击之的办法。
我见差不多了,用手轻轻一弹手里的银丝,武爷他们四个很快就感觉到了,每人从挎袋里掏出一根朱砂矿石磨成的棺材钉,通体通红,尖厉异常!
在大家都明白了以后,我从挎袋里掏出一扎极细的银丝,牵出四个线头交给张魁他们四个,四个人拉着线头朝那四座山走去,我把这一扎银丝高举头顶,一步步朝着风南山山顶走去!
“二十八宿星分为m.hetushu.com四金、四木、四土、四日、四月、四火、四水,破的时候可以用相应克制之法四四而破,张魁、林海、武爷、沐风灵,你们四个每人带着四个兄弟,拿着一应器物到东南西北这四座山顶,听我号令……”我把破穴之法详详细细地告诉了他们四个。
四枚岩钉同样被武爷他们钉在了山顶,那四滴鲜血一样渗入了山石中,接着有一股更猛烈的寒风吹了过来,让我不禁打了两个寒颤。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股寒风就预示着这里的气运已经重新被那四座山给夺了回去,也就是说我们已经破掉了最远处的四木!
“实话告诉你,我们已经在这里算计了李仙一次,也利用他手里的信物成功找到了殡书的准确下落,不过我并没有自己取出来,为的就是想看看你到底为什么找我来挖风南山,在听到你要救人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必须帮你这个忙了,一天以后吊阳穴就彻底破掉了,那是装有殡书的棺椁就会出现,希望能找到你想要的灵菌吧,如果没有的话,也可以帮你去看看弟弟的病有没有其他的方法,我们太乐道里边的能人可多得很!”我把实话和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沐风灵!
武爷带着众人来到风南山山顶,别人表情都还正常,毕竟已经看过很多次我破葬了,对我的手段已经不那么惊讶了,唯独沐风灵是第一次见我破葬,上来以后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我半天http://www.hetushu.com,眉头都皱到一块儿了,还不时地吸气,就好像在看一件稀罕物一样……
随着我们的分开,四根银丝被我们逐渐链接在风南山和属于四金方位的大山连了起来,长话短说,等我山道山尖的时候,他们几个也正好答道了那四座山的顶峰!在阳光的照耀下,四道闪着银光的银丝闪烁在我们手中。
“你可别把我看成那样不遵守承诺的人,我们说了不会动殡书就绝对不会去碰它一星半点,哪怕是因为灵菌我也不可能挖风南山,前阵子我见到了你们,也知道了你们的身份,而且暗中观察各位的行事,的的确确可以担当起太乐道这杆大旗,所以把殡书还给你们是理所当然,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去取灵菌了,我弟弟得了一种怪病,如果没有灵菌的话恐怕活不到下个月,所以我才让张魁去请你回来。”沐风灵脸色惨白地给我解释,看她提到弟弟时的表情就知道她俩感情很深。
“别奇怪了,我虽然年纪不大,也毕竟是太乐道的棺头,没点儿本事怎么带着兄弟们,这小小的二十八气吊阳穴又不是什么厉害的邪葬,破它简单得很!”我笑着对沐风灵说道。
我和武爷他们互相看了看,轻笑着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正好我这里缺个人手,你只要配合我的话,保证你能在三天内得到灵菌!”
我见她同意了,笑着让张魁给安排了个房间,然后开始和武爷去准备破风hetushu.com水穴的东西。
朱砂钉取出来以后他们开始将手里的银丝在上边缠绕了起来,几乎在同时,我咬破左手中指,轻轻挤出一滴鲜血在手中银丝上抹了一下,一瞬间这滴鲜血一分为四,分为四个方向顺着银丝朝着四山头飘去……
沐风灵听了大喜,站起身来朝我拱了拱手:“多谢棺头应允,有咱们一起寻找的话,估计很快就能找到风水穴的所在了。”
“唉,你有所不知,我也是为了保全我们沐家,风南山的风水我很清楚,独享了方圆百里的气运,在这种地方肯定会有一种东西,名为灵菌,其实也就是山水灵气太盛,借助一些菌类滋生而出,就算得病再重,只要吃下去三天内就能痊愈,就算是要死还没断气的,吃上两口也能多活三年,乃是天地间一等一的灵物!”沐风灵叹了口气给我解释。
接着武爷他们分别合五人之力,狠狠地把手里的朱砂钉插进了脚下的山泥中,那滴鲜血速度不减,正好顺着朱砂钉渗透进了土里,接着只听噗地一下,朱砂钉上似乎冒出一股红色的血雾,接着我所在的位置突然刮起一股寒风,吹得我浑身一颤,就连身旁那些植被都不禁抖了抖,树林里的鸟也受到惊吓全都飞走了。
武爷他们不紧不慢地缠着银丝,血滴飞速地滑行着,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血滴终于到了武爷他们跟前,而此时他们手里的朱砂钉正好缠了九十九圈儿银丝,只露出半个钉子尖的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