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二章 牌位

武爷看看麻一,又看看林海,他可是老头子一个了,对孩子的心性早已淡忘,想了一会儿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麻一和林海皱着眉头在祠堂里走来走去,好半天以后林海突然一拍脑门儿,对我们喊道:“我知道了,翻牌位!”
我做好准备以后双手开始微微用力,那块牌位在我的双手下开始慢慢转了起来,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眼看着牌位转动了四十五度角,却没有任何意外的事情发生,整个祠堂都静悄悄地,我微微停了停,长吸了口气继续转动……
“你们几个后退,我看看这东西有什么古怪!”我对武爷他们说了一声,然后双手抓住了牌位的两个角!
其他人也很奇怪,麻一算是我们这里边对风水一门最了解的人了,可是连他都没能找到什么不妥之处!
沐风灵听了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先让保姆出去,然后站在一边看我救人。
“没错了,这里果然有古怪,这么猛的凶气绝对不是一个孩子能抵挡得住的!”我明白了,沐风灵的弟弟肯定跑到这里来玩儿,然后好奇把这个牌位给翻转了过来,结果弄出来这么一大股凶气,他禁受不住结果晕倒了。
我们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赶紧跑过去一看,只见那个牌位下边的灰尘上有个扇形的痕迹,应该被人转了整整一圈儿。
“看看有没有被挪动过的痕迹!”我吩咐一声,然后仔仔细细一个m.hetushu.com一个地看了起来,别看这是沐家人的祠堂,可打扫的并不勤,上边的土灰已经很厚了,每个牌位都没有任何挪动的痕迹,就连摸都没人摸过!
这里本身就没多少人,来的时候已经很多村民见过我们了,所以也没人上前多问,出了村子以后我们找到主道一路向南,走了没多远就远远地看到正南的方向有一个占地四五亩的院子,完全是几百年前的那种建筑风格,青砖瓦墙、庭院台阁似的,正面是两扇大木门,门上并没有上锁,这种地方是供奉祖宗牌位的场所,平时没人回来,估计村民们也就疏于防范了,沐风灵的弟弟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跑到里边玩儿。
“这也该怪了,如果说这里只是单纯供奉牌位的话,是绝对不会出现凶气的,难道说这里是座凶坟?”
“这东西也太管用了吧,那么重的伤吃完就好了……”武爷和沐风灵他们看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我答应一声,和武爷林海下了楼,出来以后我吩咐其他人在家休息,带着武爷林海还有麻一从沐风灵家出来,朝着村南走去。
经他一提醒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小孩子来祠堂看到这么多的排位,如果没有大人提醒过的话,肯定要翻着玩儿的,甚至会把它们拿下来。
“这些都是小事,不用太客气,你在这里陪着他吧,我想去你们的那个祠堂看看,我想你弟弟变成这hetushu.com样应该和那里脱不了干系!”我笑着挥了挥手说道。
我从脖子上把拴着狐狸骨头的链子摘下来,将它轻轻地按在沐风灵弟弟的胸口上,没多一会儿,他身上的黑气开始逐渐消退,本来已经一动不动的身体现在又有了知觉,不自觉地抽动起来,又过了三四分钟时间,他长出了口气,把眼睛睁开了,身上的黑气也一扫而空,只不过那些腐烂的地方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不过这也只不过是外伤,治疗十天半个月就可以恢复了。
“按照沐风灵说的,她弟弟应该昏倒在了牌位前边,咱们过去看看!”我对武爷他们说了一声,当先一个朝着祠堂里边走去。
很快我们就到了祠堂的门口,和在远处看的一样,大门是轻掩上的,推开以后里边是个铺满青砖的院子,两旁还种了不少的花草,正中间有个凉亭,应该是给来祭奠的人休息用的,东西两间配房,可以供人在这里居住看守,不过现在已经没人了,因为两间屋子都上了锁,最里边是一间宽敞的正房,没有门口,可以看到里边是一座巨大的九层木台,上边摆满了牌位!
“虽然这些牌位有些奇怪,可毕竟是沐家的祠堂,应该没有凶气才对,可为什么沐风灵的弟弟却在这里被凶气入体了呢?”武爷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摇着头说道。
“好,我们村子的祠堂在正南方向,出m.hetushu.com了村有一间仿古式的院子,面南向北的,平时没人看管,你们进去看就是了!”沐风灵点点头给我指明道路。
“老祖宗在牛皮上写了关于为什么会把沐家牵涉进了整件事当中,这里边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八目混珠隐坟诀……”我把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武爷他们,尤其是我怀疑这件宝物就藏在沐家的村子里,因为按照沐风灵所说的猜想,他们这些后代根本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也就是说他们的先祖死得十分仓促,所以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交代,八目混珠隐坟诀遗失的可能性不大,唯一的可能就是还藏在某处,只是无人知晓!
“棺头,按说你伤的那么重,完全不必来这里的,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对沐家这么感兴趣的?”我们一边朝祠堂走,武爷一边扭头问我。
吃了灵菌以后我的身体很快就康复了,这一定是老祖宗们知道刺伤玉龙脊以后会伤得很重,所以灵气凝结而出的灵菌正好可以治疗骨伤,更能够让人耳聪目明,不管是眼力还是手脚都比先前强了很多,这在钉坟的时候可以出手更准,反应更加灵敏,算是个天大的好处!
一半儿过去了,还是没什么动静,我现在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了,我咬咬牙,猛地一下把牌位的背面转了过来!
“我找到了,在这里!”就在这时,麻一突然指着从下往上数第二行,从左数第七个牌位对和图书我们大声喊道。
“你们说一个孩子到了这里,最有可能捣什么乱!”我想了想问其他人。
就在我吃惊的一瞬间,就听呼的一声,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下降了十多度,一股阴湿之气突然吹了出来,就好像突然掉进了冰窖里一样,让我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我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四周!
“你弟弟的情况还没到最遭,还有的救,你先放心吧!”我走到床前把沐风灵弟弟身上的绷带撕开看了看,虽然已经被凶气蚕食了身体的绝大部分,可呼吸还有,体征也并没有衰竭的迹象。
其实说实话,这么好的东西我真想留着它以备不时之需,可惜实在没办法保存,用不了多一会儿就会枯死,所以我只能吃掉它来治疗外伤了。
“这个祠堂有古怪,看来沐家人的先祖有问题,这绝对不是他们后辈随意摆放的!”我先朝着牌位鞠了四躬,然后走上前去看了看,确实没错,最下边一行的排位上记录的死祭都是几百年前的,越是往上越贴近现在。
进门之后我左右看了看,这座九层木台东西长有九米九,每一层上边都密密麻麻地摆放着不少牌位,不用数我就知道一层放九十九个,但是有一点很奇怪,按说祠堂的排位都是从高往低放置的,辈分最大的应该在上边,然后依次自左至右,自上至下,可是我眼前的木台上最下边已经摆满了,可是最上边却还空了两和图书行,到数第三行也没摆满……
当时我说来的时候他本来是极力劝阻的,当时我对他们使了个眼色,都知道这里边有事儿,可是沐风灵在场也不好明着问,现在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好奇了。
武爷他们听了全都恍然大悟,一个个脸上的神情都略带兴奋,本来这本绝学我们可是一点儿情况都不知道,现在竟突然有了线索,如果能找到的话,我这个太乐道棺头可就名正言顺了!到时候别说是李仙和白瑞,就是比他们厉害十倍的角色也再也不能把我们太乐道怎么样了。
“弟弟!你醒了,太谢谢你了棺头,让我说什么好!”沐风灵激动地眼泪都流出来了,上前把她弟弟抱在怀里,两眼通红地对我说道。
“怎么可能,双面牌位!”在我看到牌位的背面时,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原来这个牌位和其他的完全不一样,正反面都有字,这可是有悖常理的,就算是夫妻两人合葬写一个牌位也只是在正面分为左右,像这样写在背面是绝对不可能的。
“咯吱!”就在这时,那块儿牌位竟然自己转动了起来,速度很慢,原本被转过来的背面又一次翻转了回去,依旧保持着原状!
武爷他们知道我有狐狸骨护身,就算突然出现什么意外也不用担心,能伤人的凶气在我这里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于是他们几个都朝旁边靠了靠,不过还是全神贯注地盯着牌位,一旦有什么其他情况随时准备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