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漫天纸钱

林海他们也觉得奇怪,本来已经连起来的线索,现在看起来好像又要断,弄不好我们这次就要白费力气了。
想到这里我拉住正在往前赶路的张魁和林海:“别走了,咱们再试试有没有其他出路!”
“这个人年纪多大?”我面色凝重地问林海,一开始六子说这个人在这里住了三十年我还有些不信,如果他真要隐瞒身份的话,肯定不会跟六子他们说实话,但是他的声音骗不了人,一听就能判断出大概年龄。
林海想了想说:“他说话略显苍老,好像并不是正常说话的声音,我估计他用了变声的手段,但是可以听得出来至少要有五十岁上下!”
“这里开丝毫不亚于咱们的死地,你们看,这半面山根本没有坟墓,绝对不会是凶坟,这股凶气来得有些蹊跷!”我朝山上山下扫视了一眼,对林海他们说道。
我和张魁林海几人慢慢爬上了房子后边的大山,顺着山路朝山后走去,本来我还以为山后边也和前边一样犹如世外桃源似的,结果转过山来一看却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原来山后全都是干枯是杂草和漆黑的石头,一股股阴风不停地乱吹,大白天的让人感觉浑身上下阵阵发凉。
“好吧,看来咱们也只能监视这个人了!”我点点头顺着来路往回走,进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如果再耽搁的话林海和张魁可就顶不住凶气的侵蚀了,还是先出去的好和*图*书,反正也没什么线索。
纸钱沾火就着,瞬间传到了空中其他的纸钱上,很快在我们面前烧出一大块儿的空荡,我们已经依稀可以看到前方不远处的拐角了,可就在这时空中的纸钱骤然间加多,风也变得更大了起来,那些被点燃的纸钱居然被卷地飞上了高空,等它们全部燃烧殆尽了才变成飞灰散落了下来。
拿定主意以后我们从树林里爬出来,顺着山势朝着后山爬去,因为后天就是七月十三了,如果这老东西要做恶事的话,我敢肯定会在后山,因为六子说他这一天一定会去那里,而且是被这个人奉为禁地的地方,所以我们还是事先埋伏过去的好。
“这里非比寻常,我心里都开始发毛了,一定有什么邪门儿的东西!”沐风灵紧了紧衣服,警惕地说道。
其实我们也都感觉到了,自从转过山来以后,我们就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就好像随时都可能吧小命断送在这里一样。
“棺头,这里太邪门儿了,这好像并不是凶坟,我以前听人说过,有一个特别隐秘的族群,他们祭祀祖先的方式特别特殊,就像这样将纸钱洒满整个山头,而且还要用人血来举行仪式,也不知道这里的是不是……”我正奇怪地到处看,张魁满脸冷汗地对我说道。
“大家小心,这里很可能有危险!”我提醒了林海和张魁一声,抬手把玉剑抽了出来。
m.hetushu•com我们三个在后山转了一圈儿,除了纸钱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像什么祭祀祖先用的台子灵位贡品什么的一概没有,就好像这里是下了一场纸钱雨一样。
我们三个提高警惕继续顺着山路走,路上的纸钱越来越多,到后来已经在地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顶上的最新,估计是刚刚洒的,最下边已经变成黑泥了。
“走,下去看看!”我琢磨了一下,这里虽然有些邪门儿,可也绝对没到让我们知难而退的地步,大家都有手段抵挡一阵子凶气,所以还是进去查看一下的好,如果弄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凶气的话,那就可以对症下药,事先弄明白那个黑衣人的阴谋。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我越走越感觉不对劲,明明来的时候只用了十多分钟,可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出后山呢,而且脚下的纸钱仍旧是那么厚,更加奇怪的是,随着山风的刮起,地面上的纸钱都飘了起来,满天满地的,就好像在下大雪一样……
“怎么办,要不咱们先撤吧,省得一会那个黑衣人出来再有啥麻烦!”林海无奈地看了看四周对我说道。
说完话以后我拉着他俩转过身,结果我们回过头一看……空中哪有什么值钱,眼前的场景就和我们开始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纸钱全都堆积在地面上,天上阳光明媚,一点儿风都没有……
虽然现在风很大,可我们还www.hetushu•com是依稀能够辨认来路,山路比较陡峭,我们只能一步步地摸索前进,同时还要注意飞舞起来的纸钱里有没有什么危险。
“看来这里的布置太特殊了,让人能进不能出,唉,怪我一时大意才中了奸人的手段,看来咱们想出去并不那么容易了!”我叹了口气说道。
“这样吧,他不是要整死某个人吗,咱们看看到底是谁让他恨成了这个样子,这老东西想要图财害命的话,就顺手灭掉他然后再看看这家伙的身份!”我想了想对大伙儿说道。
“怎么办,咱们这次被困死了!”张魁脸色有些难看,看着我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从飞舞的纸钱缝隙中我看到两个人正慌慌张张地朝我们跑过来……
我们三个走了百十米的距离,全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眼前的场景太震撼了,我们脚下、树上、草上、山坳里竟然全是纸钱,尤其是山坳里,至少堆了有一人厚,这可至少需要几百年的沉积才能做到,整个眼前的世界都变得花白花白的。
我带着张魁林海顺着山路开始向里走,这条路并不是直的,而是随着山石蜿蜒而上,具体通向哪里我们也看不到,不过越是往里走就越浑身发凉,路边的石头枯草上也都开始结出层层黑色的霜,可想而知这里的温度有多低。
不过我也留下了瞎老二在这里继续监视,一旦这个人有什么异动的话立马向我汇报,六子和胖www.hetushu.com子也留了下来,被我死死地捆在了树上,嘴里塞上了破布,省得他们再给我们添乱,这次来的人手本来就不多,根本没时间看管他俩。
就这样又是半个小时,我们感觉着最少走了一里多路,可仍旧没能从漫天飞舞的纸钱里走出去,相反的那些纸钱更多了!
转了两个弯儿,山路上突然开始出现很多纸钱,越往里走越多,而且这些纸钱颜色不一,有的是深黄色,有点是淡黄色,也有白色的,一看就知道时间不一,有的已经是很多年前洒在这里的了,都被雨水冲成了浆糊一样。
“棺头,我不会是眼花了吧,这是怎么回事?”张魁使劲儿眨了眨眼,的的确确没有风,一切都和先前没有任何区别。
我也有些想不通,这样的情况可是我出道以来第一次遇到,别说是葬式了,就是生下来以后听到过的邪性事里也没这么诡异的事情,于是我冷静了一下,转回身去又朝着外边走了两步……结果和先前一样风声四起,漫天雪舞般的纸钱又飞了起来!
我吩咐沐风灵留下来放哨,一来她身体相对弱一些,进去以后可能会有危险,二来也需要一个人给我们通风报信,万一那个黑衣人再回来的话,我们就有可能被他给堵上了,这样再想弄清楚他的阴谋就难上加难了。
张魁听了以后脸色也不好看,和林海对视了一眼后两人开始警惕地观察四周,随时准备出手。
“恩,我也听说过www.hetushu.com,不过这个族群早就已经死光了,据说当年是因为族中出了一个叛徒,使得整个族群由盛转衰,最后一个都不剩!如果这个传闻是真的,那么这里就和这个族群没有关系,可如果当年有幸存者的话,恐怕今天咱们要遇到麻烦了。”我长叹了口气对张魁他俩说道。
我听了以后点点头,看样子六子他们说的并不假:“这个人既然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十年了,那就说明他的岁数至少已经中年,绝对不是白瑞了,难道说沐门白氏和白瑞之间的事情真的只是巧合?想要救出那个被惩治了几百年女尸的人不是他?”
眼看着纸钱又把路堵死了,我的心里也开始急了起来,如果再这么耗下去的话,恐怕我们不是被困死在这里,就是要被那个黑衣人发现,如果他能掌控这里的话,我们还是难逃一死。
“注意点,这里有点儿邪门儿,找到出路退出去再说!千万不要斗气!”我见势不妙赶紧提醒林海他们,这俩人功夫太强,尤其是俩人联手更是无人能敌,所以我还真怕他们恋战,那样的话对我们的境地可更加不利了。
“哼,既然是纸钱,那咱们就来个火攻,看看谁能挺得住!”我略微一想,身手从挎袋里取出火柴,随手抓了一把纸钱点燃,然后扔了出去。
林海他们也早就按耐不住了,说实话别看这个人的年龄和白瑞搭不上边,可我们还是有一丝希望,毕竟双头坟棺材上刻的人头和白瑞太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