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四十章 纸杠子

“怎么可能!”就在这时我身后传来了黄二指的声音,这小子一听就急坏了,嗓子都哑了,不可置信的语调都快赶上公鸭嗓了。
黄二指这时候也早就急坏了,我回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现在脸通红通红的,豆大的汗珠滴滴答答地不停往下落,精神马上就要崩溃了,毕竟他们只是一帮土官儿,在面临生死的时候总会暴露出他们那胆小见不得光的本性。
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可以说越来越有利了,这一切都被我算计得非常准确,而我也已经快要接近北街的街尾了,尽管现在我因为失血过多而头昏脑涨,可毕竟胜利在望,我的精神还是非常好的。
“把刘寅给我带过来!”黄二指被我给逼急了,突然朝着身后大声喊了一嗓子。
“动手!”我见他实在无药可救了,对张魁和林海喊道。
有我的鲜血引路,它们并没有从红绳子上下去,绳子也没被鸩土给烧焦,就这样我被抬着一点点地朝着北街的结尾走去……
沐风灵也没闲着,掏出两张黄纸,在手里来回叠了两下,再用手撕开,很快四个纸人形状的纸片就出现在她手中,将这四个纸人分为左右放在刚才瞎老二定好的红绳上边,每根绳子上边放了两个。
接着就听哗啦哗啦几声,两个年轻人扶着一个浑身上下缠满了铁链的人走了出来,这个人浑身是血,看不清他的样子,大概一米八左右的个头儿,浑和*图*书身上下骨瘦如柴,被那些铁链坠地左摇右摆,如果不是有人扶着的话早就站不住了。
我没管他们,慢慢地盘腿做好,把玉剑抽了出来,说起来刚才还真够险的,我用玉剑扔了黄二指以后还差点被他们的人给抢走,幸好被林海给我夺了回来,我毫不犹豫地用玉剑将自己双手的手腕子割破,收好玉剑以后我把双手平举,鲜血从手腕子里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正好落在左右两边的红绳子上,那条红绳子虽然被瞎老二钉在了地上,可距离地面还有一道极窄的缝隙,我的血落在绳子上以后它们开始慢慢地往下沉了下去……
“啪!啪!”还没等砖头砸到我面前,它们就突然在半空中炸裂成了碎块儿,落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却根本就没伤到我分毫。
别说是他了,就是其他的村民也都被吓了一大跳,他们可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想到了通过鸩土的方法,虽然我在不停的流血,可最多用不了十分钟我就可以通过北街,那样的话他们就算彻底输了!
只见他将绳子打开,在一头拴上棺材钉,在水里使劲儿甩了几下,然后全力朝着北街的街尾扔去,那枚棺材钉带着红绳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狠狠地戳在街尾的地面上,瞎老二用手将绳子拽紧,又用一根棺材钉将红绳子死死地钉在脚下,另一根也是这样处理,两根红绳一左一右并排着连接在m•hetushu.com了我们和结尾中间。
见扔砖头没用,那些村民们也都急了,可是却不敢冲过来,只能朝着黄二指看了过去。
这时候那四个纸人开始慢慢地动了起来,虽然幅度不大,可却在一点点地坐起……
我早就算到了这些村民们在最后关头的时候会忍不住的,毕竟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所以就算出尔反尔以多欺少他们也不会在乎,鸩土他们是不敢贸然上来的,所以我一早就吩咐了张魁和林海,两人手里提着个袋子,里边是我用来布置葬式的钢珠,玻璃球那么大,两人的手力和眼力都很厉害,所以有我吩咐他们有人攻击我的时候就出手把砸过来的东西打碎,幸好我提前安排了这一招儿,否则今天我不是被鸩土烧死就是被这些砖头给砸死了。
“哗!”见我能站在纸人抬着的纸台子上边,那些空明村的村民们全都傻眼了,一个个交头接耳起来,先前的那种自信也不见了,又涌出来一股股恐惧的神情。
我一手抬着台子,咬破另一只手走到那两根红绳上边,然后屈指连弹,四滴鲜血准确地落在那四个纸人的脑门儿上,沐风灵掏出一把纸钱朝着空中撒了一把,然后跪倒在地在身前开始烧起了纸钱,一边烧一边朝着那四个纸人拜倒……
“你们给我听好了,再敢朝前走的话,我就要了他的小命!”黄二指现在是豁出去了,连自己的脸都http://m.hetushu•com不要了,只想着让我们停下来,所以开始用刘寅威胁我。
这时所有村民都看愣了,就连张魁和林海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地看着黄二指到底要干什么。
听了我的话那些村民们脸上都笼罩了一层难堪,黄二指这件事确实做的不光彩,连带他们刚才用砖砸我也是一样。
沐风灵掏出一只瓷碗,反着扣在地面上,然后猛地一头磕在上边,就听咔地一声,瓷碗被她的脑袋砸了个粉碎,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唰地一声,那四个纸人直挺挺地站了起来,两只手分别平举在了胸前!
“砸,把他砸下来!”就在这时,几个看不下去的村民突然大声喊道,接着几块儿砖头狠狠地朝我砸了过来!
“我杀了你们!”黄二指被逼急了,从地上爬起来,一条腿蹦跶着朝刘寅跳去,想去捅他后背。
我见状赶忙把手里的台子轻轻地放了下去,那两根杠子的四个头正好放在了那四个纸人的肩膀,别看它们四个只是纸片子,比他们重了好几倍的台子放在上边却十分平稳。
沐风灵继续在我身后烧纸钱,我抬脚朝着刚才放好的台子上踩了下去,别看台子是用纸折成的,现在我这么重的身体往上压竟然一点折损都没有,我试了试还算可以,单腿一用力整个人坐在了台子上边,那抬着杠子的四个纸人立马被我给压得弯下了腰,我身后的沐风灵见了干净加快了和_图_书烧纸钱和磕头的速度,这样那四个纸人才慢慢地站直了身子。
瞎老二从挎袋里掏出两捆手指粗细的绳子,鲜红颜色的,一看就不是普通的麻绳,应该是用特殊的材料制成。
我身下的纸人抬着我很快就到了北街的街尾,从台子上下来以后,那四个纸人噗通一声趴倒在地没了动静,接下来就要回去了,不过我并没有打算只是来回走一趟就完事,而是要把这些鸩土给顺便给毁掉,彻底灭掉黄二指的依仗……
黄二指哆嗦着手跑过去,从那两个年轻人手里把刘寅接过来,一脚踹在他腿上,刘寅站立不住噗通一声朝着我们跪了下来。
张魁和林海见了两颗钢珠把他又给逼了回去,黄二指现在身体不灵活根本不是他俩的对手,只能退回了院门前,这时他的几个手下冲了上来想把刘寅给抢回去,结果被钢珠给砸了个人仰马翻,全都逃回了黄二指身边,张魁他俩见没人冲上来了就停了手,让刘寅在那里喘息一下。
接着就听噗嗤一声,刚刚躲开的黄二指猛地发出一声惨叫,接着原地蹦起老高,落下来以后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把自己的鞋扒了下来……
虽然说黄二指躲开了张魁和林海的攻击,不过这一切都已经在我意料之中,也可以说张魁和林海根本就没有指望可以一击命中!
张魁和林海早就做好准备了,双手猛地挥出,四枚钢珠朝着黄二指的脑门儿和前胸急速射去,黄二指hetushu•com见势不妙,根本来不及用匕首去伤刘寅,一低头躲过钢珠,接着闪身朝着身旁躲开,四枚钢珠全部走空。
我这时已经用白纸折成了一个台子,又用纸卷起来弄了两根杠子穿在上边。
只见黄二指脱掉鞋以后在自己脚底摸索了几下,然后用力往下一拽,从脚底抽出来三根极细的银丝,准确的说是银钉,双头钉。
沾了血的红绳子刚一和地面的鸩土接触,就听哧的一声,从绳子地下冒出一股浓烟,这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我身下的那四个纸人慢慢地动了起来,扛着我一步步顺着红绳子朝着前边走去。
黄二指看看他们,又回头看看我,抬手从自己挎袋里抽出一把匕首,用刀尖指着刘寅的脖子喊道:“少给我这巧言雌黄,我数三声,如果你不停下的话,我就要了这小子的命!”
“黄二指,你还是个人吗,怎么说你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现在竟然干出这样下作的事情,真给你们空明村丢脸,给你祖宗丢脸!”我没有停手,而是回头朝着黄二指破口大骂。
刚才我在算计好如何对付黄二指的时候扔了一捆细绳给他,当时细绳中夹杂着这三根双头钉,为的是防止我们通过北街以后黄二指借机逃走,所以我就给他留了这么一个大礼,而且我也吩咐过张魁和林海,只要黄二指有异动,就把他朝着刚才我扔绳子的地方逼,刚才他俩听到我的吩咐才会出手用钢珠攻击黄二指,这才一击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