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二章 拼死一搏

我喊的声音很大,刘道一正全力朝山下跑呢,听了我的声音浑身一震,猛地来了个急刹车,他现在隐约间有点儿惊弓之鸟的意思,一来他的本事只是偷坟掘墓很厉害,而来他也没给自己布置下什么厉害的机关陷阱,所以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随便来个身手不错的人就能把他给解决掉,所以一听说有危险马上停了下来。
“他想杀我,可也不应该有这么强的杀气才对,看他的意思是想把我碎尸万段吗?”我心里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多想,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现在来说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不好,这家伙有解法!”我见状大惊。
也就是这一瞬间,整个山头儿上边的气温开始飞速降低,一股股阴风吹了出来,腥臭的味道也开始从地底往上冒。
那个黑衣人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物,在原地晃悠了片刻后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把尖刀,又掏出一只小瓶子,咬开瓶盖以后将小瓶子里黑乎乎的液体全都倒在了匕首上边,然后用匕首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三刀……
我站在一旁看着俩人在那里拼死赌斗,心里开始翻腾起来,从这个黑衣人出现后的所作来看,他似乎对刘道一很是了解,知道刘道一到底要干什么,也知道他身上可能会有什么,所以才会在这里埋伏他,只不过他没想到我现在跟在刘道一身边,如果不是我留了一条后手,把整座山的邪意都引了出来,和_图_书估计刘道一早就被这个黑衣人给收拾了。
刘道一回过头来看看我,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但是他也不敢再往前走了。
“绕路走,那条路被人下了埋伏了!”我现在也没时间给他解释,只能这么说了。
别看黑衣人一开始割自己胳膊有效,但是很快他的神情就开始迷离起来,动作也开始减慢,刘道一本来要落败了,见了他的样子脸上大喜,赶忙全力出手。
我不管他,从挎袋里掏出一根棺材钉,左右看了看没人,轻轻一撒手,棺材钉竖着落了下去,噗嗤一声插在了泥土里,我咬破右手食指,在棺材钉上边滴了三滴鲜血,用脚狠狠一踩,把它整根踩进了泥土里。
没办法,那个黑衣人只能又割了自己三刀,提提神以后继续抵挡刘道一的攻击。
李光是尸身一定被他扔了下去,而他自己则支撑在了洞口附近,这对一个身手高强的人来说绝对不算什么,等我们去搬宝物的时候,他却又突然跳了出来,把黄铭给杀掉扔了进去,自己也藏回了盗洞。
就在这时,只听嗖地一声,有人从山顶上急速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我连头都没回,心里早就有了计较,刘道一不知道这家伙在哪儿,我可是在逃走的时候就想通了,一开始我们去山顶边缘查看的时候,这个人就悄悄地靠近在看守宝物的李光,把他杀掉以后肯定是藏身进了我们炸开的盗洞。
刘道一和图书见他转眼间就没事了,吓得大叫一声继续狂奔,可是他现在也受了影响,根本跑不了多快,更何况那黑衣人速度风驰电掣,很快就冲到了刘道一身后,大叫一声朝着刘道一的后心捅去。
跑在前边的刘道一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管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邪意,反正现在自己暂时逃过一劫,赶忙继续向山下逃窜。
为了不使他怀疑,我也点燃了稳神香跟在他不远的身后。
这其实是我一开始上山的时候动的手脚,将山上布置的五鼋负山葬给破掉了,引动千百年来一直压制在山里的那些邪气和那些可以让人迷离的邪意迸发了出来。
他俩这一分开不要紧,刘道一可就没有任何优势了,黑衣人身手高强,马上改变策略开始和刘道一游斗了起来,而且绝对不靠近他三尺以内,这样一来刘道一拼命的方法就失效了,同时自己随时都会有被黑衣人给击杀的危险。
说实在的,这个黑衣人挺憋屈的,别看他实力高强,可是却被刘道一两刀给把自己逼了个手忙脚乱,没办法,虽然自己实力高强,可也不能真和刘道一一命换一命,所以他只能闪身朝旁边跳开,躲开刘道一的攻击以后继续寻找刘道一的破绽。
眼看那黑衣人距离刘道一只有十几米远了,他来的速度太快,刘道一不停地回头看,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估计现在已经认定自己今天要在劫难逃了。
果然不出所料和_图_书,那个黑衣人割破自己胳膊以后,立马精神了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继续朝着刘道一扑去。
很快那黑衣人就从我旁边十几米远的地方冲了下去,路过的时候朝我看了一看,虽然我知道他对我不怀好意,可是和他对视的时候只感觉一股浓重的杀气扑面而来,让我浑身上下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同时山上那个人已经飞速地朝我们冲过来了,这个人身穿黑衣,蒙着面,根本看不出他的面目,只能看出他身手极强,速度比我们要快了很多,而且斜刺里朝着刘道一扑去,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最离奇的是,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略微靠近山脚的位置上,都有一块儿不小的空地,大概有一亩左右,这四块儿空地上的泥土开始一点点地裂开,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下边冒出来。
“这家伙,先前我们破千花追叶葬他并没有出现,现在我调出了山中的邪意,骤然间遇到可不是那么好解开的。”我见了他的样子就知道了,这家伙肯定开始迷失自己的意志了。
“死吧!”刘道一抓住机会,一刀朝黑衣人的心口戳去,黑衣人一见不好,躲闪是来不及了,甩手将手里的尖刀朝刘道一的肚子扔去……
“他肯定在这里隐藏了有一段时间了,没有选择我们下到墓室的时候动手,这就是说刘道一不能死在下边了,又不能对他强行出手,恐怕这个刘道一身上还有其他的秘密,所以让这个和图书人有些投鼠忌器了!”我一边往下跑一边想道。
刘道一被这一刀可吓了一条,只差那么一点儿自己就开膛破肚了,但是现在他仍然不敢放松,赶忙把戳出去的尖刀收回来,一边往旁边闪开,一边继续攻击黑衣人的要害。
山中形势大变,跑在前边的刘道一猛地停了下来,一脸惊奇地四处看看,赶忙掏出先前用来抵抗迷失的棉花还有药面儿,弄成两个小卷儿塞进了鼻孔,然后想继续往山下逃走。
可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那个黑衣人突然减慢了速度,然后使劲儿甩了甩脑袋,脚步也开始虚浮了起来。
刘道一现在哪里还有主见,自己的两个手下惨死却连凶手的影子都没看到,只好听了我的意见,转身朝另一条山路上跑去。
而这人既然身手了得,那么同时对付我们四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之所以没有直接出手,而是选择了分而击之,这里边恐怕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能和我们硬来,但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我能想通的。
我们先入为主,认为我们几个刚从盗洞里出来,绝对不可能在里边藏人,而且下边十分诡异,绝对不会有人在里边躲藏多久,所以我们就把这里给忽略了,这才产生了一丝恐惧。
刘道一现在已经快绝望了,不过这家伙也算是见过世面,九死一生的情况估计也经历了不少,眼见自己就要被这人给用到捅了,不闪不避,竟然停下身子,转身嘶吼着朝着黑和_图_书衣人扑去,右手同样抽出一把尖刀,狠狠地戳向黑衣人的咽喉。
这样一来我已经可以肯定刘道一身上肯定有这个黑衣人要的东西,所以才把他从山上逼到了这里,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肯定是想逼走刘道一,然后用刚才布置在极阳之地的陷阱来谋害刘道一,这样一来就能不战而胜,打成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现在被我给一语道破了,这家伙只能冲出来自己动手,否则的话刘道一用不了多久就能冲下山,只要他钻进山林再想找到他可就难了。
很快那四块儿空地上就被拱出来一个大洞,从黄土里慢悠悠地爬出四只磨盘一样大的巨鼋,这些巨鼋就是五鼋负山葬中五鼋的其中四只,还有一只应该在墓室的棺材下边,不过那具棺材太重,最中间的巨鼋的爬不出来的,也正因为如此,恰巧可以使这些邪意聚拢在山中不会飘散,这就更加对我有利了。
不得不说刘道一做的是对的,这个黑衣人的目的很明显不是和刘道一拼命,在最后关头一闪身从刘道一的刀下窜过,同样的他的那一刀也失去了准头儿,从刘道一的肋下戳了过去,只滑坡了他的衣服。
他俩如果真碰到一起的话,估计谁都活不了,刘道一这次真是用自己的性命在博了,博的是这个黑衣人不敢和他拼命。
这时候的刘道一可真拼命了,根本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只是一味地和那个黑衣人拼命,黑衣人没办法,很快就落了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