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章 兄弟索命

死孩子在竹林里边绕来绕去,根本就没有跑直线,看来那四十二个死孩子虽然已经被剔除了出来,可葬式还是没有彻底破掉。
过了没多一会儿,只听噗地一声轻响,刚才那滴血滴掉下去的那块儿地面上突然裂开一道小口子,从里边喷出来一缕黑气,黑气喷完以后地面的裂缝开始加大……
张同这会儿也已经缓了过来,早就站起身等在一旁,听到我的喊声以后屈指朝着自己身边的红绳弹了一下,接着只听叮叮声不断,红绳上的小铃铛有节奏地摇了起来。
“回来,危险!”我虽然听到刘道一喊李仙兄弟,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差异,也只有这家伙和我们太乐道有那么强的深仇大恨,再加上李仙也会玄光道的一些障眼之法,所以我早就猜想给刘道一说他和太乐道有仇的人是李仙了,只是没有最后确定而已。
这两箭可都是致命伤,刘道一惨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指着竹林外的李仙呜呜咽咽地说不出话来,我和张同赶忙跑过去给他按住伤口,可是鲜血还是顺着手指缝不停地往外流。
“啊!是兄弟你呀,老哥我在这呢,快引我出去!”谁知道见了李仙以后,我身前不远处的刘道一突然站起身来朝着李仙跑去。
所以说他既然知道刘道一在这里还把那个女婴给用箭射倒,那就是摆明了不给竹林里所有人不留活路,现在刘道一干冲出去简直就是找死。
这家www.hetushu•com伙原地转了一圈儿,撒腿朝着正北的方向跑了出去,虽然两条小腿也就半尺来长,可是倒腾起来还挺快,眨眼间就跑出去了十来米。
见张同动手了,我也赶紧屈指连弹,开始配合刚才发出的铃声,让它不断地在竹林里响彻起来。
武沫熙听了以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母亲掐死亲生孩子,这可是时间最骇人听闻的事情。
我们谁都没想到刘道一就这么死掉了,而且还是死在了他自认为是兄弟的李仙手里,听起来让人感觉有些惋惜,但是作为我来说如果早点他结交的是李仙的话,早就可以预料到今天的结果,因为李仙害兄弟害亲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头七,这次我看你还不死?没有了死孩子引路,别看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你一样逃不出来,哼哼哼!”李仙站在竹林外冷笑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无非就是要问我为什么杀你,哼,你前阵子得到的那本奇书,当时我可是要让你转送给我的,可是你这家伙非要说献给门主云云之类的话,无奈之下我只能尾随你去了王侯墓,结果又被这小子给坏了我的好事,现在你们落在我的手里,谁也别想有什么好下场,刘道一就是你们的榜样。”李仙冷笑一声对我们说的。
“快起来,大家跟上她,这小东西想要报仇的话会朝着葬式的外边跑,也只有她能跑得出去和-图-书,这可是咱们出去的唯一机会,否则接下来咱们可要有性命危险了!”我见死孩子跑了,赶忙对武沫熙他们喊道。
我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两滴鲜血,在互相搭接在一起的红绳上来回滑动着,不过不管它们怎么滑动,运动的范围却是有限的,就是我们面前的这七亩地。
我话音刚落,只听外边传来一声冷笑:“除了我以外,还有谁想置你于死地呢?嗯?”
刘道一听到这里两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恶狠狠地看着李仙,嘴巴一张一合的,看起来应该是在骂李仙,但是喷出来的全是血沫子……最后猛地挺了一下身子,再也坚持不住了,长出了口气以后不见了动静。
“被杀死之时?看她的样子明明就是刚出生的婴孩,连眼睛都只是刚刚能睁开,她最想干嘛?”武沫熙听了我的话以后奇怪地问道。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当时在王侯墓我们遇到的那个黑衣人正是李仙,这家伙如果当时不是被我引出来的那些邪意给侵入体内,又和刘道一拼了个两败俱伤,我估计这老家伙无论如何都会杀了我泄愤的。
这下我们全都看到她的脸了,是个小女孩儿,长得还算白净,可是两只眼睛却向上吊吊着,嘴巴咧开,舌头伸出来老长,一看就还保持着刚死时候的状态。
结果我话音一路,就听哧哧哧三声,突然从竹林外边又射进来三只袖箭,直取刘道一的咽喉和两胸hetushu.com
现在李仙在外边算计我们,那就肯定早就把我们的底细给摸清了,也就是说他这次是有预谋地,也不禁让我感叹这老东西的神通广大,连我们这次的行动都摸得一清二楚。
“怎么她还能动呢,按说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不腐烂已经够奇怪了……”我旁边是武沫熙看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十分警惕地问我。
我们几个就这么跟在死孩子身后,飞速地朝着竹林的外边接近,眼看着就要离开竹林了,我也开始感觉到竹林中骤然升腾起一股让人十分压抑的感觉,似乎危险正在想我们靠近。
“动手!”我见血珠落地,赶忙对张同大声喊道。
话音一落,一道人影出现在了竹林边,一脸冷笑地看着我们,我果然没有听错,这个面孔太熟悉了,每天晚上我都能梦见亲手抓住这老东西,然后把他给碎尸万段。
二十米……十五米……,眼看着我们就快脱离竹林了,到时候里边再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也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可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就听嗖地一声,从竹林外边射进来一支袖箭,就听噗嗤一声,一尺长的钢箭正戳在死孩子的脑门儿上,死孩子跑得正快,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其实她也不会躲闪,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抽搐了两下就没了动静。
“唉,这最后一个死孩子死得和别人不一样,是被自己亲生母亲活活掐死的,而且是刚生下就立马动和-图-书手,别看这孩子刚出世,本性上还是知道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坏的,所以她死时睁开眼看到的是杀死她的那个女人,自然要找到她报仇了。”我接着给武沫熙解释。
虽然我发现了诡异,可是刘道一再想躲闪可来不及了,但是他临危关头还是预示到了不妙,朝旁边一闪,结果闪开了其中一只袖箭,另外两只一箭贯穿了他的咽喉,另一箭狠狠地戳在了他的胸口上……
紧接着又是一只小手伸了出来,在土洞的两边轻轻一撑,一个黑乎乎的小脑袋瓜露了出来,一点点地向上探出头来。
就在我听到这声音的那一刻,我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因为这人的身份我太熟悉了,简直就是我的噩梦一般,从我出道到现在一直阴谋算计我的性命,也只有他能有这个本事,那就是洛爷的亲弟弟……李仙!
这一箭太突然了,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死孩子就被射倒了,我赶忙拉着武沫熙他们蹲了下来,然后大声朝外边喊道:“是谁在捣乱,站出来亮个名号!”
那两滴血珠来回飘荡了半天,最后在我们东北方向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开始减慢速度,尤其是第一滴,很快就停在半空不动了,后边那滴慢慢地赶了上来,两滴血珠轻轻地触碰在一起,融合成一滴相对来说比较大的血珠,这样一来红绳就再也挂不住它们了,就听滴答一声,血珠掉落在了地上。
“这就是这种葬式的神奇hetushu.com之处了,它可以将这个女婴心中的一团怨恨之意强行压制在她的身体里,如果长埋在地下还没什么,那股怨恨之意会配合整座葬式压制住这里的风水格局,让风水格局失去效果,一旦这个小女孩儿被从土里引出来,这股强烈至极的怨恨之意就会从她身体里迸发出来,因为这股怨念太强了,所以会让小女孩儿的尸身在一时三刻之内做出她被杀死之时最想做的事情。”我叹了口气给武沫熙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死孩子已经从土坑里爬了出来,嘴里呜呜地哭着,但是不像先前听到的那种那么高亢,反而有种哽咽的声音,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其他人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了,精神一直都紧绷着,现在听我这么一喊赶忙跟在死孩子身后朝外边跑去。
因为先前已经找出了四十二个七杀和七煞,只差最后一个了,这个死孩子可和先前的那些不一样,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孩子死得会比其他的更惨,应该是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母亲掐死的,所以这个死孩子怨气极重,以她为首镇压住了这里的风水格局,所以找到她才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哗!突然间一只白白胖胖的小手从裂缝里伸了出来,轻轻一用力就把旁边的泥土给推到了一旁,这下裂缝更大了,足有脸盆那么粗细。
死孩子身后不远是刘道一,沿着死孩子逃走的轨迹跟着她往前跑,后边就是武沫熙,之后是我和张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