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祭

“哎,终于到了,没想到这排水渠竟然通向这里。”就在这时,突然前边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那个瘦一点的在说话。
也就是这道光的出现,让我在一瞬间看到了前边的情况,也见到了那两个小贼,他们正扒在头顶上方的一个可以允许一人进出的方孔那里向外观瞧,看着水正从那里滴滴答答地落下来,可以断定这个方孔就是墓道里的排水口,那些人朝里边扔荧光棒就说明这里不是墓室。
大概半小时以后,水只能没过脚面了,而此时也不再减少,估计这就是泉水的正常流速,那两个小贼见了赶忙把东西都收拾好,跳都排水渠口,那个稍微胖一点的一低头,顺着排水渠钻了进去,瘦一点的那个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等他走出了七八米以后才开始往里边走。
于是我小声招呼张魁他们一下,慢慢地朝着左边那间石室走去,由于路上有很多骨骸都被水冲了下来,所以我们走得一场小心,因为暂时我还不想被这两个小贼发现有人正在跟踪他们。
听到这个声音我们赶紧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继续观察情况,但是前边一片漆黑,所以我也不清楚他说的通向这里说的是什么地方,只能从声音上辨别出他们距离我们应该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看样子就快到墓室或者墓道里了,我提醒林海他们小心,自己也开始放慢了脚步,没有发出一点儿声m.hetushu.com息,慢慢地顺着排水渠向上爬。
“不知道峭壁那里情况怎么样了,那些人到底有没有从墓道口进去,第一关就死了那么多人,估计在墓道里也不会那么轻松吧,估计还会有更多的人丧生,到时候进到墓室里的人恐怕全都会是高手了。”我一边走一边琢磨着。
听了我的话所有人都恍然大悟,难怪刚才他们一直用脚捻地面,那就是在看哪里的泥沙更黏着,用鼻子闻哪里的泥沙湿气更重,所以才能慢慢地把范围缩小,最后精准地照到排水渠的位置。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了这俩家伙的手段,简直可以物尽其用,将自己的所学价值发挥到了极致,一开始俩人只不过是想趁火打劫捞点儿小财,但是发现狼王墓就在山中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打起了整座墓中至宝的主意,这俩家伙敢做敢干,又有点儿头脑,没来由的我竟然对他产生了好感,有种想要收他们进来的冲动……
我们几个走得比较慢,不敢弄出声响,省得被前边的两个小贼听见,反正他们是去墓室的,而且身上还有檀香味传来,所以即便这里有岔路,我也能准确地找到他们的位置。
而那两个小贼身处的位置更离奇,竟然是一间宽敞的石室,石室的四周到处都是骸骨,一具具毫无规律地堆砌在一起,有的甚至身首异处,还有的身形几近扭曲,一hetushu.com看这些人死前就很惨。
但是我对刘寅算出的结果深信不疑,一般来说能比他还要深谙风水之道的人,迄今为止我还没见过,就连麻一在他面前都要逊色一筹。
“这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怎么回事,这里还有骨骸?”我奇怪地想道,又等了一会儿,那两个小贼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起来,好像在说什么东西太硬了,根本弄不断,到了后来竟然还传出了锯子锯东西的声音。
我探耳听了听,两人的趟水声已经听不见了,于是招呼大家一声,当先一个跳了下去,趟着水朝排水渠里走去。
前边不远处就是那两个小贼,他们一路走过去都没有什么机关,我也就放心地继续跟踪,在转了四五个弯路之后,排水渠突然开始斜向上地延伸了过去……
不过现在我怎么想都没办法左右他们的死亡了,狼王墓是他们自己要来的,肯定会有死伤,对于他们我也只不过是有意思怜悯之意而已,真正让我揪心的是武沫熙和那个年轻人为什么还没到,不知道这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没有,万一真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们贸然闯进去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这些人是死祭!”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些人死归死了,可是脑门上都钉着一根细小的铃管,那东西是用玉石打磨而成,能轻易地戳进人的头骨里,直插进大脑,这时这个人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死,http://m.hetushu.com就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脑浆流出来,这样他们心中的恐惧就会到达极点,死后这里就会充满了怨气,是凶得不能再凶的邪道手段,虽然我知道狼王墓不是那么简单,还是没想到竟然会用到这种手段!
等他们进去一分钟以后,我带着张魁等人来到排水口,朝里边看了一眼,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那两个小贼也没点灯,估计就是摸着黑进去的。
刘寅早就拿出罗盘,然后对照星辰计算了起来,算了一会儿脸色大惊地说道:“这里不是泉眼,此山的泉水应该在山腹之中才对,他们为什么能在这里挖出泉水呢?”
这两个家伙还真够有经验的,知道两人先后进入,不管谁遇到危险另一人都有机会去救。
“恩,看来他们还没进来,应该还在墓道里边折腾呢,咱们先找路出去!”另一个说道,接着前边传来了趟水声,偶尔还会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我身后是林海,再后边是张魁,刘寅被我留下看守排水渠口,以防别人捣乱,再者说了,还要和瞎老二保持联系呢。
过了片刻以后我突然眼前一亮,笑着说道:“这俩小贼果然有一套,之道这座山的山泉就在山腹之中,而狼王墓如果想在山腹中保持干燥,那就一定要修建排水渠道,所以他们找到的一定是从狼王墓墓室或者墓道一直修出来的排水渠!”
而且更残忍的是,这样的石室尽和-图-书然有两座,一左一右,那两个小贼藏身在右边那座里边,上边有一个排水口,左边同样也是一间石室,里边也满是骨骸。
但是想归想,现在我已经进入了山腹,所以只能一路走下去了,只有先弄明白紫碑到底有什么价值,那样的话我才能彻底松口气,也就有办法来应对那个年轻人和张富说的那个救命恩人了。
“刘寅,他们在干什么?挖到泉水的地方到底是哪?”我见那两个小贼竟然会如此准确地找到山里的山泉,奇怪地问刘寅,他可是对风水之术相当精通。
那两个小子吧排水渠挖开以后就到一旁休息去了,我们也就安安静静地守在一旁看着,说实在的,这次如果不是碰上他俩,我们几个说不定现在已经遇到危险了,从峭壁上爬进墓道口……我自问没有那么厉害的本事,我们这些人里边估计只有林海和张魁能过去,其他人只能干瞪眼了。
我搞不明白他们到底在弄什么,但是有一样我能确认,那就是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想要出去到达墓室的话应该还挺困难,幸好现在峭壁上的那群人还没冲进来,否则的话根本不会容得他们这么肆无忌惮地锯东西。
想明白以后我们没有上去阻止他们,而是看着他俩在那里全力挖掘,随着他俩挖开的土越来越多,斜坡内两米深的地方出现一个用青石砖垒砌而成的排水道,长宽应该有一米左右,足以容纳一人进出,而现在里和图书边正有一股泉水喷涌而出,估计是这么多年阻塞在里边的,虽然渗透可是毕竟不如彻底放开来得快。
于是我皱着眉头看着那两个小贼在那眉飞色舞,心里开始翻腾了起来。
只要找到这里,那就能轻而易举地挖开它,甚至能毫无阻力地直通墓室,这样一来峭壁上的那些人还在小心翼翼地破坏墓道中的机关时,他们两个说不定已经拿了宝贝逃走了。
听了刘寅的话我们全都疑惑不解,那两个小贼明明也是用的罗盘计算,只不过还多了根铁针指着墓道口的方向,可是计算出来的结果却和刘寅完全不一样。
过了一会儿,随着咔吧咔吧几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弄断了,接着传来了两个小贼惊喜的呼声,但是就在他们想要爬出去的同时,突然一阵光亮传了出来,惨绿惨绿的颜色!但是闪动了两下后就不见了踪影,应该是有人打开了荧光棒扔了过去,光亮一闪之下照到了这里,吓得他俩赶忙缩头不敢动了。
排水渠里的积水流了大概十多分钟,水势开始慢慢减弱,估计里边的泉水并没有多少,看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排光了。
这么多年的细水长流,排水渠早就被水冲刷得很滑了,一边走脚下一边打滑,说实话现在我真怕走在前边的那两个小贼失足滑下来,那样的话绝对会发现我们,到时候我再想悄悄跟踪他们可就不行了,尽管我可以用强硬手段胁迫他们,可是却没这样来得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