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四章 垫棺瓦

危急关头还是黄天出手了,而我们也看出了对面这人的身份,正是林瑄手下工夫最厉害的陆天海。
火焰闪过以后,那根钟乳石上很快就又凝结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水珠,再一次被红绳引着朝四面八方滑了下来。
只见他猛地从我身边窜了出去,一闪两闪就穿过了身前几十根钟乳石,大喊一声朝着陆天海扑了上去。
每一个铜钱朝向一根钟乳石,方位一点都没错,可想而知封渊的手有多准!
很快,所有的黑气全都接触到了乳白色的水滴,并且直接被水滴给吸收了进去……
“不好,看样子这家伙早有准备,知道我要这样来破他的葬式!”我眯了眯眼睛想道。
“赵老,缠住陆天海,不要让他出手!”现在可是关键时刻,其实刚才陆天海不应该攻击瞎老二他们,应该用飞刀去割断拴好的红绳,那样可以攻击的目标就多了,黄天就是再手疾眼快,也不可能把他的飞刀全部挡下来。
就这样,赵元阳缠住陆天海,黄天把陆天海射出的飞刀击落,瞎老二他们继续缠着红绳,很快就将地面上九九八十一根钟乳石给缠好了,而且这些钟乳石里的死婴都是看着正中间的那个石台子的!
这人出现以后,瞎老二他们四个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按照我刚才对他们的吩咐在钟乳石中来回跑着,同时将手里的红绳在钟乳石上边来回缠,很快就在溶洞内编http://www.hetushu.com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钟乳石上没有红绳的,里边的死婴喷出来的黑气也朝着半空中的水滴飘去。
白色水珠很快就和其他水珠融合在了一起,原本已经变成褐色的水珠立马白了三分,又开始缓慢地朝着地上的钟乳石滑了下去!
话音一落一个人冷笑着走了出来:“我封渊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敢这样想我挑衅,头七,你是第一个!”
我虽然不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可也能猜到他要破坏我刚才的布置,可是知道现在我都没能看明白他要干什么,红绳上边的水珠还在向下滑动着,再有几十秒钟就可以从红绳上边滑下来,只要滴落在钟乳石上,我们今天的赢面可就大了,到时候林瑄的这些布置就会丧失三分之一的功效,他再想达到目的的话,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封渊,你现在还不出来,难道想等着我把你们的葬式破掉才现身吗?”我冷笑了一声朝着溶洞深处说道。
出来的这个人正是封渊,抬头看了看还在那些红绳上边滑动的水珠,然后掏出一块儿暗红色的瓦片,上边雕刻着十分精美的图案,不过看上去却邪门儿得很。
突然间,从钟乳石后边窜出来一个人,虽然我们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可还是浑身紧绷起来,尤其是黄天和赵元阳,拳头都握紧了,只要那人有任何动作,他俩绝对会毫不犹豫地www.hetushu.com出手。
这家伙话音一落,将垫棺瓦反着放在了地上,取出三支香点燃平放在了垫棺瓦上边,然后站起身来冷冷地看着我。
在出手的一瞬间,封渊点燃一把纸钱扔在地上,然后朝着石台子猛地磕了一个头,而且这个头刚磕下去,拿一把铜钱就落在了石台子上,就听哗啦一声,几十枚铜钱全都掉了下来,朝着四面八方滚了出去!
但是现在已经晚了,赵元阳猛地一发力,陆天海再也没机会射出飞刀了,只好全力抵挡赵元阳的攻击。
可就在这时,就听咔嚓一声轻响传了过来,我奇怪地朝着封渊脚下的那块儿垫棺瓦看去,只见上边的三支香已经燃烧到了它的边缘,而原本看上去挺结实的垫棺瓦上竟然裂开了三道裂缝!
这寒光十分迅猛,眨眼间就到了武沫熙的身前,不过她并没有慌张,更没有躲闪,还是按照自己原来的路线缠着红绳。
不出意外,这四把飞刀还是被黄天给打了下来,与此同时,赵元阳出手了。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乳白色的水滴都变色了,变成了浑浊的褐色,不仅如此,下滑的速度开始缓慢了起来,好像受到了很大的阻碍。
从这一出手,我也明白了封渊的实力,绝对比我想象中要强悍得多,可以说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高手,以前的李仙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叫什么,而且可以看得出来,封渊的所学比我hetushu•com要邪很多!
就在这时,只听噗通噗通几声,瞎老二他们几个竟然全都摔倒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往前走了几步,掏出一张黄纸点燃,架在红绳上,然后轻轻一弹绳子头儿,那张点燃的黄纸嗖地一下朝着正中间的那根钟乳石飞了上去。
按照我的吩咐,在这九九八十一根钟乳石上一共绑上了一百零八道红绳,穿插在这些钟乳石中间,最后汇总在了溶洞最顶上的那根钟乳石上!
就在黄纸碰到钟乳石的一瞬间,只听噗的一声爆响,那张黄纸猛地爆出一团火焰,不过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赵元阳的功夫可没的说,他可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厉害的一个,就连当初的白瑞都不是他的对手。
而就在红绳拴好的一刹那,原本已经在那根钟乳石上汇集得有拳头一般大小的乳白色水球,唰地一声被那些红绳给引了下来,分成一百零八滴朝着下边的钟乳石上游了过去。
“哧!”突然一声爆响,一道寒光猛地朝着武沫熙射了过去。
陆天海见自己的飞刀被打飞了,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甩手又是四把飞刀射了出来,这次他把目标同时锁定在了瞎老二他们身上。
见我这么快就破掉了他的手段,封渊皱着眉头看了看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他并没有丝毫的慌乱,而是不屑地笑了笑,从挎袋里掏出了一串铜钱,抬手朝着中间的石台子扔了过去。
太诡异了和图书,这些明明就是死婴,而且身体已经因为四周极低的温度僵硬了,如果不是用力去掰的话,他们的嘴是绝对不会动的,可是眼前这些死婴竟然真的动了起来……
别看只是一块儿小小的瓦片,也能轻巧地支撑起硕大的棺椁,但是瓦片终究是烧制的,经过一段时间后肯定会破裂,根本就不可能保存完整,所以从来没人能找到过一块儿,以前我想布置邪葬的时候就找瞎老二要过,他挖过那么多坟头儿,可是一块儿完整的都没有。
不仅如此,他居然还能抽空甩出飞刀,朝着瞎老二他们射去,试图阻止他们继续缠红绳。
俩人这一交手才看出来,这个陆天海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厉害,不仅擅长暗器,拳脚功夫也没的说,竟然和赵元阳打成了平手。
很快,铜钱就撞在了钟乳石上,发出了当的一声脆响,一共是九九八十一声,别管远近,几乎都是同时被铜钱撞上的,声音一落,那些钟乳石里的死婴再一次张开了嘴,这次可和上次不一样,什么都没喷出来,不过所有在溶洞里的人全都感觉到了不对,好像耳边正有什么声音在回荡,但是仔细听听却又好像消失不见了。
就听当的一声巨响,已经射到武沫熙跟前的飞刀突然被磕飞,一枚钢珠落在了地上。
“不对,肯定有猫腻!”我心底一沉,越是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越厉害,尤其是现在面对封渊这样的高手,一个弄不好就会和-图-书前功尽弃,甚至还会把命搭上。
不过这个陆天海也真不简单,见了赵元阳出手的气势一点惧意都没有,抬手就和赵元阳战在一处。
就在垫棺瓦裂开的刹那,我所能看到的所有死婴全都慢慢地张开了嘴巴……
这下可把我们给吓了一跳,这么邪门儿的葬式我还是头一次见到,首先是因为垫棺瓦的出现,其次是这些死婴的张嘴,而且还远不止如此,在这些死婴把嘴张开以后,一道十分细小的黑气从他们嘴里喷了出来,开始在死婴身体周围缓慢地旋转,过了片刻,这些细若游丝的黑气竟然开始顺着钟乳石朝上边的红绳绕了上去。
虽然他现在注意力不能集中,射出来的飞刀并不是很犀利,可也让我们所有人感觉不可思议,他竟然凭自己之力就挡住了赵元阳和黄天,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的。
赵元阳也有点儿意外,赶忙加了两分力气,可是陆天海还是很轻松地顶了下来。
“垫棺瓦!这家伙从哪儿弄来的这东西!”我看到那瓦片以后顿时大惊,按说以前可从来没人得到过这种邪门儿东西,一些人死了下葬以后家里不得安宁,就会请坟匠来迁坟,另外找一块儿地方安葬,这时候就需要家里人用自己的血来和泥,烧制一片瓦片,在下葬的时候垫在棺材头的下边,这样就可以保一家安宁。
“还行,挺识货,不枉你还当过太乐道的棺头!”听我叫出垫棺瓦的名字,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