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一章 狼王鼎

可是没办法,追他的人太多了,他一个人根本就没办法逃走,而且他更不敢朝我这里跑,因为在杂草里边视线受阻,在他的意识里边这里还埋伏着几十个人呢,跑过来无异于送死,如果他知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而我又不去阻拦他的话,这家户肯定会后悔死的。
听了他的话,还在拼命逃跑的林渊脸色立马变了,先别说这些追他的人,就是林瑄一个就可以轻松要了他的性命。
见到林渊的反应,那个女人就知道林瑄说对了,然后十分看不顺眼地朝着林渊瞥了一眼:“我真没想到,狼王的后人竟然一个不如一个,按说你林渊这么好的身手,干点儿什么不行,为什么还要对自己的兄弟下手呢,算计来算计去还不都是自己家的人?”
那个忧郁脸怎么敢用自己的肉身去和钢剑碰呢,赶忙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等林渊的剑削过去之后,再一次扑了上来,可是同样被林渊用剑给刺了回去。
那个忧郁脸再也不能忍了,赶紧把自己的双手插在腰间,等再抽出来的时候,双手中已经各自抓着一把钢锥了。
林渊听了以后脸色变了变,可是事实确实是如此,是他算计了林瑄,想要他身体里的那些白魑的分泌物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越是见忧郁脸生气,后边的林瑄脸上的笑意就越浓,我现在终于看出来了,他这是在挑拨林渊和那个女人之间的仇怨,想着把这和图书个女人拉下水,让她也掺和进我们之间的恩怨里边,也好借用她的势力来对付我们太乐道。
“啊!”忧郁脸吓得大叫一声,翻身坐起来想要逃走。
我听了这个女人的话,真恨不得冲上去抽她两个嘴巴子,她说的话确实很对,一般人来说确实应该这么做,可是现在是林瑄和林渊两个人,就不能用这个道理来衡量了,先说林瑄,他可是再狠毒不过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杀了无数的人来布置葬式,而且他可是反过来算计林渊的,林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害自己的亲兄弟,为的只是增强自己的实力而已,这两个人都不能用人来形容,说他们是畜生最合适。
“兄弟们,给我抓住他,碎尸万段!”那女人指着林渊狠狠地说道。
“你……”忧郁脸丢了个大人,已经记恨上了林渊,哇哇叫了两声朝着林渊再次扑了上去。
就在他出来的一瞬间,我看到林瑄的脸上出现了意思奸笑,不过瞬间就消失不见了,我知道这家伙肯定没安好心,今天这里应该会有大事发生。
看着个人的出手就知道实力不俗,速度相当快,再加上他浑身那强悍的肌肉,一看力气就不小。
谁也没想到林渊竟然会如此硬气,按说现在他可是深入虎穴,而且还被这么多人围住,现在的他只能是死路一条了,可是到最后竟然还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听得我都http://www.hetushu.com不由得挑起了大拇指。
对面的那个女人也很意外,十分欣赏似的看了看林渊,很明显,她就是石殿的主人,也是在场的人里边地位最高的。
这一下所有人的静了下来,别说是我了,就是那个女人也没想到林渊竟然会直接下死手,只有林瑄一个人看到以后嘴角翘了翘,这家伙的目的算是达成了。
“你……你竟然敢杀了我的夫君!”那个女人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然后质问林渊。
可即便是这样,在林渊面前应该还插着一筹,只见他冲到林渊面前以后,他手一抓朝着林渊的面门抓了过来。
“你听我解释,我刚才指是想控制住他,是他自己撞上来的!”林渊还抱着一丝希望,赶忙大声解释。
这下那个忧郁脸的脸可更红了,本来想着挽回面子,结果却丢了人,气得他哇哇直叫。
忧郁脸没有停顿,大喊一声又朝着林渊扑了上去,一锥扎向林渊的左眼。
这下那个忧郁脸的脸可挂不住了,按说他在这里的地位可不低,被一个外人这么吆三喝四的,而且自己都说了和他较量了,他竟然不理会,还让自己滚,这家伙脸都红成猴子屁股了。
这女人说完以后,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通体碧绿色的小鼎!
“哼,你个外贼,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提要求,我郝刚今天就来替狼王清理门户!”就和-图-书在这时,那女人身边的那个忧郁脸突然喊了一声,然后从众人当中走了出来。
这么一交手,两人的实力高下立辫,和明显,林渊要比忧郁脸厉害得多。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林渊正好用钢剑来抵住了忧郁脸的脖子,想要用他的性命来威胁一下那个女人,这样也好放自己出去,也算是有了一线生机,可是正好赶上这个忧郁脸坐起来,只听噗嗤一声,林渊的钢剑直接从忧郁脸的脖子上扎了进去,整个脖子都给扎穿了,忧郁脸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片刻间脑袋一歪,死在当场。
这次他可不退了,狠着命朝林渊攻击,根本不顾及自己的安危,用处的招式全都是搏命的,就想着能伤到林渊一下,可是他越是这样就越手忙脚乱,三招没过就被林渊一剑扎在了大腿上,只听扑哧一声,忧郁脸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哼,说得轻巧,去报仇?我看你的目的可不止是头七,最主要的还是我吧,想要先来个手足相残,然后再去找投契算账,我知道你一向看我不顺眼,上次在阴冢的时候,如果不是我福大命大,恐怕早就被你杀死了吧!”林瑄听了林渊的话,不屑地说道。
不得不说林渊的这招很有效,那些人被他转来转去拉成了一条直线,所以他们扔出来的那些白雾并没有对他产生致命的威胁,就算是身上碰到了一点儿,都被这家伙随身带着的那些黄色粉末给hetushu.com治好了。
接着只听噔噔噔三声,那个忧郁脸接连后退了三步,这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一声令下,她身旁所有的人,包括那几个漂亮女人都冲了下来,一起朝着林渊为了过来。
林园不敢怠慢,赶紧用剑还击,只听当的一声,两件兵刃相交,迸发出了一道火花。
“我杀了你!”那家伙忍不住了,猛跑两步朝着林渊冲了上来。
“你给我滚,我要找的人是林瑄!”林渊根本就不理那个忧郁脸的茬儿,还是要找林瑄算账,可是林瑄压根儿就不说话。
别看这是两个短兵器,可是寒光闪闪,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锋利异常。
“看来想抓住他有点儿难了,这家伙的身手还算不错,我看还是我出手吧!”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什么动静的林瑄说话了。
“林渊,我和你们兄弟两个从来没有交集,这次如果不是林瑄跑来报信,我还这没想到你竟然会把主意达到了我的身上,你们两个的恩怨我不管,你们和别人结仇也没我的事儿,原本我只是在这里苦守着这点儿家业过我平静逍遥的日子,你为什么来打扰我的清净?”那个女人冷冷地看着林渊说道。
“林渊啊林渊,我们一直在这里隐居,从来没有招惹过谁,更没有得罪过你,现在你不但闯了进来,还在我面前杀了我的夫君,你说说我今天还能放你离开吗?”那个女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用手指着林渊说道。
www•hetushu.com这也就是他没有直接找上林渊的原因,否则的话,我估计林渊早就已经死翘翘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的事情我自己来解决!林渊杀了我的夫君,我要亲手报仇!”
“哼,你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吧,我现在想要报仇就需要你手里的狼王鼎,如果你还念在先祖曾经受到狼王大恩的份儿上,就把那东西借我一下,我报了仇以后一定归还。”林渊脸色难看地回答道。
其实他应该用兵器的,可能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所以选择了空手,可是这样一来就更不是林渊的对手了,只见林渊右手轻轻一挥,手中的钢剑挽了一个剑花儿,瞬间就将那个忧郁脸给罩了进去。
林渊也是后悔不已,按说他才是最无辜的一个,原本自己可以有一个很好的逃生机会,可是现在却又被自己给亲手葬送了,赶忙把钢剑从那个忧郁脸的脖子上拔下来,然后支支吾吾地说道:“不……是他,我不是故意要他性命的……”
林渊见他们手里都抓着一把白乎乎的粉末,不敢再站在原地等着被人家包围了,赶忙朝着右边跑开,想把围上来的人带开。
“我不和你们做口舌之便,今天我就是来拿狼王鼎的,既然林瑄你在这里,看来我也没什么希望了,你要真有点儿血腥的话就来和我决一死战,我绝无二话!”林渊现在眼看自己没希望赢了,甩了甩手里的钢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