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章 石门

我们三个赶忙朝后边跳开,好半天以后灰尘才慢慢地尘埃落定,我们这才走到室门前看了看,原来这道门是左右打开的,于是就抓住凹槽上漏出来的佩印,用它当把手,将石门想着右边用力一推。
我点点头,用手摸了摸凹槽,说道:“你们看这里是不是挺熟悉的!”
这下我们三个可不知道怎么办了,坐在床上开始发呆。
“没办法了,咱们要找线索就应该是在这里了,可是有一点挺奇怪的,那枚佩印是在哪里放着来着,怎么会没有痕迹呢,你们两个找一找!”我想了想以后对赵元阳他们说道。
别看我们三个实力都很强,可是现在也禁不住紧张了起来,赵元阳和林杉一左一右护在我身侧,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手。
我赶忙用手抓住柜子的边儿,轻轻一推,只听哗啦一声,柜子被我退到了一旁,漏出了后边的一面是墙!
“恩?难道说柜子挪动过?”我在查看柜子角的时候,一边的浮土似乎稍微薄了一点儿。
我们三个一个个钻进了石室中,这里到处都很干燥,根本没有其他地方那样的发霉味儿。
“你们来这里看看!”我赶紧对找赵元阳和林杉说道。
我打开一看,和我想的一样,里边都是些衣物和锦被,别看好几百年了,颜色还是很鲜艳。
赵元阳和林杉看着我的手指在凹槽里摸来摸去,顿时恍然大悟,赵元阳赶忙把狼王的佩印拿了出来和图书,递给我。
狼王可是他和赵元阳的祖宗,见他竟然这样活了一段时间,最后还很有可能被人害死,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这个人是谁呢,又是谁藏在这里呢?”我奇怪地看着那副字说道。
远远地看去,那个白乎乎的东西一动不动,就那么直挺挺地立在那里,我们三个只能警惕地一点点靠近。
儿就在山洞的尽头,好像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
这时候我们也看清楚了那个白乎乎的东西的样子……
我们对面的墙上是一扇石门,两旁放着一些生活用具和几盆枯萎的花草,两旁的墙边放着两个书架,上边摆满了古书,而在靠近我们边上的地上,摆放着一张床,和一张木桌,桌子上还有一张没有写完的字,文房四宝摆放在桌子上都没有来得及收拾起来,一看这里的主人出去的就很匆忙,看来当时一定有很急的事情发生。
我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慢慢得朝着山洞里走去,既然已经到了现在,就没理由再害怕了,不解开狼王墓的秘密,我们是绝对不肯罢休的。
“果然在这里!”赵元阳大喜地喊道,这里边通风,所以里边并没有沼气,赵元阳先朝里边扔了两个荧光棒,等里边亮起来以后,我们三个同时朝洞里看去,只见这里边竟然和先前我们去过的那三个石门后边的石室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却大了很多,而且和其他的石室不一样,和图书这里边竟然摆放着很多东西。
就在这时候,只听噗嗤一声,石门的四周一松,从里边喷出来几道气,看样子从来没人进去过吹出来大股的灰尘。
我们三个全都有这样的感觉,互相看了一眼以后,赶忙朝着石门后边扔了几根荧光棒,片刻后,先前的黑暗被一股柔和的绿光取代,我也看到了里边的东西!
“风?”峭壁上怎么会有风吹出来的,我奇怪地把脸再次贴在峭壁上,结果有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我和赵元阳赶紧跑过去一看,只见桌子上写的那副字上边赫然写着林黛连个字,黛字的最后两点还没有写完……
赵元阳赶忙凑过去感觉了一下,林杉也用手摸了摸,两人同时地点了点头。
“你们看!”林杉走到书桌前看了看,大声对我们喊道。
我将狼王的佩印按在手里,让赵元阳和林杉靠后,然后警惕地盯着石门,同时将佩印慢慢地朝着凹槽里放了下去……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几乎把整个房间的每一处角落都找遍了,结果却根本就没发现任何和佩印相似的印记!
面对这种未知的东西,我的心里没来由地用处一股恐惧,好像这里边有什么极度危险的东西正在盯着我们!
按说佩印绝对是从这里找到的,否则不会有记录和配图,而且还分在了三个地方保存,如果是假的我们也不会真的找到这么一间石室,所以太乐道的记hetushu•com载一定是对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还有我们没能找到的地方。
进了大洞以后,四周的温度很快就降了下来,估计现在已经零下二三十度了,我们一边往前边走,一边抄四周又扔了七八根荧光棒,将整个大洞都给照亮了!
可是我在柜子里翻腾了半天,却任何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只是我不明白,明明他是被人软禁在这里的,为什么还能在这里弄出这么个石门来呢,按说软禁他的人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的。
“果然在这里,你们快来看!”我赶紧招呼赵元阳和林杉。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做这件事的人应该就是狼王妃了,也就是林瑄他们那一支的人,可真是够狠毒的,可是看那个狼王妃死掉的时候年纪并不大,她这么干到底有什么用意呢?”我奇怪地问他们。
我看看四周,将所有的家具都看了一遍,却还是看着那个柜子不协调,于是又站起身来朝它走了过去。
在石门被推开的一瞬间,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就好像里边什么东西都没有似的,无尽的黑暗,甚至连我的事先都被吞噬了进去……
只见石门后边竟然是一座天然形成的空洞,到处都是乱石,空洞很大,足足占据了狼山的三分之一,也幸亏它在狼山的地步,否则山顶垮塌的时候就已经砸毁了。
咔嚓,佩印轻轻地插在了凹槽里,严丝合缝,看来真就想我想的那样,这枚佩印http://www.hetushu.com就是打开石门的钥匙。
说是石墙,准确的应该叫做石门!
我回头看了看赵元阳他们,两人在书桌和书架上也没找到什么,赵元阳朝着石门走去,用力地推了推,早就已经打不开了,我把玉剑扔给他,他用玉剑在石门上用力戳了几下,挖出了一个方口,可是外边却还是石头,看样子这里已经被人用巨石给堵死了。
“你们感觉一下,这里好像有风吹出来,是不是个洞口?”我让开身子,对赵元阳他们两个说道。
赵元阳看看林杉,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要说长生不死之术,确实是有这种可能,可是就因为这样冒这么大的风险到最后却并没有达成,而且还把自己的性命给搭上,这恐怕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去做的,狼王妃更不会放弃自己的性命来给后人创造机会。
我再一次仔仔细细地在柜子里边外边查看了起来,但是和上次一样,仍旧没有任何发现……
他们两个见我有发现了,赶忙像蜘蛛一样爬到了我的身边。
“分头找一找,看看有什么发现!”我吩咐一声,朝着对面的柜子走去,进来以后我就对这东西挺感兴趣的,因为一般人都会把柜子放在离床比较近的地方,方便存放衣服和被子,可是这个柜子却离床很远。
只见赵元阳和林杉同时举起了自己的手,猛地朝着峭壁上砸了下去,只听啪的一声巨响,他们面前的峭壁顿时被他们给砸出了一个大洞,一块儿m.hetushu.com碎成是块儿的石板从泥沙里掉落了下来,落入了悬崖下边的水里。
他俩一听点点头,确实像我说的那样,这些东西都已经有上千年的存放时间了,那枚古印如果事先放在这里,肯定会留下痕迹,于是我们三个就在房间里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我们三人围在这扇石门前一看,只见这道石门可和其他的门不一样,其他的都是两扇分左右打开,可是这个却是一扇门,而且根本没有扶手,更不知道怎么打开了……
“我想他可能是被人软禁了,所以才不得已住在了这里,而软禁他的人在这里修了他的墓葬,也就是说他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根本没人知道他还活着!”林杉面色惨淡地说道。
他俩看了点点头,现在我们已经基本可以确认了,当初在这里居住的就是狼王,可他也算是西北一个相当有作为的君王了,为什么会藏身在这里呢,而且看他的年纪并不大,根本不存在到这里隐居养老的可能。
“我估计应该是狼王妃,在这里的人肯定是狼王,因为佩印是在这里找到的!”赵元阳将狼王的佩印拿出来说道。
“可是这东西应该是他随身携带的才对,他出去以后就没能回来,可见当时走的匆忙,你们看,地上还有一支毛笔!”我指着地面对赵元阳他们说道。
“你们看这里,有个凹槽,一定是个机关,需要一定的器具才能推动石门!”赵元阳看了看石门以后,指着正中间的一个小方凹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