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三章 拴脑袋

“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林萧听了以后脸色变色有些凝重起来。
“看样子林瑄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把吴玥解决掉,咱们先回去准备一下,这次我一定要把他们两个全都留在这里!”我冷笑一声,转身带着林萧从乱石堆里退了出来,顺着来路会了寨子。
现在凭我的身手别说是他了,就连林瑄都不可能发现自己正在被跟踪,这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另一个石洞前边,一矮身蹲了下来。
只见这座山果然和我听说的一样,山上到处都是石洞,石洞的外边用石块儿垒砌得十分平整,里边应该都是附近寨子里边的村民尸体。
“看来林瑄摆的真是一种邪葬,要小心点儿了!”我心里想道,把速度减慢了下来!
“棺头,林瑄他们已经在这里围了吴玥一个月时间了,每天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来这里放血,山上的吴玥他们也不敢下来,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林萧给我解释道。
和图书见了用力一跳,然后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他俩的背后,几乎挨着他们,蹲在了他们的身后,探着耳朵听了过去……
“好,你带我去查探一下情况,其他人在这里等着!”我对兄弟们吩咐一声,然后带着林萧从寨子里出来,朝着昆明山近前慢慢摸去。
“嘘,你可小心点儿,坏了老大的事儿小心你的小命,赶紧回去拴脑袋,过一会儿拴不好的话,你小子可死定了!”这家伙一边说,一边用手拽出一根麻绳!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在正西方向有个黑影一闪,好像有人在动,于是我赶忙压低身子,警惕地朝那里看去。
在昆明山的山顶,黑压压地站着一群人,虽然离得很远,可还是能看得出来他们的神色都很紧张,大概有一百多人,警惕地看着四周,不过我却并没有看到吴玥的身影!
我见时候差不多了,一挥手,所有的兄弟全都悄无声息地散开,绕到和-图-书昆明山的四面八方,然后悄悄地朝着山上摸去!
“唉,你说咱们原本跟着吴玥好好的,现在干嘛非要跟着林瑄来抓吴玥,依我看,现在的日子还不如以前呢,以前总不至于受这样的苦,天天放血,还要熬夜,再这么下去我可要疯了!”另一个小子十分不满地说道。
等我们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山上虽然黑咕隆咚的,可是借助月光还是可以看到林瑄的那些手下守在山腰的位置,不过现在已经不再滴血了,全都蹲在石洞面前,不知道在做着什么。
他们两个点点头,一转身钻进了一旁的树林,眨眼间不见了踪影,他们两个可是我的杀手锏,在我的手下里边,也就只有他们两个是林瑄对手,所以要抓住林瑄非他们两个不可!
不过奇怪的是,有将近二百多石洞前都站着一个人,一看他们的装束就是蓝衫子的人,而且每一个都正对着石洞的门口,并且把他们的和_图_书胳膊都抬了起来,手腕子都被割破了,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石洞门口垒砌的那些石块儿上。
在石洞前原本有一个人蹲在那里了,这家伙跑过去以后,那个人不满地看了看他,说了句什么,看样子是在抱怨跑过去的这小子。
我独自在房间里想了一整天,这一天时间里林瑄没有任何动静,还是在全力对付昆明山上的吴玥,而吴玥的手下又死伤了十多个,从兄弟回来汇报的情况来看,林瑄所用的方法和我猜的基本上一模一样。
就在我冲上半山腰的时候,突然感觉四周的温度好像低了很多,身上立马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同时四周的光线也暗了下来,我奇怪地停了下来,朝四周看了看,却根本看不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哥,咱们都在这儿呆了一个月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后来跑过去的那个小子叹了口气抱怨道。
白天我已经看好了林瑄的手下的位置,所以现在和_图_书挑的全是这些人看不到的地方,飞速地朝着山顶上接近。
看样子这些人都是林瑄从蓝衫子里边挖过来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弄这些邪门儿玩意儿到底要干嘛,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一种十分邪门儿的邪术,而且威力绝对不小。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鲜血落上去以后并没有流到地上,却反而顺着石缝全都朝着石洞里边渗了进去。
从我白天到昆明山,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看到林瑄露面,虽然我确信他就在昆明山里,可还是有些没底,为了保险起见,我把柳宝和柳强叫到身边,然后对他俩小声吩咐了两句。
“这是一种和阴毒的邪道手段,虽然我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可也能猜出个大概,山上的人看到的绝对和咱们看到的不同,所以他们才会那么紧张,我看这应该是林瑄借助昆明山这些尸体们所摆步出来的一种葬式!”我笑了笑说道。
到了晚上,我终于拿定了主意,凑出房间以www.hetushu.com后开始安排起来,这次我们太乐道可是倾巢而出,一共二百来人,每一个人我都仔仔细细地安排好了,在夜里十二点的时候,我们从寨子里出来,顺着白天我和林萧走的小路朝昆明山走去。
“这小子,别人都不敢动,他却跑到别人那里了,肯定有事儿!”我心里冷笑一声,赶忙悄悄地跟在他身后!
“你可小声点儿,这话要说被老大听见了咱们两个可就都没命了!”另一个瞪了他一眼说道。
我跟着林萧从偏僻的小路走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昆明山的山脚下,藏身在乱石堆里朝昆明山上看去。
林萧带着我们先找了个地方住下,同时派兄弟紧紧地盯住昆明山的动静。
原来是林瑄坐在石洞前的一个手下站了起来,这家伙朝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然后小心翼翼地朝着另外一个石洞走去。
我也不例外,轻轻地从乱石堆里爬出来,飞身朝着山顶跑去,好似一阵轻烟一样,悄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