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二章 命留给你

所以说一直在暗中伺机而动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把丁毛丁棍就走的人。
不过他身上的那个纸人却紧了紧手,死死地掐住了林瑄的喉咙,现在只要这东西微微一用力,林瑄这条小命就交代了。
“头七,看在你这么配合我的份上,今天我就送你一个大礼,你放心,林瑄的小命我给你留着!”那个女人回过头来朝我笑了笑,然后娇媚地说道。
我听了她的话不屑地看了看她,说道:“我们太乐道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招惹我,丁毛和丁棍与我虽然有些恩怨,可那是我们的事儿,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想替他们两个出头的话,那我也乐意奉陪。”
紧接着,从刚才她走出来的那片树林里又走出来三个人,其中两个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前一阵子想要取我性命的丁毛和丁棍,还有一个人被他们押着,灰头土脸地朝走了出来。
“哼,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和-图-书如果你还不现身的话,我可以保证一定会在十秒钟以内把林瑄杀死!”我一抬手,甩出去十根棺材钉,直接命中十具尸体的胸口,我用手一抓人骨,那十具尸体嗖的一声站了起来,围在了林瑄的四周!
那女人倒是没有多余的话,点点头以后,丁毛丁棍抬脚踹了吴三魁一下,吴三魁站立不住,一个趔趄扑到了我们面前,吴枫赶紧过去把他扶了起来。
“三魁,你放心,就算林瑄今天逃过一劫,我也答应你一定会杀了他帮你报仇的!放人吧!”我冷哼一声对那个女人说道。
“吴三魁!我说怎么没看到他,原来落到你们手里了!”我冷哼一声说道。
眼见我射出去的三根棺材钉掉在了地上,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了,这次出手的人绝对不是丁毛和丁棍,因为他俩的势力并没有这么强,否则的话当时我在对付他们的时候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得手。
和-图-书瑄惨叫一声,却根本就反抗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把那把小刀伸进了林瑄刚才被割开的伤口里,然后飞速地削了起来。
看到他这样,我冷笑一声,这家伙死到临头还是这么一副样子:“好,我答应你了!”
“好了,太乐道棺头的信誉我还是很相信的,现在林瑄是我的了,你可不要反悔哟!”那个女人笑了笑朝着林瑄走了过去。
我听了吴三魁的话以后十分意外,他可比他那个没骨气的老爸强多了,已经到了现在了,还在惦念着蓝衫子。
“没想到堂堂太乐道的棺头竟然这么大的火气,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我话音一落,只听远处的树林里有人冷笑了一声说道。
被纸人制住的林瑄也奇怪地皱起了眉头,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
我听了这声音以后微微一愣,任凭我如何猜想,也没想到说话的人竟然是个女的,而且听起来声音还不和-图-书大。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借助月光一看,这个人身材瘦小,但是却凹凸有致,正是那天把丁毛和丁棍救走的人!
不过她还是一身黑衣,脸上包着黑纱,根本看不清容貌,但是从她的身材上来看,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丽人。
“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来的目的是林瑄,只要你把他交给我,不出手给我捣乱,我就把这个人给你!”那个女人笑了笑,挥了挥右手!
吴三魁爬起身来看看我,朝我抱了抱拳,然后叹了口气,被吴枫搀着站到了我身后。
林瑄现在根本动弹不了,只能强忍着疼痛,牙都快被咬碎了,被人用刀子在伤口里搅和,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我被她的话说得一愣,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可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只见这个女人突然抽出一把锋利的小刀,也就是小拇指一样长短,但是却寒光闪闪,一看就知道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刃。http://www.hetushu•com
我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朝着林瑄看了过去,现在的林瑄早就没有了以前的气焰,这家伙已经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了,索性把眼睛都闭上了。
我回头看了看吴三魁的三叔吴枫,他正一脸期盼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想我救吴三魁,在整个蓝衫子里边,他也就是和吴三魁有感情了,就连吴玥都没被他看在眼里。
“好大的口气,果然不愧是太乐道的老大,你说的很对,我的确要替我的兄弟出头,但是今天我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要和你分个生死的,咱们的问题以后自然会解决的,我现在和你来谈一笔交易如何?”那个女人冷笑了一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瑄说道。
我听了她的话有些奇怪,搞不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可就在这时,那个女人抬手一刀割在了林瑄的右手腕子上!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吴三魁竟然使劲儿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冲我大声喊道:“头七,不用救我,http://m.hetushu.com林瑄这小子害了我们蓝衫子,你一定要把他给宰了!”
我现在心里开始翻腾了起来,说实话我真不愿意看到林瑄再一次从我手上逃脱,可是刚才已经用他把吴三魁换回来了,没理由现在又要上去抢夺,就算我要出手,面前这个古怪的女人就好像一潭深水一样,根本看不出她有几斤几两,到最后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吴三魁对我有救命之恩,虽然以前有些冲突,可那根本不算什么,现在眼看着他落在别人手里,我是绝对不能见死不救的。
“没错,这家伙被林瑄塞进了土洞里,还以为没人看见,现在被我救了出来,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交换一下?”那个女人笑着说道。
这个女人走出来以后在距离我和林瑄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笑道:“头七,看来你已经认出我来了,说起来这是咱们第二次见面了,你还想和我动手吗?”
“交易?什么交易!”我皱了皱眉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