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五章 草衔门

我知道他们的想法,毕竟吴玥是他们的亲人以前不管怎么样对他俩,可还是有那层血缘关系在那里摆着,所以吴枫看了看吴三魁,吴三魁也犹豫了片刻,两人同时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来朝着我跪了下来!
我想不明白,看了看吴玥,吴玥见我看着他,咳嗽了两声说道:“这里边是草衔门的信物!”
我话音一落,所有兄弟全都围了上去,面色不善地看着他,只要他敢说一个不字,下一秒钟我的兄弟们就能把他给撕成碎片。
“我也不太清楚,这东西也是前阵子草衔门派人送来的,说他们的老大有要事请我去帮忙,带着这东西去就行了,可是我还没决定要不要去呢,林瑄就造反了,还把我的蓝衫子给毁了,幸好我派出去送信的人把他们请来了,否则今天要杀死林瑄还要费点儿功夫。”吴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这东西有什么用?”我看着吴玥接着问道。
http://www.hetushu.com“我错了,棺头,求你饶了我吧,他们两个都是好样的,我不是人,我不敢说以后怎么报答你,只要你今天放了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在你面前露面了!”吴玥也明白眼前形式了,赶紧顺着我的话说道。
“林瑄之所以这么长时间不杀你,而只是把你困在山上,这应该是有原因的话,我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如果你把这个原因说出来,我就放你离开,否则的话,后果你明白!”我冷笑一声看着他说道。
吴玥点点头,从锦囊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册子,金光闪闪的,不过却很粗糙,看上去应该是用金线编织成的,上边还扎了个草人的形状,而且这个册子上还挂着六个小巧的鼻塞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我就知道他俩最后会这么做,所以并没有客气,也没让他们起来,连想要上来服他们起来的兄弟也被我拦和_图_书住了。
“棺头,我知道我爹以前得罪过你,还差点儿要了你的性命,但是他毕竟是我爹,所以我和三叔肯定你能饶他一命,以后我们两个一定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万死不辞!”吴三魁面色坚决的看着我说道。
我听了他的话不屑地冷笑一声,这家伙一点儿骨气都没有,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算计了我几次没有算计成,到最后还被林瑄钻了空子,自己差点儿没死不说,连他那么大的一个蓝衫子都没能保住,现在成了孤家寡人。
吴枫和吴三魁听了,面色凝重地从我身后走了出来,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吴玥,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见我不杀他了,吴玥赶紧使劲儿冲我磕头说道:“有什么吩咐棺头尽管吩咐,我一定万死不辞!”
吴玥听了我的话以后十分奇怪地看着我,表情十分无辜似的,但是我一眼就把这小子看穿了,我刚才话音一落,他就全身颤了颤hetushu.com,一看就知道我问到点儿上了。
“我……我说!”吴玥最后还是被我们吓破了胆,哆哆嗦嗦地看着我说道。
吴玥看了我们的架势,浑身上下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尤其是在看到吴枫和吴三魁也面色不善地看着他,这家伙再也挺不住了,两腿一软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草衔门?”我听了以后奇怪地问道。
“没错,他们老大和我有过几次接触,是个很阴毒的人物,连带他们草衔门也都是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专门用邪道手段替别人报仇害人,收取高额佣金,刚才杀死林瑄的就是草衔门的人,是我请来救我的!”吴玥叹了口气说道。
我听了朝兄弟们挥了挥手,大家这才闪到一旁。
“吴枫,三魁,他是你们的大哥和父亲,就由你们来决定他的生死吧!”我现在都不想多看吴玥一眼,这么卑劣的人我连杀他的兴趣都没有了。
只见他把裤子退了下来,和图书在里边那一层里撕开一条口子,从里边逃出来一张黄不拉几的锦囊。
“好,你带着我去草衔门见一见那个老大!”
吴玥见众人退了,颤抖着手把自己的裤腰带解开了。
我见了这东西很是奇怪,不知道里边藏了什么,竟然会让林瑄这样在意,难道说是什么厉害的宝贝?
“把那信物拿出来我看!”我冷冷地对吴玥说道。
我接过那个金色的册子看了看,应该是个请帖一样的东西,它下边垂着的鼻塞子也应该另有用处,这个草衔门处处都透着那么的邪气,绝对非同小可,而且现在和我们太乐道又因为丁毛丁棍结下了深仇大恨,别看今天那个女人没有因为林瑄和我们直接动手,但那也只不过是因为我们人多势众,他们不想把事情搞的无法收拾罢了,所以以后见了面一定还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吴枫也点点头,对吴三魁的话表示认同。
我听了以后大吃一惊,原来刚才那个女人和丁毛丁棍他和*图*书们就是草衔门的,难怪他们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还把林瑄的皮给扒了,看来这个门派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哼,我今天是看在吴枫和三魁的面子上饶了你,以后再要是敢做坏事的话,我一定不会饶你,但是就这么放你走的话,我也不甘心,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以前的咱俩的事儿我可以既往不咎!”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知道的就这些了,棺头,我也知道以前得罪过你,你看我现在蓝衫子也没了,我儿子也不管我了,兄弟也背叛我了,可以说现在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还请棺头饶我一命吧!”吴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兄弟们,差点儿没哭出声来,朝我拜倒开始求饶。
我要是就是他们这句话,同样的我也知道吴玥现在杀不得,所以笑了笑后对吴玥说道:“吴玥,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以前抛弃的兄弟和儿子,在你临死之际,还是他们来替你求情,你有没有感觉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