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九章 风云水火冢

还好我们走得比较顺利,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山路终于不再斜向下了,我们前边出现了一座山!
谁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带我们来到这么一个古怪的地方,而且事先我们也都了解了,草衔门数百年来隐藏着一件秘密,从来都没人能够解开,看起来就应该在这山岗子里了。
席间我开始观察这些人,却让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那个红胡子老头洪天刚和那个震婆子好像不对眼,两人只要视线碰到一起的时候立马就会横眉冷对,估计是顾忌场合不对,所以没有吵起来,否则的话很可能直接就动手了。
“这次我请各位来呢,是因为我们草衔门数百年来都有一件关乎我们气运的大事没有完成,前辈门主虽然几经努力,却一直都没有实现,现在机会来了,我想完成我们草衔门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还请各位尽力帮忙,事成之后必有重谢!”那个门主咳嗽了一声,面色凝重地对大家说道。
和-图-书个老太太就更怪异了,虽然穿着正常人的衣服,可是却扎了两个小孩一样的朝天辫儿,配上她雪白的头发,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这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不过幸好前边还有那些手提灯笼的纸人为我们纸路。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会有一些阴气十分重的器物,这些器物只要现世,必然会为祸一方,害死人也好,搞得一方水土不宁,颗粒无收也好,总之这些东西邪门儿得很,根本就没办法对付,但是再厉害的阴器都害怕风云水火冢,只要被镇压在里边,那就绝对不能再害人了。
顺着山路我们开始斜向下朝着毛珊谷的深处走去,这里和上边可不一样了,大风呼呼地挂着,温度极低,就连路上都已经结满了黑乎乎的冰,可以说我们现在稍不小心就会摔倒滑下去,再加上两旁那些提着灯笼的纸人,整个毛珊谷里的气氛阴森极了,真就好像到了阴曹地府一样。
在场的人都和_图_书没什么意见,毕竟都是远道而来,而且现在还没到阴历十四,所以也就没人提什么意见,于是就在客厅里边支好桌子,大摆筵席……
其他人都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山岗子,唯独我的表情和他们有些不一样……
“诸位请看,这就是我们草衔门一直以来最大的谜团!”柳鬼指着我们前边的那座山岗子说道。
说起来异冢录里边记载了上百种异冢,可是唯独有一种和其他的不一样,就是这个风云水火冢,因为其他的异冢都是用来葬人的,不管是害人也好,福荫子孙后代也好,可是眼前这风云水火冢却和其他的异冢不一样,这个是用来葬阴器的。
听了他的话在座的人才恍然大悟,但是又都奇怪地互相看了看,不明白这个门主口中说的大事到底是什么。
但越是这样的人,就越有一些诡异的手段,这从那个门主看他们的神情就可以看出来。
一边走,我一边拿定了主意,今天不管http://www.hetushu.com如何,我都一定要设法把他们的底细查清楚,然后再想办法把这个草衔门给彻底解决掉,省得以后他们再出去为非作歹。
“门主,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咱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但凡有什么用到我的地方一定会尽心尽力去办!”那个浑身上下火红的老头儿笑着说道。
酒足饭饱之后,柳鬼带着我们从待客厅里出来,一行人穿过空地,朝着毛珊谷的深处走去。
看着我前边绿蒙蒙的那些绿点儿,我身上不禁打了两个寒战,数百个纸人,每个纸人都是用人皮扎成的,可想而知草衔门这是杀了多少人才能有现在这样的规模,还别说那些我没有看到了,这群人真是太狠毒了。
旁边那个扎着朝天辫儿的老婆子也赶紧随声附和,看样子他们这些人之间已经很熟悉了,唯独吴玥和他们略显生疏。
“这个人叫洪天刚,是西北有名的风水先生,手底下弟子众多,为人脾气最火爆,http://m.hetushu.com就和他的服饰一样,那个老太婆叫震婆子,为人阴险,据说她专门找来一群年轻男人服侍她,最喜欢刨人家祖坟,用狠毒手段勒索钱财!”吴玥认识这两个人,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这个老头儿大概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但是他可和普通的老头儿不一样,别的老头儿头发都是白的,可是这个头发和胡子竟然都是火红色的,看上去无比诡异,尤其是他还穿了一件红色的长袍,远远地看上去好像一团火似的,就连他身后的那两个女人都是一身火红。
“现在人也到齐了,我已经安排了佳宴,大家远道而来,先吃点东西再说!”那个门主见了众人的反应以后,笑了笑说道。
我听了以后点点头没说话,现在看来这些人真不是善茬儿,而且那个门主把这些人聚拢到一起,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绝对非同小可。
最让人可笑的是她身后的那两个年轻人也和他一样,明明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可也扎了朝天辫儿,看上去滑http://www.hetushu.com稽得很。
“这……这是风云水火冢,异冢录里边记载过的一种最离奇的异冢!”我在看清楚山岗子的样子的时候,顿时浑身一震。
比知道怎么的,我感觉今天的气氛好像和我预想的不一样,尤其这些人都是这个草衔门的门主请来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起来这草衔门以前的祖辈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代代都想把这风云水火冢打开,取出里边害人的东西。”想到这里,我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在席间,我们也知道了草衔门这个门主的姓名,原来这家伙名叫柳鬼,和他的长相真的很贴切,就好像一棵老柳树成精一样。
而且看这些人的神情,都好像地这个门主很敬重似的,也就只有那个老头儿和老婆子稍微差一些。
没错,在山谷中间出现一座山,从外表上看和普通的山一模一样,但就是个头儿要小了很多,说它是山,其实就好像个山岗子一样,高有二十多米,上边怪石林立,一股黑乎乎的旋风正围着它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