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五章 黑气

我心头奇怪,赶忙用余光朝他那边看去,结果这一看却大吃一惊,只见原本已经被紫黑印记彻底吞噬掉的林瑄身上突然冒出了一阵阵黑气,并且开始在他身上来回游走,似乎正在跟我放出去的那些紫黑色印记进行着殊死搏斗。
见震婆子出手了,柳鬼这才长出了口气,赶紧跑到站在地上没有动静的林瑄身旁仔细地查看起来,现在的林瑄早就已经开始全身黑紫,柳鬼用尽了办法都不能让林瑄挪动分毫,看现在的样子,林瑄已经算是彻底报废了……
而且我现在鼻孔里还塞着塞子,一般的气味儿根本就吸不进来,可想而知震婆子这一出手的威力是多大,这是直接想要我性命的意思!
震婆子听了柳鬼的话,也知道现在形势危急,赶忙把那个盒子收好,然后面色一冷,掏出一根两尺长的小棍子,这根棍子可和普通的木头棍子不一样,两头粗,中间细,看起来好像是中空的。
“头七和-图-书,你坏了我们草衔门的大事,我今天一定要你的命!”柳鬼欲哭无泪,看了看林瑄,又看了看我,脸色一狠说道。
我在这里看的暗暗心惊,可是对面的柳鬼可是大喜过望,刚才他都已经绝望了,现在看到林瑄身上的紫黑色印记越来越浅,兴奋地这小子赶忙把手里的草人举了起来,只等着林瑄彻底恢复自由以后就动手把我给解决掉。
这时候,震婆子也已经看到了林瑄身上的变化,这老东西眼神一亮,赶忙加快了手法,想要把我尽快解决掉。
柳鬼的身手虽然也很强,可是在我眼里还不算什么,他自己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见我朝他冲了过来眉头一皱,朝旁边一看,震婆子也没能拦住我,只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宰了林瑄身上,于是赶忙举起手中的草人,朝我拜了拜……
我现在可没时间搭理他,因为震婆子已经朝我冲了过来,这老东西别看年纪大了,后背m•hetushu•com都已经驼了,可是速度却非常开,一眨眼就冲到了我的面前。
于是我赶忙朝旁边闪开,说起来我的身手比震婆子要高了很多,但是现在我并不想把她逼的太紧,这老东西太邪门儿了,万一有性命之忧的时候,很可能会用出什么我对付不了的邪术,我可并不是怕她,毕竟现在在这个幽闭的山谷里,逃出去是关键,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还不想跟他们生死相搏,还是给红缨和吴玥拖延点儿点时间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里我赶忙一脚把震婆子逼得往后退了两步,闪开她喷过来的黑气,强忍着脑袋的晕沉,猛地朝着柳鬼冲去!
就在这时,已经快要哭出来的柳鬼突然啊了一声,紧接着他好像往后退了两三步。
只见震婆子把手里的木棍子拿在手里晃了晃,然后将其中一头指向了我。
这家伙的眼神里全部都是兴奋和怨毒,看得出来已经对我恨之入骨了。
“这股黑气http://m.hetushu.com竟然还能救人?”我看了以后大吃一惊,从林瑄身上冒出来的蒸汽就是我用来困住他的那些紫黑色的印记,没想到连我都不好说破解掉的邪术,现在竟然被林瑄身上的这股黑气给慢慢地引了出来,再把它们吞噬掉。
柳鬼大声朝震婆子喊了一声,要震婆子出手帮忙,现在的林瑄已经成了废物,根本就不能再对我攻击了,况且他离我那么近,我再出手的话很可能就会把他们祖宗筹划了几百年的事情毁于一旦,所以这家伙是绝对不会看着三个脑袋的林瑄被我给再次杀死的。
虽然我不在乎她这点攻击,可是眼看着林瑄就要恢复正常了,如果还不能把震婆子解决掉,等林瑄和柳鬼再冲上来,我再想脱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尤其是林瑄,只要被这家伙得手,我绝对会在数秒钟之内被柳鬼和震婆子给撕成碎片。
就听唰的一声,震婆子右手点出,直接攻向我的左肋,她手上可不是hetushu.com空着,拿着刚才用黑气喷我的那根木头棍子,如果被它戳中的话,我估计小命就悬了。
“不好!”我心头一沉,赶紧冰住了呼吸,可是已经晚了,脑袋瞬间好像被锤子砸了一下似的,嗡的一声开始头晕目眩。
这下我可看清楚了,那些黑气就是刚才从图腾里钻出来的那些,原本已经吸收进林瑄的身体里了,没想到现在竟然又钻了出来……
“这可糟了,震婆子一时半会是解决不了的,再加上林瑄,估计今天想要出去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该怎么办呢!”我心里飞速地盘算了起来,可是不管我怎么想,局势还是对我不利!
同时,林瑄身上开始冒汗了,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好像很热似的,同时一阵阵黑色的类似水蒸气的气体从他身上冒了起来,竟然被围着他旋转的黑气给吸收了进去。
不过这些黑气并不只是钻出来就算了,而是开始飞速的在林瑄身上来回旋转了起来,就听呼呼声不断,带起m.hetushu.com了一阵阵风声。
现在林瑄还不能动弹,柳鬼就成了今天我能否战胜他们的关键,只要把这家伙给制服,林瑄就失去了作用,到时候再解决震婆子的话就简单多了。
很明显,这股黑气中含有剧毒,离这么远闻到一点就已经成这样了,如果被黑气喷中的话,绝对会命丧当场。
震婆子见了赶忙出手拦我,可我还是从她身旁掠了过去,她只好用黑气来阻挡我,但是我早就有了准备,用力一闪远远地跳开,这时候我距离柳鬼已经只有四五米了,再一个蹿步就冲过去了。
黑气是躲过去了,却突然有一种十分特别的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孔,闻上去好像是鱼腥味儿。
我一看这东西就不简单,被它指着肯定会有危险,赶忙朝旁边闪开,就在这时,只听噗的一声,木头棍指向我的那头突然喷出来一股黑气,这黑气很猛,眨眼间就喷到了我的面前,也幸好我朝旁边闪了一下,这才没有喷中我的面门,黑气从我身旁呼啸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