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五章 黄纸道术

可是他想解开却没那么简单了,我绑的都是死扣,这家伙费了半天劲儿才解开了没几个,可是又不能乱拽,那样的话就会破坏他的布置,没办法这小子只能一个一个来了。
我没有现身,继续藏好,在草丛里盯着这小子。
年轻人正要说出那个黑衣人的身份,只见这黑衣人突然眉头一皱,猛地窜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年轻人的脖子。
原来这小子叫王阴阳,一说话就被那个年轻人给认了出来。
但是王阴阳现在用出来的可和我以前见过的不一样,这些黄纸突然随着风势在空中旋转而来起来,劈头盖脸地卷向我。
“这是我们家和他们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敢伤我,我要你的命!”王阴阳大喊一声抬手一摞黄纸朝我扔了过来。
原本我以为我躲开了,可没想到这些黄纸突然从一个很诡异的角度朝我落了下来,就听啪啪几声,我的后背上居然被沾上了几张……
我和狼王妃一边走,一边小声地商量对策,很快就跟着王阴阳来到了拐子坟前。
就这一瞬间,只听呼的一声,一股暖风吹了过来,直接把密林里的黑色迷障给吹了个一干二净,现在虽然是深夜,可是借助月光我已经可以看到密林里边的情况了……
“不好!”我见状大惊,赶紧就地一躺,拼命地用力去蹭后背,想把黄纸给蹭下来,可等我站起来一看,地上根本没有纸屑,这下我的心可沉了下去。
于是我们两个就静悄悄地蹲在疑难之处看着王阴阳。
黄纸一被揭开,顿时拐子坟里边阴风大作,先前那些迷障又慢慢地升了起来。
“咳咳,你先不用问我要干什么,你的目的就是想要得到奉天剑吧!”我控制着那年轻人说道。
“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回答我的话,其他的不要问。”黑衣人已经失去了耐性,冷冷地说道,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杀气。
见我受伤了,王阴阳冷哼一声,又是一脚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我冷笑一声从挎袋里掏出一根银丝,轻轻地拴在红绳上,然后按照逆时针方向拉着银丝开始围着密林转圈儿,一边走一边在地上仔细观察,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我又找到了不少红绳,但是这些红绳已经和我刚开始拴住的不一样了,现在的红绳已经变成了漆黑的颜色,上边还结着一层薄饼。
紧接着,王阴阳把那颗人和_图_书头拿了起来,然后掏出一杆毛笔,也不知道在人头上画了些什么,就把人头放进了坛子里,盖好盖子以后又在上边栓了根红绳。
这家伙先是把坛子埋好,然后拉着红绳朝拐子坟里边走去。
这家伙看到承道印就想到了我肯定就在附近,赶忙警惕地朝四周看看,同时手里还抓着一把黄纸,准备随时出手。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密林里传来一声嘶吼,王阴阳瞪大了眼珠子从拐子坟里跑了出来,一把将自己脸上的黑布给撤掉了,等着拐子坟外边大声喊道:“是谁,给我出来!”
等他走远了,我和狼王妃才从树林里出来,远远地跟着这小子,现在看来他肯定是要去拐子坟的,而拐子坟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因为这小子在捣鬼,所以想要破掉拐子坟,就着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以前也用过黄纸,而且也看到过洪天刚用,无非就是爆成火球一样的道术。
我右手接着一抖,承道印在银丝的拉动下也飞回了我的手中,这么强悍的至宝,我可从来没想过用它们去冒险。
那个年轻人被他掐地话都说不出来了,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动,赶忙拼命点了点头。
我没想到黄纸竟然是干这个用的,这种道术可是我头一次见,看来这小子还是有点儿本事的。
“承道印,果然是他们!”王阴阳一眼就看到了压着黄纸的承道印,不可思议地喊了一声。
狼王妃听到这里微微一动,想要冲上去,我赶忙抓住她胳膊,让他继续看下去,狼王妃知道我不会乱来,点点头不再起身。
就在他抓起承道印的一瞬间,我冷哼一声,右手猛地一拽手边的一根银丝,只听哧的一下,从承道印的下方突然窜出来一道寒光,照着王阴阳的手腕子就削了过去。
“放心,交给我!”我笑了笑嗖的一声窜了出去,对于这种邪术,我可是涉猎很深的,以前学过李仙的那些,外加各处搜罗而来的,我现在在邪术方面的所学丝毫不比四部绝学差。
相比较之下,王阴阳和他的祖宗从品德上来比较真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我没搭理他,狼王妃已经从另一条路进去破拐子坟了,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守着承道印!
“王阴阳,你害死了咱们村里这么多人,就是为了一把破剑?”年轻人看着对面的黑衣人说道。
只见这小子先是左和-图-书右看看没人,然后开始围着拐子坟所在的那片密林转起了圈儿,等他走到正西面的时候,在地上轻轻地踩了踩,然后掏出一把小铲子,在地上挖了起来。
我见了赶忙朝旁边闪开,这些黄纸有古怪,如果被沾上身的话,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现在怎么办?这种阴毒的术术我可没见过,更不知道破解之道!”狼王妃皱着眉头说道。
王阴阳喊了两声见没人回答,就开始在他刚才布置的那些坛子前找了起来。
王阴阳看了看四周,见没什么动静,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他可不认为会有人能随便把承道印这样的至宝扔在这里不管的。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我焦急地等着狼王妃的消息,可是这么半天了还是没什么动静,也不知道她在里边怎么样了,王阴阳虽然被我气昏了头脑,但是后来见没人来捣乱,也就逐渐地冷静了下来,过了没多一会儿就到了我藏身的地方!
王阴阳一边狂喜,一边伸手把承道印上行的黄纸慢慢揭开。
狼王妃见我得手了,笑了笑以后嗖的一声冲进了拐子坟,现在拐子坟已经变成了先前的样子,她破解起来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王阴阳发现了不对劲,肯定会跑出来查看的,正好可以调虎离山,而我则要留在这里等着他!
“这小子够阴的,以方便继续压制拐子坟里边的怨气,另一方面把里边的怨气一点点地引到了坛子里边的人头上,这样就可以利用拐子坟里边的怨气来害人了,凡是擅自闯进去的人,估计都会被这股怨气给纠缠致死,幸好咱们昨天进去的时候他还没有完全布置好,否则的话咱俩想出来都难。”我笑了笑对狼王妃说道。
而这个时候,王阴阳见没有什么危险,一抬手抓住了承道印,然后嘴角一翘把承道印慢慢地拿了起来……
按照我和狼王妃刚才商量的结果,如果我们两个突然出手,确实有机会把这小子抓住,但是凡事都有个万一,而且我看着家伙身上的秘密还很多,万一有个突发情况我们两个应付不了,那就会打草惊蛇,再想进入拐子坟可就难了,因为我已经看出来了,拐子坟已经被他给改动了不少,就拿眼前挖出来的这个坛子来说,如果不是他挖出来,我和狼王妃是根本找不到的。
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我后背上猛地一震,好像被人用锤子狠狠和_图_书地砸了一下似的!
其实论身手来说,我和狼王妃都要比他强,所以我们藏起来再调匀呼吸,这家伙是根本发现不了的。
我赶忙把银丝拴在红绳上边,然后拉着向下一个前进,大概半个小时,我一共栓了八十六根红绳,也就是说,王阴阳一共杀了八十六个人,并且砍下了他们的头颅,埋在这里施展邪术……
我和狼王妃谁都没想到他袖口里还有兵器,这一招根本毫无预兆,再想阻止已经晚了,只听噗的一声,那个年轻人的脑袋就滚了下来,鲜血喷起来一丈多高。
“果然是你……为什么来破坏我的好事儿,承道印怎么会在你手上,你们到底是谁?”王阴阳见到我以后,气儿都不喘地问了我三个问题。
我和狼王妃听了他的话大吃一惊,很明显他说的奉天剑是他家的东西,而且还会道术,这明明就是当初在这里布置葬式的那个道人的后人。
可是已经晚了,只听哧的一声,寒光在他的右手小拇指上削了过去,就好像削黄瓜似的,直接把他小拇指给削了下来……
这下王阴阳脸上漏出了按耐不住的欣喜:“嘿嘿,看起来那小子真是个土包子,这么厉害的至宝都随便扔在这里,今天可便宜了我了!”
见年轻人服软了,黑衣人一松手把他扔在了地上,然后冷冷地看着他!
“啊!”王阴阳被吓了一跳,他可没想到在承道印的下边还会有东西,本来他是舍不得撒手的,毕竟承道印也是他梦寐以求的至宝,可是看那道寒光异常锋利,根本就不敢用自己的一只手去开玩笑,只能忍痛撒手……
“放屁,他们都是我祖上救的,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欠我们家一条人命,我现在要回来难道过分吗?用得着你来横插一腿,我知道你也是看中了我们家的宝物,少他妈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王阴阳使劲儿啐了一声说到。
“哼,我这次来确实是为了奉天剑,不过你要说他们欠你一条命,这可就大错特错了,他们欠的是你祖上的性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祖上有好生之德,所以救了他们,难道说就是为了多年以后让你再去杀掉他们?简直荒谬至极!”我现在真想狠狠地抽他俩嘴巴,这小子说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人话。
我略微有些焦急地看了看拐子坟里,狼王妃还是没什么动静,真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估计她就要失陷在www.hetushu.com里边了。
那道寒光并没有停下,直接窜到了我的面前,被我抓在手里,这东西其实就是被我埋在地上以防万一的玉剑,为的就是想偷袭一下这小子,省得再对阵起来麻烦,不过不得不说他的反应还是很快的,最后指是削断了他一根手指。
听了他的话,那个黑衣人皱了皱眉,看样子是被说中了。
“哼,不识抬举,如果不是我们家的人,你们早就死光了,还能活到现在?我只不过是取回自己家的东西罢了,杀你们几个人又有什么!”王阴阳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冷哼一声说道。
“哼,你这么晚跑出来到底要干什么?再不说我就要了你的小命!”黑衣人冷冷地说道。
但是他又禁不住这样的诱惑,本身这就是和奉天剑一样的至宝,最后只能一点点地朝承道印慢慢走了过去。
“啊!是谁!”王阴阳惨叫一声往后退了几步,承道印也顾不上捡了,捂着自己的右手开始大声。
过了没多一会儿,这小子就从土里挖出来一个坛子,打开以后这小子嘿嘿笑了一声,就把坛子放到了地上。
“看起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不管你是不是要破坏我的计划,今天你死定了。”王阴阳话音一落,猛地一抽右手,就听呛啷一声,这家伙居然从袖口里抽出来一把袖剑,一甩手就在那年轻人的脖子上割了下去……
眼看着王阴阳不见了踪影,我飞速地冲到刚才他挖出坛子的地方,蹲下来以后我在地上略微摸了一下,果然有一根红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话,肯定发现不了。
“我?说出来你也不认识,不过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罪恶滔天,今天我就要替这些被你无辜杀死的人讨个公道!”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哼,不管你是谁,今天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王阴阳冷哼一声,抬手掐了个剑指,微闭双目,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右脚狠狠地踩了一下地面。
我再次用余光看了看拐子坟,还是一开始我来的那样,里边迷障丛生,看起来狼王妃是遇到麻烦了。
相比现在王阴阳已经发现了不妥,我冷笑一声招呼了狼王妃一下,然后藏在了承道印旁边的草丛里。
现在我真恨不得把这小子碎尸万段,真是给他祖宗丢脸丢大了,枉费了他一身好本事,还都是正统道术……
我和狼王妃距离比较远,根本看不到坛子里到底是什么,不过和图书看上去里边肯定有东西,而且还很重!
“这小子到底要去干什么呢?难道和昨天那两个人有关?说来真是够巧的,千年前就已经被人偷走的承道印现在又回来了,难道说是老天要眷顾我,给我送了回来?嘿嘿,这两个人不得到奉天剑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好,就让你俩一起死在拐子坟,到时候两件宝物都是我的了!”王阴阳阴笑一声,把落在地上的人头拿了起来,转身朝着拐子坟走去……
这家伙一边走一边朝四周观瞧,还警惕地用脚轻点地面,生怕自己中了埋伏,不过一直等他走到承道印面前的时候,还是一点儿异常都没有。
见王阴阳受伤了,我从草丛里走出来,一脸冷笑地看着他,不过却没有说话,现在我的任务就是拖延时间,让狼王妃能够尽早地破掉拐子坟!
谁家一代一代也不可能都是善良之辈,再好的人儿孙之中也会出几个败类,眼前这个王阴阳就是,这家伙肯定知道了祖辈在这里用奉天剑和承道印镇压住了怨气,又知道这两件宝物的威力,所以就想取走,不过说来也真是有意思,当初那个道人竟然留在了这里,连他的后代都时代隐居了起来,守着这八百冤死的士兵,这样的心胸,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糟了,原来是这样!”我一下子扑倒在地,再想站起来可就难了,刚才那一下直接通入心扉,嘴角都开始淌血了。
八十多根红绳全都拴好了,瞬间一股奇寒顺着银丝传了过来,肯定是那些怨气想要侵蚀我,我赶忙将银丝压在了承道印的下边,并在承道印上压了三张黄纸。
“嘿嘿,这宝贝是我的了!”王阴阳一边笑着,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见还是没有危险,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夸张了起来。
过了没多一会儿,他就发现了红绳上拴着的银丝,把这小子的脸都给气红了,赶忙朝四周看了看,根本没有别人,没办法,他只能用手去解开我捆在红绳上的银丝。
难怪他会正统的道术,难怪他会对拐子坟了如指掌,原来都是因为这个。
我这时候才看清他的长相,国字脸,黝黑的皮肤,一脸的忠厚相,但是谁都想不到这么一个老实人竟然是个无比阴毒,杀人如麻的混蛋。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我控制他做的,现在这黑衣人急于想要知道这年轻人到底要干什么,无非就是想弄明白他到底是不是要破坏自己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