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八章 解毒

过了没多一会儿,这家伙就出现了和我兄弟他们一样的症状,剧烈地咳嗽和疼痛起来。
王阴阳的脸色刷地白了,他一开始还没把我放在眼里,但是转念一想我跟了他这么长时间,而且他都没有发现,这家伙一下就腿软了,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恐惧。
我拿定了主意,突然身手在王阴阳的左肩拍了一巴掌,同时从他的右边全力窜了出去,直接扑向了台子上的血葫芦。
看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心里开始飞速地盘算了起来,其实这样也是想看看这小子的底线到底是什么,没想到他竟然也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心里的想法似乎十分坚定,于是我点点头说道:“好,我可以答应今天不杀你,血葫芦也可以给你留下,但是烙毒的破解之法你要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只要令牌到手,就可以让子母尸听从我的吩咐,而王阴阳要是借机逃走的话,我也可以在瞬间将他制服,或者是用子母尸把他抓住。
等我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了,万幸众位兄弟虽然只是难受,可并没有死伤,但是所有人都很凄惨,一个个躺在地上呻吟着,烙毒已经发作得太频繁了,如果不是洛爷在这里照看着,估计已经有人去自寻短见了。
所以我决定找个其他的地方先住下,然后再打探林家的消息,看看林阴阳和王阴阳到底要干什么。
我一看就认出来了,这些火星就是那些把我兄弟们给毒伤的烙m.hetushu.com毒,只见王阴阳深吸一口气,把飘在空中的火星全都吸了进去!
看着兄弟们没事了,我总算放了心,洛爷也累坏了,我们两个找了个地方好好地睡了一天,这才养足了精神出来和众兄弟们相见。
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把令牌抓在手里了,子母尸刚才还在吸收精气,原本应该对我出手的,可是我的速度太快,令牌一到手子母尸看我的眼神立马发生了变化,多了一丝敬畏,看起来他们已经臣服于我了。
紧接着只见王阴阳猛地一声巨咳,竟然从嘴里咳嗽出一大口黑痰来!
我把东西收好以后,冷冷地看着王阴阳说道:“我说话算话,今天就不要你的性命了,但是以后再让我碰上你和林阴阳来做坏事儿,我可就手下不留情了。”
“头七,你还不能动我,识相的话赶紧把令牌还给我,否则的话你的那些兄弟们可没救了。”王阴阳见势不妙,眼珠儿一转看着我说道。
“这样吧,咱们做个交易,你把子母尸还给我,然后放我离开,我就把烙毒的破解之法告诉你,否则的话你什么都得不到。”王阴阳嘿嘿一笑看着我说。
我知道现在如果想要出奇制胜,把王阴阳和子母尸同时制服恐怕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抢夺血葫芦下边的那块儿令牌。
“怎么,很意外吗?”我冷笑一声说道。
看样子这就是那些烙毒了,在这东西咳嗽出来以后hetushu•com,王阴阳的脸色好了很多,并且很快就恢复了神色,烙毒应该已经彻底解开了。
我赶紧把那三支可以解掉烙毒的香取出来,点燃后让众位兄弟们闻了一下,果然和王阴阳的反应一样,所有人都咳出了一摊黑痰,然后就恢复了正常。
“你们两个狼狈为奸,简直死有余辜,平白地害了那么多人性命,现在又在这里炼子母尸,以后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你是死有余辜。”我狠狠地说道。
接着只听滴答滴答两声,从葫芦里边滴出来两地黑乎乎的东西。
我不用看都知道王阴阳现在的脸色,林阴阳让他把失败的子母尸给毁掉,结果回来以后意外发现子母尸竟然成功地吸收了精气,可是没等他高兴几分钟呢,子母尸就成了我的囊中之物,这小子心里不悔死才怪。
接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小盒子里边原本红呼呼的,结果沾染了这两地黑色的东西立马变成了炫目的紫色,王阴阳这才长处了口气,用手指在小盒子里边搅绊了一下,把里边的东西搓成三根香……
我把这次去二龙山的经过对大伙儿说了一遍,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尤其是王阴阳竟然和林阴阳之间还有这么微妙的关系,这可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这时候只见王阴阳忍住身上的剧痛,把其中一根香点燃了,立马一股紫色的烟冒了出来,王阴阳赶紧凑过去吸了一口就把被点燃的香给弄灭了。
和_图_书我知道你还是信不过我,现在我就以身试法!”王阴阳说完以后在血葫芦上摸索了片刻,突然从里边喷出来一股黑烟,而黑烟之中还夹杂着很多火星。
“你怎么知道是我用的烙毒!”王阴阳这下更想不明白了,瞪大了眼珠子问道。
“你……是你!”王阴阳看清楚我的样子以后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喊道。
听了我的话以后,王阴阳长出了口气,脸色好看多了,朝我伸了伸手。
我没心情管他,赶忙从山缝里出来,一路下了二龙山,按照原路朝洛爷他们藏身的那个废弃工厂赶去。
只听哗啦一声,子母尸就把王阴阳给围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只要这小子稍微有什么异动,我绝对会让子母尸冲上去把他给狠狠地修理一顿。
“这三根香至少可以救上千人,足够救你那些兄弟了,我知道你也怕以后我们再用烙毒伤你们,所以我给你足够的解药!”王阴阳说完以后从血葫芦里边取出了一小瓶那种黑乎乎的东西,然后把需要的材料都给我说了一遍,这一小瓶应该足够调配出可以救几万人的解药了。
“这些事儿不怪我,如果不是你和林家走的这么近,而且还用烙毒来害我兄弟,你说我会找上你吗?”我哼了一声说道。
“好吧,既然这样我退一步,你饶了我的性命,子母尸你可以带走,但是血葫芦必须留给我,否则的话我也没办法给你破解烙毒!”王阴阳正了正颜色说道和*图*书
似乎是看到了我眼里的杀气,王阴阳不敢胡来,赶忙把血葫芦放到了地上,掏出一个四方的小盒子平放在了地上,又在里边放了一些红色的东西,抬手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小盒子里滴了三滴,然后用手指在血葫芦上变画了几个我不认识的符篆!
“你真是枉费了这一身正统道术,心术却如此不正,想要我放过你免谈,今天我是不会让你活着离开的!”我知道如果答应他的条件的话,这家伙肯定会得寸进尺,提出更多的要求,所以还不如给他来硬的。
洗过紫色的烟以后,王阴阳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大声地咳嗽起来,甚至比刚才身中烙毒的时候咳得更厉害。
我想了想,现在黑石沟是暂时不能回去了,虽然那里固若金汤,可毕竟林家势力太过强大,而且这次我又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黑石沟肯定已经成了林家监视的目标,只要我们在那里出现,林家就一定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吃亏的人还是我们。
“哼,你上次在拐子坟就坏了我的好事儿,这次竟然又来给我捣乱,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王阴阳现在可是恨透我了,咬着牙说道。
我之所以答应血葫芦也给他,是因为我知道这东西确实和烙毒有联系,否则的话我和洛爷早就中了烙毒了,所以这两样东西只见是肯定分不开的,而破解之法可能和血葫芦也同样有关。
“唉,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我能做主的了,总之以后咱们还会见面和_图_书的,那时候必定要分个你死我活,不过我没想到你突然会有这么强悍的提升……”王阴阳的反应却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看起来他和林阴阳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以后一定会纠缠在一起的。
“你信不信如果我兄弟有事,你一定会死在他们前边!”我冷哼一声说道,我早就知道这家伙会威胁我,所以根本就不吃他这套。
我一抬手把台子上的血葫芦扔给他,然后把玉剑抽了出来,狠狠地看着他,只要这小子有什么异状,我绝对会冲上去把他给碎尸万段。
“啪!”王阴阳用手全力拍在了葫芦口上,然后调转葫芦,葫芦口朝着下边的小盒子。
王阴阳正兴奋呢,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他浑身一哆嗦,啊地一声赶忙回身观瞧,不过他是从左边转身的,而此时我早就从右边冲了出去,等我把血葫芦抓起来拿到令牌的时候,王阴阳才反应过来,这小子转过身来就看到了一脸笑意看着他的我!
果然,王阴阳听了脸色变了变,他没想到我竟然不提烙毒,而是像要他的性命,这下这小子略微有些不淡定了,如果换成平时他肯定会想明白我的意思,可是现在我随时都能要他的性命,所以他才乱了阵脚。
我冷哼了一声没说话,转身拿着令牌朝山缝口走去,子母尸赶忙跟在了我的身后,现在的子母尸在吸收了精气之后已经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了,根本就看不出来是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