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一章 报仇

这个人被引着来到了祠堂,吴玥他们赶紧上前打招呼,一个劲儿地赔罪,说什么自己看守祠堂,不敢擅自离手,让那年轻人别怪罪他。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计划成功了,最后他报了仇,杀了丁毛丁棍,而他的老大却并没有杀他,这小子一脸贼笑地看着他对面的老大,眼神里充满了兴奋。
“办好了,这次请老大来就是让您看看咱们的宝物的。”吴玥赶忙点头说道。
这样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就连那个让我感觉深不可测的林阴阳都没能让我这么不寒而栗,看起来我这次真的遇到对手了。
一边走,我心里一边起伏,好半天以后才平复了下来,赶忙心神一动,吩咐林晴去准备一下偷袭蓝衫子的事情。
至于吴玥如何向他们老大交代,那就是很简单的事儿了,首先那件宝物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只要那些孩子全都杀掉,他老大自然没有话说,而且他还完成了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就算他杀了丁毛丁棍,他老大也不会再说他什么了。
吴玥赶忙赔笑说道:“老大,这件事不管我,他们两个一直于我为难,这您是知道的,而且他们对老大您素来都不是那么真心,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我就把他们两个给收拾了,还请老大原谅我的鲁莽!”
很快我就又被那小子带回了那条公路,来回六个小时,这时候太阳才刚出来没多久。
不过吴玥根本就装作没看到,继续带着那个老大来http://www•hetushu.com到了北墙,打开机关以后,漏出了墙上的暗格。
“多谢老大,多谢老大!”吴玥赶忙站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可以感觉的出来,这家伙是真生气了,连我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吴玥更惨,被吓得扑哧一声跪倒在地,赶忙磕头求饶:“老大,我错了,这件事是我太鲁莽了,不过宝贝我已经给您准备好了,这么多孩子可不是那么好抓来的,您就看在我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饶了我吧!”
那个老大听了十分满意,笑着拍了拍吴玥的肩膀,看起来对吴玥很是欣赏。
“好,既然这样的话,就带我去看看吧!”那个老大很高兴,笑着地吴玥说道。
他们两个肯定因为某些事情和吴玥结了仇,这从先前他们之间的回话就能看出来,所以吴玥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如果不这样的话,想让丁毛和丁棍自愿地走进葬式之中是绝对不可能的,而这样还能让他们两个放松警惕,同时对吴玥心有芥蒂,以至于他俩战力的位置才会是吴玥的后边,中招的只能他们两个,毕竟他们的老大在这里,所以这才中了吴玥的暗算。
吴玥原本很自豪地看着锦盒,结果看到里边竟然只剩下了一堆黄纸,顿时两只眼睛就瞪大了,再也闭不上了!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我可以感觉到庄园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里边的人也没再去祠堂,不过他www.hetushu•com们却忙前忙后地准备着什么,好像是为了接待他们那个所谓的老大。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一个高手,尤其是他那犀利的眼神,让我浑身不自在,而且这种不自在并不是实力上的差距引起的,就好像我和他天生就应该是死敌一样.
我知道了,他们两个现在和我一开始进祠堂的时候往里边扔的铜钱一样,开始浑身发烫了起来,但是一开始的葬式明明已经破掉了,怎么现在还会这样……
“哼,你擅自做主,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吗?”那个老大狠狠地瞪了吴玥一眼,咬着牙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背后看着这个瘦高个儿什么感觉都没有,可就在带我来的那小子跑到汽车前的时候,那个瘦高个儿回过头来朝这边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我竟然有种浑身发凉的感觉,这可让我浑身一颤,赶忙稳住自己的心神,以防被他发现。
我看清楚了,当先一个正是早上我见过的那个人,现在我总算看清楚了他的正脸,这人长得十分清秀,看上去十分和善,但是一双眼睛却很是凌厉,不管是谁被他看一眼都会浑身一颤,而他目光中散发出来的根本就不是杀气,而是一种让人心惊胆战的感觉。
可以看得出来,这俩家伙对吴玥可是深恶痛绝,恨不得吴玥立马就死掉。
“吴玥,我怎么感觉这里边有些不对劲儿呢?”那个老大进来以后朝里边m.hetushu.com略微打量了一眼,立马冷笑一声,回过头对吴玥说到。
吴玥赶紧闪开道路,带着所有人朝祠堂里走去。
说完以后,这家伙往右前方走了两步,猛地一跺地面,只听嘎啦嘎啦两声,原本在暗格两边的那两盏油灯自己缩了进去,看样子笑着是吴玥早就布置好的破掉葬式的机关。
那个老大听了以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的锦盒,冷笑一声说道:“哼,看在你办事能力还不错的份儿上,今天就饶了你吧,如果你再敢擅自做主,我就要了你的小命,让你似得比他们更惨。”
“这小子绝对是个高手,看起来吴玥这件事有点儿麻烦了!”我在后座藏好,等那小子上车带着我离开老长一段时间才回头看了看。
看着丁毛丁棍在那里翻滚,那个老大的脸色不好看了,把去打开锦盒的手缩了回来,一脸冷气地看着吴玥。
一切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吴玥他们在等着那个瘦高个儿,暂时不会有什么异动,我就在庄园的附近藏了起来,按照我的估计,那个瘦高个儿肯定要在晚上才过来,等他来的时候,我这里早就已经布置好了!
丁毛和丁棍只好斜着眼等着吴玥,可是吴玥却装作没看到一样,只是跟那个老大赔笑,根本就不搭理丁毛和丁棍。
大概等到了晚上八点多,突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嘈杂声,好像正有不少人朝祠堂这里走来。
可是吴玥身旁的丁毛和丁棍却浑身一颤,我知道他们www.hetushu•com为什么,那是因为那件东西根本就没弄好,昨天明明是吴玥阻止了那些人继续杀孩子,可是现在吴玥却给老大这么说,丁毛和丁棍脸色刷地白了,但是他俩又不敢明说,毕竟这件事是他们三个一起办的,如果他俩说不行的话,那他们也会有责任。
那个老大点点头,抬手就去打开锦盒,可是还没等他打开呢,只听啊啊的两声惨叫,原本站在吴玥身后的丁毛和丁棍突然摔倒在地。
现在丁毛和丁棍已经疼得浑身皮肉都烧焦了,再想去找吴玥算账已经办不到了。
他老大没理他,抬手把锦盒打开,结果他往里边一看,顿时一愣!
我赶忙拉开房顶上的席子,朝祠堂里边看了看,只见那个老大已经走到了一开始我站立的地方,这里是安全的,只要再往里走一步,那绝对就踏入了葬式的范围之内,到时候可就乱乎了。
很快天就黑了,我溜到了祠堂看了看,这里已经聚满了人,先前我见过的那些抓小女孩儿的,还有丁毛丁棍,吴玥全都在这里,不过他们可没进祠堂,一个个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看起来应该是在等那个瘦高个儿。
那个老大见了赶忙点点头,对吴玥的做法很是欣赏,可是这些看在丁毛丁棍的眼里却让他俩狠狠地咬了咬牙!
“老大,你也知道这里事关机密,绝对不能轻视,万一东西被人给偷走了,那咱们可就白忙活了,所以我就在这里布置下了葬式来保护咱们的宝物,我这就m.hetushu.com去解开!”吴玥赶忙回答。
那年轻人点点头没多说什么,问道:“我吩咐你的事办好了?”
谁都没想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变成这样,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烫伤一样,浑身是上下开始冒起了黑烟,一股浓烈的焦糊味道传了出来。
我可是进过祠堂,里边现在已经布置好了葬式,但是这个葬式又不是很厉害,他如果想用葬式来对付这个老大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可如果不是这样,那他为什么又不说明,而且故意带着他们进去呢!
我飞身跳上祠堂,在上边埋伏好,只等着白天我见过的那人赶紧来……
甚至可以说连丁毛和丁棍都不知道里边已经布置下了葬式,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结果到底如何,我可真的想不明白了。
我赶忙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原来是吴玥的人正引着四五个人朝这边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点头哈腰的,满脸赔笑。
“老大,东西就在这里!”吴玥笑了笑把锦盒抱了出来,交到那个老大的手里。
只见吴玥抬手把祠堂的门打开,然后做了个请的动作,就闪到了一旁,那个老大一抬脚买了进去,后边是丁毛和丁棍,而他则排在了第四个!
那小子把车停在了公路旁,然后就开始休息了,看来他也不过是个跑腿儿传信的,借着这小子上厕所的时机我从汽车里出来,飞身朝着蓝衫子跑了回去。
看着一旁的吴玥脸上的冷笑,我立马明白了,原来吴玥这么说完全是为了对付丁毛和丁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