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章 八分坛

我听了他的话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警惕地看着他,希望可以看出什么破绽来,因为我的确听到声音是从他的那个方向传过来的。
“我叫头七,太乐道的棺头,这次来你们五阳山是为了看看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要和林家死斗了。”我知道隐瞒不住,冷笑一声说道。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听完以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和我达成交易,我们赵家和杨家的事情估计你已经知道了一些,今天晚上我的这几个后辈就要和杨家动手了,也就是赵飞彤她那几个爷爷,其实他们太低估杨家了,这些年杨家的实力一直都是五阳山最强的,所以绝对不会这么被轻易瓦解掉的,更何况近年来杨家又得到了林家的支持,所以今天晚上能不好赵家要遭受劫难,可是没办法,现在的赵家是赵飞彤的二爷做主,一切都是要听从他的安排来行事的,赵飞彤的爷爷是老三,而且这次的安排就是他弄出来的,事先没有通知老二,所以老二才会反对他,而且今天晚上对赵家来说也算是一次大清洗,不知道今天之后赵家还能不能存在了,唉!”那个老头儿长叹了口气说道。
“这个……以您老的实力和地位,难道说管不住他们吗?只要您发一句话,那个老二根本不敢造次吧!”我越奇怪,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也知道擅自闯进你们五阳山的后果,既然已经避无可避了,那你就划下道儿来吧,今天我要怎样才能出去。”我没时间和心情跟他这里一对一答,应该了解的我已经了解了不少,那http://www.hetushu.com些机密的他也不会说给我听,所以还是赶紧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才对,在耽误下去的话,恐怕对我会更加不利。
在书柜的前方是张桌子,桌子上点着一根蜡烛,屋里的光就是这根蜡烛给照出来的。
我推开篱笆,走到了房子门口,把手轻轻地放在门把手上把门拉开,就听嘎啦一声,房门打开的瞬间,我看到了屋子里的场景,只见里边是个小客厅,不大,摆放着很简单的家具,在我对面是一个书柜,上边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看上去很是古朴,一看都是几百年前的书籍了。
我其实比他更意外,听这老头儿的口气,他的岁数竟然比狼王妃还要大,难道说这又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
“这怎么可能?”我根本不敢相信他说的是事实,摇摇头说道。
“哦?你这个答案可让我有点儿意外,不过要想证明你说的话,还是把你脸上弄的那些七夕古怪的东西拔出来吧,怎么也算是我的客人,让我见一见庐山真面目吧!”那老头儿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你放心,我并不是要你救我,我自然有办法出去,不过今天可是赵家和杨家解决问题的时候,我绝对不能这么走掉,这几个兔崽子如此对我,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我这里还缺个人手,你只要配合我的计划,帮我达成所愿,今天你闯进赵家的事情我就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你要不同意的话,那后果你清楚!”那个老头儿咬着牙说道,看他的语气只和-图-书要我不同意,那就要向我出手了!
“你不要紧张,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只要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可以保证在赵家没人能动你!”那老头儿见我不回答,笑了笑说道,不过我还是弄不明白他的话到底怎么说出来的。
“嘿嘿,你不信也不行,你对面坐着的根本就不是我,那是真真正正的赵家老大,也是赵家实力最强的一个,不过他虽然是大哥,实力也无人能及,可却脑袋有些不灵光,所以并没有主持赵家的事务,而且这小子只听老二的话,老二让他干嘛他就干嘛,所以在赵家老二说话才能那么气势,只不过现在老大被老二派来看守我,被我给借机制服了。”那老头儿人听了我的话以后扑哧一笑说道。
这下我脑袋里更乱了,原来赵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借机会把在这里负责看守的老大个制服了,现在肯定是想让我把他救出来,不过这老东西是好是坏我根本无从得知,可是想想也会知道他被人这么残忍的对待,心理肯定早就变态了,真要是把他放出来,那我的处境肯定会更糟。
“我不是林家的人,也和王家没关系,今天来这里也完全是为了我自己!”我来这里的目的没有必要隐瞒,更没有必要替林家和王阴阳背黑锅。
“恩,的确情有可原,我也听说过你们的一些事情,上次林家被人大闹一场就是你们做的吧,不过你们当时可是太小瞧林家了,竟然还把血葫芦那么重要的宝贝给他们夺了过去,否则的话林家至少还要数百年才敢和我们五阳山交办,你小子这次http://www•hetushu.com可算是帮了倒忙了。”那老头儿听了我的话好像并没有生气,虽然说起来好像是在教训我,可字里行间都透着一种玩笑的气息。
我听了以后浑身一震,没想到他竟然能看出来我的脸上动过手脚,这可让我对他更加新存警惕了。
现在我的处境并没有多好,这要是逃走的话,先不说能不能逃过这老头儿的追击,就连下边的赵家都冲不过去,更何况现在山下已经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所以还是先去看看这老头儿说什么好些。
我赶忙四下里看了看,屋子里并没有其他人,刚才和我对话的老头儿的声音一直都在我耳边一样,看起来应该没有在屋子外边,可是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子。
我看了看他的样子很奇怪,明明这老家伙并没有张口可是却能发出声音,而且态度嚣张至极,根本就不看我一眼,这种蔑视我的态度让我心里极度地不舒服,但是没办法,这老家伙的实力太强了,虽然没交手,可我知道就算打起来我最多能和他打个平手,想要取胜可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的。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略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长出了口气,迈步朝着小院子走去。
“交易?什么交易?”我听了以后心中一动,立马感觉到这老头儿把我叫进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很可能这里边还有别的事情。
“小朋友,你看到的只不过是表面现在,论起实力我的确比他们强,但是我却无力行走,恐怕我现在只能对这个屋子内的人动手,出了屋子我什么都办不到。”那老头儿听了以后长叹和-图-书了一口气说道。
我听了以后赶忙抬头一看,结果顿时大吃一惊,原来在我头顶两三米高的地方,被人用八根红绳死死地拴着一个坛子,坛子稳稳得悬在半空,而这个坛子的口上却露着一个脑袋,这脑袋是个百八十岁老头的样子,现在正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看了看他,冷笑一声把脸上的细毛针给拔了下来,恢复了我本来的面目。
“老先生,不知道您叫我进来有什么事?”我朝他笑了笑问道。
从眉宇间可以看得出来和赵飞彤有些相似,估计这个就是赵家的某位人物,从他的实力还有气魄上来看,应该是赵家的家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了老头儿的话,上前摸了摸对面的那个家伙,果然好像被人给控制住了一样,任凭我怎么晃动都没反应,难怪之能听见有人说话,却看不见这老头儿张嘴呢。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现在他的目光根本都没在我身上,可以说从始至终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更没朝我看上一眼,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脸上涌细毛针改变的容貌。
“没错,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封住我的人就是赵家的那些兔崽子们。”那个老头儿恶狠狠地咬了咬牙说道。
“太乐道?有意思,是林家那个丫头弄出来的吧,还真不错,近千年了竟然还有传承。”那个老头听了我的话以后十分意外,笑了笑说道。
“进来吧,都到门口了难道还打退堂鼓吗?”那老头儿一定不动地说道。
西边的那座小院子突然亮了,这让我浑身一颤,尤其是窗影映出来的那个老者,让我更加不可思www.hetushu.com议,我来这里半天了,也仔细地感觉了一下那座小院子,根本就没发现里边还有人,可想而知,这个人的实力有多强。
“别找了,抬头看!”那老头儿冷笑一声说道。
我进到屋子里,慢慢地坐在了那个老头儿的对面,然后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下。
这个老头儿头上的胡子全都白了,而且很长,披头散发地,看上去和不修边幅,不过却神采奕奕,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脸上没有一根胡子,皮肤却好地和婴儿一样。
“哈哈哈,你这小子,火气以后不要那么大,我可对你没什么恶意,如果真要对你怎样的话,你认为你现在还能站着跟我说话吗,这样吧,咱俩做笔交易怎么样?”那老头儿突然笑道。
“阁下到我五阳山来,恐怕目的不是那么简单的吧,你是林家的人?还是王家的后人!”那老头儿低沉着声音问道。
“你被人砍断了手脚,然后封在了这里?”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问道。
在桌子旁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头儿,正面无表情地坐在桌子前一动不动。
“没错,就是狼王妃传下来的太乐道,这次我们并没有打算要卷入你们之间的争斗,但是没办法,如果我不探听好消息的话,很可能到最后被你们波及到,所以为了活命我只能来刺探情报了。”我冷笑一声说道。
“你要我跟你做什么交易?”我警惕地问道。
一开始进来的时候我还没特别在意,可是现在一看这老头儿说话,我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张口,甚至说从我进来他都一动不动,就连双眼都没眨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