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下山

听了我的话赵家老祖和赵飞彤三爷几个都很意外,但是赵飞彤和三爷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们性格是耿直,但也绝对不是傻子,知道他们继续留下来的话,这个赵家老祖肯定会要了他们的性命,这从刚才赵家老祖对他们下了死手就能看出来了。
说实话听着赵飞彤和三爷给我求情,我心里阵阵激动,按说他们和我是对立面的,而且完全可以不用顾忌我,就算我死了也对他们没有什么应先,他们为我求情完全是因为当初的约定,可想而知,因为这个约定而去求赵家老祖,足以说明他们两个的人品。
“按照约定,你要送我出去,同时我还有个要求,也是你答应我的,如果你不照办的话,今天你恐怕没办法离开了!”我冷冷地看着赵家老祖说到。
我说完以后,赵家老祖冷笑一声说到:“行,这两个叛徒,留下来我也不会留他们的性命的。”
听了赵家老祖的话,三爷和赵飞彤和_图_书的脸色更难看了,要说起来他们可是对赵家老祖有救命之恩的,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二爷就会把赵家老祖给害死,由此可见,这个老东西太功利了,简直到了没有人性的地步。
我看了看赵飞彤和三爷,他俩朝我点了点头,现在他们心灰意冷了,同意跟我离开五阳山,我笑了笑对赵家老祖说:“那就麻烦你送我们下山吧。”
“快跑!”三爷大喊一声用身体护住了赵飞彤,然后朝赵飞彤喊道。
只听噗嗤一声,三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赵飞彤现在也有力气了,赶忙跑过去把三爷给扶了起来,然后抬头对赵家老祖说道:“祖爷,咱们这么做确实不合规矩,还请祖爷息怒,饶了头七吧!”
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赵家老祖,看我的眼神已经和先前不一样了,他不明白我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其实我刚才在抓到大爷胸口的同时,就已经用左手和_图_书食指点了他一下,那时候就已经可以控制他了,但是为了不让赵家老祖看出破绽,同时也是为了狠狠地震慑他们一下,所以才在最后关头喊了一声。
“祖爷,咱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合道义?”这时候三爷说话了,脸上全是内疚,看起来这老爷子是真够耿直的,不过换句话说,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人,也不会和二爷为敌,更不会去救赵家老祖,只不过最可惜的是他看错人了,也救错人了。
我话音一落,大爷和大胖和尚走过去把赵家老祖抬起来,从房顶跳下来以后,当先朝着祠堂外边走去,我和其他人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我强忍着腿疼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赵家那个老祖说到:“怎么样,我赢了,送我们下去吧!”
三爷的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三爷在房顶上打了几个圈儿重重地摔了下来,刚才就在一瞬间,赵家老祖的坛子里突然射出一道红绳,红绳上还拴http://www.hetushu.com着一个小铃铛,刚才就是这个铃铛狠狠地砸在了三爷的脸上,把他给抽了出去。
就在这时,我一咬牙猛地冲了上去,抬手用玉剑朝着铃铛狠狠地砍了下去,因为这铃铛我看得很清楚,绝对不是普通的材质,是一件难得的至宝,用普通的招数肯定对付不了,到时候还会受伤。
“爷爷不要!”赵飞彤见了大惊,赶忙站起来要去拉扯三爷,可是哪里还来得及,眼看着那铃铛就要砸到三爷的后背了,这一下要是砸中的话,估计三爷也就没命了。
看着这么多人围着自己,赵家老祖脸色唰的变白了,现在的形势他很清楚,如果动起手来的话,他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可是赵飞彤话音一落,只听唰的一声,刚才把三爷砸飞的铃铛又朝着赵飞彤射了过来,看样子这个赵家老祖动了真气,而且这次出手比刚才力道还猛,直接奔着取赵飞彤性命来的。
我话音一落,杨家的高个子,hetushu.com大胖和尚等等那些被我控制的人,当然还有赵家的大爷,全都窜上了房顶,把赵家老祖给围了起来!
只听嗖的一声,他把红绳收了回去,恶狠狠地瞪着我。
所以他是绝对不会放我下山的。
“你的要求是什么?”赵家老祖咬了咬牙,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从赵家祠堂出来,我朝山下看了一眼,杨家已经撤退了,看样子是因为这里的战况不利,所以暂时选择了后撤,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办,现在我身边有这么多的高手,要冲出去还是有可能的,但是逼不得已我是不愿意那么做的,因为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真要是动了手,那对太乐道将是不小的威胁,所以我现在只能控制着这些人先下山,让赵家老祖去出面顶住,在不漏痕迹的情况下脱离危险,再做场戏让这些人回到杨家和林家去,到时候就算赵家老祖再说什么,估计也没人信他。
接着只听当朗朗一声,玉剑狠狠地砍在了铃铛上边,玉和_图_书剑这么锋利的利刃,从来都是无往而不利,我还没有见过能扛得住它的东西,可是在玉剑砍中铃铛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上边竟然出现了裂痕,玉剑直接断成了两截,同时铃铛也被玉剑一分为二,两件宝物同时毁于一旦。
“我要你把赵飞彤和三爷交给我,以后不许你再找他们的麻烦!”我冷冷地说到。
“你……头七,你以为你真的走得了吗?”赵家老祖看我的眼神更凶了,我明白他的意思,这老东西是不会给自己留下威胁的,现在在他眼里,我已经和杨家林家这些人一样,成了他眼中的威胁。
这下可把我给心疼坏了,拿着玉剑的手开始哆嗦了起来,我狠狠地咬着牙朝赵家老祖看去,只见他也是大吃一惊,并没有想到铃铛竟然会被我给砍开。
现在他们根本就看不出来我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就算怀疑,也只会怀疑到我刚才暴喝的那一声上边去,所以以后再和他们对敌的时候,左手食指还是我最犀利的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