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九章 黄龄

不过他不知道,先前我和黄龄已经达成了共识,我慢慢地从屋子里走了出去,看了看现在的黄龄,她一脸错愕地上下看了我几眼,那表情,就好像真不认识我一样……
所以我从进来以后就非常小心,尤其是跳进屋子里以后,虽然林阴阳就在眼前,我冲过去的话三秒钟之内就能置他于死地,可我还是想要稳妥一点,毕竟风沙谷里太诡异了,这个大夫也太诡异了,更何况这件事还有一个更加神秘的促成者林无魂。
林阴阳成了这个样子以后,突然间一直没什么动静的黄龄从她的房间里出来了,我感觉她慢慢地走到甲板上,然后淡淡地说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我这里捣乱。”
我还没走到林阴阳身前,立马一股难闻的气味儿飘了过来,我闻了一下立马浑身开始难受,脑袋嗡的一声差点儿晕倒。
“我的事儿你不要管,我来这里是找林阴阳的,如果你敢阻拦我的话,别看你是个普通人,我对你一样不会客气。”
可是还没走出两步呢,我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控制,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一头朝着地板上摔倒了下去。
我听着她在那教训我,心里一阵阵不爽,要说任何人把我给毫无声息的放倒我都不会有什么情绪,而眼前这个只不过是个小丫头,而且还是个根本就不会什么拳脚的女人,这从她走路和呼吸上就能判断出来,可正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让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被放倒的。
我没管那些,找了副手套带上,捏住林阴阳身上的钢针,然后用力地往下拔!
我没在离她,闪身朝着林阴阳走去,一边走一边狠狠地用脚跺地,没跺一下,就是扑的一声,地上的黄纸同时回爆炸一张,将黄纸上的铜钱激射出去,攻向外边的黄龄。
我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朝四周看看,没有任何动静,不但如此,现在比先前更安静了,就连床上的林阴阳都显得格外安静。
所以我断定这房间里肯定有古怪,于是我想都没想就停下了脚步,转身想外退去。
我深吸了口气继续慢慢地来到了林阴阳养伤的房间的窗口,不过现在蹲在这里我却感觉到了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好像有人盯着我一样,我知道这是林无魂,我hetushu•com现在对他给我的感觉异常灵敏,难怪黄龄让我赶紧行动,看来是这小子刚好赶到。
她是个普通人,所以根本感觉不到林无魂的存在,正是因为这样,林无魂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趴在大船外边。
就在我奇怪的时候,突然间空中传来了轰隆一声,一个纸人突然爆炸了,紧接着其他的纸人也开始不停爆炸,眨眼间空中就成了一片火海,而身处火海外边的黄龄竟然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唉,有一个不怕死的!”只听那女孩儿叹了口气,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
这下我傻眼了,不禁回头看着黄龄愣在了当场,难怪刚才我攻击黄龄的时候林无魂没有动静呢,看来他是知道黄龄实力的!
“不用你做什么,只要你配合我一下就行了,林无魂让你来干什么你就接着干,但是之后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如果我算得不差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现在起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林阴阳就在屋子里,去杀他吧,快点儿,但是你要记住,千万要给林阴阳留一口气,不要真把他杀了,你放心,那小子的性命最后还是你的!”听了我的话以后黄龄笑着说道。
我走上前去看了看他,这家伙半死不活的根本就没反应,而他身上的那些毒素已经把他身上给染成了蓝色,但是奇怪的是,林阴阳身上的黑气竟然没有把这些蓝色的毒气往外排斥,看起来这黑气也知道毒气是用来救林阴阳的。
“哼,如果你再不老实交代的话,你今天死定了。”黄龄见我对林阴阳出手了,冷冷地说道。
我赶紧掏出鼻塞子把鼻子塞好,然后才敢朝着林阴阳继续走。
不过我心里还是清醒的,我知道自己遭了暗算,而且还是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放倒了,这可让我心里无比震惊。
我知道这绝对有问题,按说我不管遇到多危险的境地,手刃多么仇恨的敌人心里都不会起多么大的波澜,可是现在还没得手呢,就已经快要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笑出声了。
我没管林无魂干什么,一闪身跳了进去,接着开始慢慢地朝林阴阳走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袋突然清醒了起来,身上的劲儿也飞速地恢复了起来,我深吸了两和*图*书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听了以后眉头一皱,看来她有事情要跟林无魂解决,而且林无魂已经到了,她让我柳林阴阳才是真正的目的,否则根本就不会来制服我。
听她的口气,似乎以前还有人来过,不过我可想不明白除了我以外谁还会跑到这儿来杀林阴阳。
这下我可更看不透黄龄这个人了,明明她什么也没做,就轻而易举的把我的攻击给化解了,我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对手,都没有这么强悍的势力,亏得她真的只是个普通人的身手……
我慢慢的把奉天剑抽了出来,一步步地朝着林阴阳走去,一边走我一边警惕地注意周围。
反正我现在是在演戏,不管是黄龄还是林无魂看到都不会说出什么来,片刻后我就来到了林阴阳面前,就这家伙虽然身受重伤,可看现在的样子他痊愈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致命是绝对不会了。
现在她在我眼里可是谜一样的人物了,刚才她是怎么把我给放倒的,怎么让我起来的我根本就看不明白,这么普通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强悍的手段,如果到外边去的话,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他身上的那些钢针上边全是毒药,而且都是剧毒,看起来都是这些东西在支撑着林阴阳的性命。
“你是谁?”我看着那个女人问道。
就听噗通一声,我摔在地上滚了两米停了下来,仰面朝天看着天花板,心里咚咚直跳,可是再想站起来或者说话都办不到了!
我听了他的话无比震惊,看样子她已经知道是林无魂让我来这里的,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了,她和林无魂之间肯定有着什么事情,当然了,不排除是因为林阴阳,但我看着个女人的眼神,似乎对林无魂十分厌恶。
再看林阴阳,三个脑袋全都紧紧地闭着双眼,尤其是中间林阴阳的脑袋,上边全身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了,可一条条密布着十分恐怖。
“你刚说的让我帮你做什么事儿?”我皱着眉头问道,同时心里还是保持着警惕,现在我对这个人可以说十分忌惮,这种性命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真是够难受的。
“不好,要出事儿!”我瞬间感觉不对劲儿了,现在的反应绝对不寻常,而且我突然间感觉心里一阵激动,似乎对杀死和-图-书林阴阳显得非常兴奋。
我一步步朝着林阴阳走去,手上什么也没拿,承道印已经没什么用处了,奉天剑又都了黄龄的手里,玉剑也碎了,我现在可以说趁手的兵器已经没了。
就听噗噗声不断,所有的钢针都被我给拔了下来。
想到这里我一点儿都没有留情,片刻间几十枚铜钱像子弹一样激射了出去,瞬间就把黄龄给包裹在了其中,现在的她已经进退无路了,除非正面抵挡,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钢针上全部都是剧毒。
可能是听到我刚才摔倒的声音了,另一个房间里的那个人跑了出来,一会儿就出现在了门口,我正好可以用余光看到他,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的,皮肤雪白,一头乌黑的长发,竟然是个相当漂亮的女人。
想到这里我也知道时间紧迫,不能再跟她聊下去了,于是转身朝着刚才那间屋子走去。
“林阴阳!”我看到床上那个人顿时眼前一亮,这家伙正是我这次来风沙谷的目标林阴阳。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同意了,不过还是信不过我对吧,好吧,我就放了你,但是你要保证不能对我出手,否则你怎么起来的,我就怎么让你躺下!”话音一落,这女人朝着我轻轻挥了下袖子。
只见她把奉天剑收好以后,围着我转了两圈儿,笑了一声问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就是太乐道的头七,你这名字可挺怪的,谁给你取的,真够难听的,你到这里来是为了啥林阴阳吧,不好意思,他现在是我的病人,你不能杀他,如果你和他有什么仇怨的话,等他痊愈之后离开风沙谷,那时候你们随便打去,风沙谷里是绝对不允许你们乱斗的。”
我看着这丫头,心里头一震冷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装出来的,好像个专业演戏的一样,演技超强。
“我叫黄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夫而已。”那女人见我紧张地看着自己,笑了一声说道。
别看我现在很有把握,可却还是有点儿不放心,因为我从来到大船里边以后,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好像这里随时都有危险似的。
我见了他的样子赶忙往后退,说实话,我真怕现在把他身上的钢针拔掉以后他会死掉,但是黄和-图-书龄没有阻止我,也就说明没有问题。
不过让我有些心凉的是,这次林无魂还是没什么动静,看样子仍然不相信我能伤到黄龄。
其实我进来之前还是很忌惮的,如果再像刚才那样的话,我还是会摔倒在这里,不过我很快就想明白了,黄龄既然让我来演戏,那绝对不会再用出刚才那样的手段了,至少在林无魂露面之前不会,否则这场戏就白演了。
“恩?奉天剑,好宝贝!姐姐我收了!”那个女人一眼就看到了我掉到地上的奉天剑,捡起来笑了一声说道。
我一边走一边掏出一把铜钱来,在地上轻轻地撒着,按照一种极为特殊的方位摆下,而且每一枚铜钱下都压了一张黄纸。
不过这小子看上去很是诡异,浑身上下插满了钢针,而且这些钢针全部都是蓝汪汪的,也不知道上边到底摸了一些什么。
按说这种攻击黄龄是绝对不可能抵挡得住的,可是我却一点儿都不担心,黄龄这人太神秘了,如果这么普通的攻击就能把她杀了的话,那林无魂绝对不会费这么大的劲儿让我来,就算黄龄抵挡不住,那林无魂也会出手为她挡住的,因为这个女人身上肯定会有林无魂想要的东西。
话音一落,我回手甩出一根棺材钉,就听噗的一声,正戳在林阴阳的胸口。
“头七,就你一个人来的吗?我想不应该吧,是不是还有同伙儿,林无魂那老东西没跟你一起来吗?”接着那个女人冷笑一声问道。
“居然敢利用我,也不知道你这丫头胆子怎么会这么大,一会儿就找机会让你们鸡飞蛋打!”我一边冷笑着一边朝林瑄走去,我怎么可能甘心替这个女人卖命,虽然她说的好听,可最后能不能把林阴阳交给我还是两说,所以我只能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办,刚才答应她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先能自由活动了再说。
他身上的伤大部分都是被炸伤的,也有烧的,但是现在要这么救治的话,估计是他本体已经扛不住了,而且我知道,如果当时换成我的话,估计早就死掉了,这家伙能活命,完全是因为他身上的三个头和黑气。
“哼,给你来点儿会动的,看你这次怎么当!”我冷哼一声说道。
现在这家伙并没有打算出来,而是站在外边开始看起了好戏。
顿时和-图-书林阴阳身上开始往外冒出一股股的黑水,屋子里弥漫了一股恶臭。
同时我咬破舌尖,猛地朝着纸人喷了一口鲜血,所有的纸人顿时在空中扭动了起来,好像真人一样朝着黄龄扑了过去。
“我还不信了!”我冷冷地说了一句,又一次走到了门口,掏出一摞白纸来,然后用力撕成一张张纸人,瞬间就撕出来一百多纸人。
要说第一次我是应付了事,可这次就是不服气了,我已经被这丫头给提起了兴趣,控制着纸人把她团团围住,现在她根本没办法逃走。
就在这时,突然间所有的铜钱都好像在空中颤动了一下,接着在那么激射的情况下,竟然一个个偏离了刚才的攻击,就听唰唰声不断,所有的铜钱竟然全都从黄龄身旁飞了出去,一个都没有击中目标!
我听了他的话隐约间感觉确实是被林无魂给算计了,但是这其中的事情我还没有了解得透彻,如果这女人真要告诉我的话,我就能对林无魂有更深的了解,可我同样不能确保这个女人说的就全都是真的。
我将它们抓在手里,猛地朝着黄龄冲了过去,等跑到距离黄龄还有十来米的时候,我用力将手里的纸人向着她撒了过去。
同时黄龄已经回到了刚才那间屋子,就好像时间倒退到了刚才我进来的那一刻……
现在屋子里没人,那个大夫就在另一间房子里边,正是去杀林阴阳的好时机,于是我一闪身窜上了窗户,然后轻轻地跳进了屋子里。
“这个大夫再给他用剧毒疗伤?”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林阴阳想到。
我看得清楚,这一钉戳下去正好钉在他的骨头上,对他的性命造不成威胁,不过这砍在林无魂和黄龄眼中就不一样了,显得无比的真实。
见我不回答,这个女人拉住我的双手,费力得把我拖了出来,扔在了大船的甲板上,然后笑着说:“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我猜对了,小子你被人当枪使了,林无魂那家伙和我有很深的仇怨,你以为林阴阳这小子配让我出手相救吗,这完全是林无魂那家伙的阴谋,你们太乐道的所作所为我听说过一些,感觉上你还不算是什么坏人,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答应帮我做一件事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事情的原委,你同意的话就渣渣眼睛,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