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百二十五章 失宝

第五百二十五章 失宝

我真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但是我略微用手一掂量,顿时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我的手中好像已经变得空无一物了,原本安放在我手里的承道印居然消失了……
“黄老,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承道印变小了……”我大吃一惊,赶紧问黄半生。
“哈哈哈,果然如此,承道印啊承道印,今天你果然找到你的真主了!”就在第三天马上要过去的时候,我身旁的黄半身突然大笑了起来,看他的样子有些疯疯癫癫的,但是又能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就这样,一晚上的天寒地冻,让我差点儿僵死在山头上,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太阳挥洒下来的时候,我身上立马温暖了起来,不过片刻间炙热的阳光越来越强,我又开始体验昨天那种被烈火焚烧的感觉,说实话,我现在浑身上下都已经焦黑了,再这么下去的话,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今天。
不过天亮了以后https://m•hetushu•com•com我也发现了一些异常,就是我手里的承道印好像轻巧了许多,等我仔细看上去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原来承道印上的血丝已经消散了大半儿,同时它的个头儿也消失了三分之一……
其实我现在不答应也没办法了,浑身上下都被冻住了,想跑都跑不掉,只能咬牙坚持。
“黄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浑身上下打着哆嗦,张口问黄半生。
我现在托着承道印,双手好像被火直接烧一样,疼得我浑身上下直哆嗦,不仅如此,我还能感觉到一股火气从我胸口烧了起来,好像要把我的五脏六腑都给点着似的。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从早上一直熬到了中午,又从中午熬到了晚上,这时候天色黑了,太阳也落山了,原本我还以为能休息一下了,可没想到黄半生根本不让我动弹,还是让我把承道印举过头顶。
“这和_图_书个你不要管,只要注意身体里的变化就行了,难道现在你还没意识到自己身体的改变吗?”听了我的话以后,黄半生冷笑一声说道。
难怪这里要被叫做九阳之地,从九个山头上引过来的是太阳的九束阳光,强大的热能全都聚集在了承道印上,而承道印上的那些血丝竟然真的停止了变多,甚至已经开始有消退的迹象了,这可让我心头一喜,咬着牙坚持下去。
“啊!”我从来没感觉到过这样的疼痛,让我整个人都置身于恍惚之中,好像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在感觉着无比的疼痛……
我一边惨叫着一边看着黄半生和林萧,林萧满脸焦急,可是她也没别的办法,明知道我在受苦,也没办法上来帮我。
我微微一皱眉,赶紧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真如他所说,我今天似乎并没有昨天那么热了,反而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有着发泄不完的力气……
https://www.hetushu.com.com不好!”我赶忙挣扎着站了起来,把双手放低然后朝里边一看,结果顿时大吃一惊,承道印消失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发现承道印上的那些血丝开始一点点地消退,这可让我心里无比兴奋了起来,看样子黄半生的办法真起作用了,也让我对这个老头儿心中产生了无边的敬佩,要知道像林无魂这样的人,手段是异常毒辣的,他要毁坏一样东西的话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就能修复,而在黄半生面前竟然显得那么简单,这可让我由衷地佩服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些阳光和月光在锻炼我的身体?不对,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我心里开始翻腾起来,但是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接下来就是第三天,太阳光更猛烈了,月光也更冰寒了,我身体已经麻木了,坐在那里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手里的承道印,但是后来它实在是太小了,以至于我根本就看和图书不见它了……
我正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呢,突然间九束银光从天而落,被九个山头给引到了我的身上,准确的说是落在了我手中的承道印上。
第二天,我浑身上下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一块儿好地方了,虽然不像第一天那么难以忍受,可这种疼还是让我有些痛不欲生,承道印上的血丝已经基本上没有了,而承道印也缩小了一半儿还多,现在用一只手已经能拖住它了。
黄半生还是站在一旁,笑呵呵地说:“小子,坚持住,我看你不错,这承道印据我所知威力可不仅仅如此,承道承道,奉承大道,如果这次能成功的话,你将有很大的成就,所以一定不能放弃,三天时间一过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好吧,我也豁出去了!”我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
原本我还以为这些光一下来还会和白天一样炙热难当呢,结果突然一股寒意笼罩了我的全身,瞬间我就好像置身冰窖里一样,同时浑身上下好像结m.hetushu.com.com了冰一样,感觉浑身上下都僵硬了。
看着一旁的黄老越来越兴奋,我只能继续咬牙忍着了,毕竟他现在是唯一一个能把承道印给修好的人,至于承道印变小,我反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因为上次用它砸功德瓶,被里边的功德炼化的时候,承道印也是缩小了一些,可想而知现在承道印精炼了不少,威力恐怕也会有一个质的提升。
也幸亏我现在意志坚定,否则的话早就晕过去了。
我手里的承道印早就已经冷却了,现在好像个冰坨子一样被我捧在手中,冻得我真想把它给扔掉,没办法,只能心里强忍住不去想身上的痛处,这才一点点地挺了过来……
黄半生就不一样了,看着我在那惨叫,脸上一阵阵地微笑,似乎一个长者正在无比慈祥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是这么一副表情,更不知道他现在要搞什么,总之我已经赶鸭子上架了,再想下来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强忍着疼痛坚持下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