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钉坟匠

作者:腹饥子
钉坟匠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九章 逃命

我深吸一口气,朝着那个巨大的山洞走去,脚步很慢,现在我可是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这个骷髅头被供奉在这里可不简单,说明它有它独特的重要性,并不只是它会要了我的性命,所以要往后走的话,这东西一定要带着。
就听咔嚓一声,奉天剑正中目标,那个女的也是个愣头青,明明看到我朝她砍过来也不知道躲开。
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控制我的双手来扭我的脑袋,如果真这样下去的话,我的脖子可禁不住他这样扭。
我一下子轻松了起来,身体已经可以控制了,算是恢复了自由。
这个时候,我身前的那个女人见我挣脱了黑气的控制,大叫一声朝我扑了过来,我见状大吃一惊,本来就对她挺膈应的,尤其是她那张大脸,看上去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时候,我的脑袋越来越向后,我甚至都可以看到身后的墙壁了,脖子上发出了嘎巴嘎巴的响声,再用一点儿力的话,估计我的小命就交代了。
就算奉天剑很是锋利,可也绝对达不到这样的效果,难道因为它是专门克制邪物的?
原本我还以为会像砍中人脑袋一样那么坚硬呢,可事实却让我大吃一惊,奉天剑砍中她的脑袋就好像砍在一块儿豆腐上一样,直接削了过去。
我松开了嘴,鲜血全都喷在了我的嘴巴里,不但有流到外边的,还有不少灌进了我的嗓子,被我给咽和*图*书了下去。
“呜呜!”似乎是怕我借机反抗,我身体里边又传出了哭声,我也跟着哭了起来,这下更别想把脑袋板回来了,连身上的疼痛感都快要消失了。
“这可怎么办,这家伙这么邪门儿,要怎么才能把他驱离出去呢!”我健在焦急万分,身体里的承道印也没什么反应,我的身体不能自己做主,竟然连承道印都引动不出来了。
我看了一会儿,这个凹槽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但是这个形状,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在我抓住骷髅头的瞬间,只听轰隆一声,那个苦观音周围突然塌陷了进去,大概是一个直径两米的圆形,这个圆形的正中心是苦观音,带着它朝里边缩了进去,后边出现了一条通道。
这就对了,林家的事情可以全都联系起来了,看来这一趟一定可以解开林家的秘密。
只听啪的一声,我这一巴掌虽然没用上全力,可也是够狠的,直接把我给拍的坐在了地上,两眼冒金星,可我并没有为了这么点儿伤痛难受,因为我发现肚子里那道凉凉的东西开始翻腾了起来,我知道这是承道印起了作用了。
结果还真的严丝合缝,苦观音放到里边大小刚刚合适。
我等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迈步朝着洞口里边走去,前边的石壁带着苦观音已经缩进去了十多米,看样子这个黑http://m.hetushu•com洞居然还挺深的。
不过我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用左手抓着它的脑壳,只要它稍微有一点儿异动,我就把这东西给灭掉。
“好,能动了!”我猛地心头一喜,用力握了一下拳头,真的可以动弹了,我赶忙把脑袋恢复了原位,虽然很疼,可暂时不用死了,接着大喊一声,抬起左手拼命地拍在了自己的脑门儿上。
就在这时,我固然浑身一震,好像肚子里有了动静!
而且那股黑气钻回骷髅头以后就没了动静,我能感觉的出来,承道印已经把它给彻底震慑了一下,短时间内是不会兴风作怪了。
想到这里我拼尽全力去反抗,可任凭我怎么用力,也根本没办法控制我的身体,尤其是我的脑袋,现在已经被那个控制我的人抓住了,我想反抗也反抗不了了,被他用力朝着一旁扭去。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咔嚓一声,那个圆形的石壁倒了下去,远处又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似乎是个很空旷的山洞。
舌尖上的鲜血可是至阳之物,阴邪的东西最怕这个,刚才那股黑气就是钻进了我的胃里,现在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我只盼着这些鲜血能给这家伙还以颜色了。
我赶忙往后跳了两步,因为我知道这个凹槽绝对不寻常,必定是通往后边的机关,而且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同时我往后跳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我用剑把那个和_图_书女人身下的骷髅头挑了出来……
不过这些白魑和以前见过的不一样,这些个头儿很大,比拇指还要大一些,而且脑袋是紫色的,好像紫魑和白魑结合到了一起一样。
我想了一会儿,把挎袋里边的苦观音掏了出来,对这那个凹槽比划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放了上去……
按说承道印是可以驱邪镇邪的,尤其是现在已经钻进了我的身体,一般的邪法根本没办法加身,更别说要控制我的身体了,可现在的情况是,承道印就好像已经彻底失效了一样,如果我不去御使它的话,估计它是不可能自己主动来保护我了,这也让我对自己的命运更加的没底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方面是我的努力,另一方面我的手在用力扭我脑袋的时候挤压了我的下颌,就听噗嗤一声,我的舌尖被自己的牙给咬了个口子,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这样一来,我身上的感觉开始轻了一些,嘴巴里边什么情况却知道的清楚了很多,然后开始拼命地想要咬下去……
接着只听咔嚓一声,好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
这家伙用的力气很大,我的骨头虽然很硬,可也禁不住这么折腾,疼得我浑身上下开始发抖,可是我现在除了能感觉到身体上的疼痛,甚至连喊叫一声都办不到。
不过我知道这女人并没有自己的思维,只不过是被人特意安排在这里的,所以绝对不是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和图书被我一剑正好砍中她的大脑袋,从上而下直接劈成了两半儿。
我停下脚步,往里边扔了两根荧光棒,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但还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山洞的尽头,也就是林家秘密的所在,万一还要遇到和刚才一样的那种邪门儿事儿,那可就麻烦透顶了。
我心里不解,抬眼朝着被我砍开的女人脑袋看去,结果这一看,顿时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家伙的脑袋里边根本就不是血肉,而是满满的虫子!
“看来这里就是通往林家机密所在的地方了,也不知道后边到底是什么!”我一边往前走着,心里居然开始悸动了起来,有些按耐不住,但也有些不安,不知道仅凭自己一人能不能应付得了。
一开始我被哭声骚扰身体不能自已,现在把黑气摆脱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女人的哭声我也没什么反应了,好像一下子就不怕这些东西了,见她朝我扑了过来,我捡起奉天剑,唰的一声朝她劈了过去。
“白魑!”这东西我再熟悉不过了,以前就是因为这个几经生死,没想到转了这么长时间,又转回到这东西上来了。
现在我可是如履薄冰,这里出现的任何东西都有可能要了我的性命,就算我能侥幸逃脱,也会身受伤害,那在接下来将是对我非常不利的,所以我现在要保持警惕,尽量不要冒险。
紧接着我胃里一阵翻腾,接着开始呕吐了起来,就听噗的一声,m.hetushu.com被我喷出来一口黑水,黑水落在地上以后直接化为了黑气,嗖的一声钻回了骷髅头!
那女人已经趴在了供桌之上,我上前一剑挑破了她的皮肤,结果这家伙全身上下都是白魑。
我心里不由得想道,把奉天剑抽回来,我朝四周看了看,这里虽然已经是山洞的尽头了,可绝对不会没有出路,否则布置这里的人绝对不会费这么大的劲儿来安排这些。
我看着通道皱了皱眉头,这里边漆黑异常,我掉在地上的荧光棒根本就照射不到里边,不过里边也还算平静,没有吹出阴风之类的东西,更没跑出来那个女人一样的怪东西。
我开始跟在苦观音的后边一手提着骷髅头,一手提着奉天剑,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
“这是个凹槽?”终于我还是看清楚了那个阴影,原来是石壁上的一个凹槽,不大,也就是一尺左右,而且看样子是个什么东西的形状。
就在这时,我发现右手边的石壁上好像有个阴影,于是我拿着奉天剑朝那个阴影慢慢走了过去。
正在这个时候,我发现我的舌头已经被挤了出去,吐了舌尖在外边,虽然吸气有些不顺畅,可却让我心头一喜,赶忙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我的嘴上。
一口、两口、三口,鲜血不停地倒灌进我的嘴里,顺着食管往胃里流去。
“原来是这东西在作怪,难怪这个女人能活这么长时间,看来哭声也是这东西搞出来的。”我冷哼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