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069章 不味与奇香

第069章 不味与奇香

臭豆腐也是同理,乾隆皇帝迷恋的香妃娘娘也是一样,其实那是轻微狐臭加上女人体香混合而成的一种‘奇香’,能适应就惊为天人,不能适应就是臭狗屎一样。
易知鱼的鼻子迅速耸动了几下,目光瞬间有些迷离。
人家小两口儿是谈对象闹崩了因爱成恨,他可倒好,跟卤煮因爱成恨……哎呀,不能说,说起来就想笑,可笑死我了。”
“这还用问,老头儿打架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老太太了。”
这个世界上有花香酒香女人香,肉香鱼香十三香,什么叫做奇香?
绝对不会错!就是这种味道,让他想起了当年在京都疯狂迷恋卤煮火烧的时候。
“别求我,我绝对不许你点这种东西,除非你从此以后不再认我这个易爷爷了……嗯?”
“一针见血,老大厉害啊……”
女人教会男人肩负责任。自从认识了那个珠圆玉润的小女生,胖子比从前上进多了,已经不满足于靠着周栋的光环在后厨混吃混喝,所以这次才会主动要求烙火烧、炸豆腐。
老辈儿关上门相互骂街砸闷棍都行,当着小辈儿的面该端着还得端着。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个m.hetushu.com.com时候的他简直就是魔怔了。
卢知味奇道:“那又如何?谁都知道老易的强项不在这种小吃上,偶尔失手也不算折了面子吧?”他倒不是跟黄明举一唱一和,而是真的有些好奇。
有些奇香是要靠人慢慢去适应的,比如榴莲,有人闻之臭、有人赞之香,认为臭的人如果肯去尝试,就会渐渐发现原来这东西还挺不错的,真香!
真正的厨道高手讲究持锅丰盈、握刀如虚;用菜刀切菜的时候,掌心要虚含,能够塞进一个鸡蛋才见功夫,就算一辈子从厨,手上也是不见硬茧的,这叫大家。
对了,我还是要吃小周师傅的新品卤煮的,既然您有了同伴,先前的协议就算作废了。服务员,给我上一份卤煮!”
华夏勤行的老家伙们谁不知道这两位是出了名的冰炭不同炉,见面就得掐?
黄明举和卢知味被迎宾小姐姐让到桌边坐下还说个不停,边说还边笑,满脸都是嘲讽之色,易知鱼听得羞恼万分,狠狠一拍桌子:“姓黄的,你有完没完!”
某人牛哄哄地说什么自己做的卤煮火烧天下第一,居然还做了端给首长吃,结和*图*书果首长还真吃了,却摇头说他做的不够地道,不如‘小肠程’的程老爷子讲究。”
他当年不顾XX海品鉴师的身份,也要拜入程老爷子门下,就是想要一窥这种‘化不善为善、化不味为味’的手段。
“呵呵,老卢你说的没错,胜败本属兵家常事,原本这也没啥。
门外走进来的是两位老人,一个秃头长脖子,微微驼背,看谁都像是在打量一盘菜,寻思着从哪里下筷子更合适;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骨架偏大,国字脸,满脸红光,偏偏两只手却生的十分秀气,就像是钢琴家的手,保养的细皮嫩肉,掌心掌背都不见一丝老茧。
林清低声道:“易爷爷……”
“没完,你能咋地?”
周栋其实并非不满,而是有意鞭策胖子。
被周栋怼过后,胖子果然变得更为专心了,周栋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去查看老锅内的卤菜,锅盖揭开,一阵奇香顿时透空而起,迅速溢满了整个早点部。
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从易知鱼心头踏过,这可怎么办啊?他现在慌的一批。
‘化不善为善、化不味为味’,是为奇香。
可某人从此就迷上了卤煮火烧,非得要拜人家程老爷子为师不和_图_书可,人家却就是不肯收他。
可是易知鱼却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厉害的厨师,能够通过对食材和各种香料的精准把控,将原本带有异味的食材直接转化为可以让普罗大众接受的香味,一旦接受,就是无可代替的‘奇香’!
他都不记得曾经寻遍了多少灯火阑珊处,想不到‘伊人’就是被他批评为‘堕落’的小周师傅……
“哈哈,我是棒槌?我黄明举再棒槌也比不了某些人啊。
易知鱼冷哼一声:“怎么,姓黄的这种棒槌都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结果你猜他怎么着?他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天天跑去吃卤煮火烧,最疯的时候一天吃三顿!可惜直到程老爷子仙去,也没收他。
“你!”
易知鱼看到黄明举和卢知味的时候,这两位老爷子也看到了他,卢知味微微一愣,笑得有些尴尬:“这不是老易么,你怎么也来了?”
老卢啊,你好歹也是鲁菜双尊之一,胶东帮的头面,如今怎么越混越回去,跟什么人都能交往了?以后你可不要说是我的朋友,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老黄你这就不对了,咱们这行当谁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华夏光是大菜系就先有四大菜系、后有m•hetushu.com•com八大菜系,若是再加上一些地方性的小菜系,怕不得有上百?更别说各地方的小吃了。
胖子决定还是不说风凉话了。老大轻易不开口,开口就能噎死人,这是对他工作时三心二意表示不满了。
程老爷子仙去后,有多久没有闻到这种奇香了?
龙破天算是看清楚了,这位老邻居不是什么善茬儿,而且还是那种有身份的老顽童,惹不起惹不起啊,忙道:“老先生,原来这位女士跟您也认识啊?哈哈,都是熟人都是熟人。
哈哈,从此后某人就再也不吃卤煮了,硬说这道美食品流不够,还处处贬低,你说这不是因爱成恨么?
就说咱们这些个老古董功力深厚,那也不敢说比什么菜色都能赢,老易输了也是正常的,你又何必冷嘲热讽呢?”
同样是卤煮,一般的卤煮铺子只能接待那些爱食猪下水的人,可当年那位程老爷子却有本事让很多不爱猪下水,尤其是接受不了猪肠的人吃出瘾头儿来!
这味道,为什么如此熟悉……
早点部后厨内的胖子探头向外面看了眼,有些紧张地道:“老大,外面三个老头儿好像要打起来了,你说都这么大岁数了,这是为啥啊?”
他和易知鱼也算是hetushu.com.com老朋友,彼此倒是没有什么芥蒂,不过身旁就站着黄明举,实在让他有些尴尬。
老卢你别拿这种眼神儿看我,你们不在京都圈子,自然是不太清楚,可当年我就在京都呢,可是亲眼所见。
其实都多大岁数了,还能真的打一架不成?易知鱼起初还嘴硬来着,当见到林清挎着个小包包出现在早点部后也就偃旗息鼓了。
见到好友上进,周栋自然是开心的。只是胖子这个懈怠的性子短时间内很难彻底转变,时不时还是需要他鞭策一下的。
吕绿馨按住的是黄老爷子,古亚楠则心情复杂地和卢知味联手劝住了易知鱼。
就是这种香啊,号曰奇香。
“卢知味怎么跟姓黄的走到一起了?”
老卢你怕是还不知道吧,某人当年整天板着个脸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结果你猜怎么着,硬是折在了卤煮火烧上!
“本来倒也没什么,可偏偏某人自认是勤行至尊,怎么肯承认自己输呢?居然巴巴地跑去挑战人家程老爷子。自己也不掂量掂量,你就是本事再大,也架不住人家做了一辈子的卤煮啊?结果输得那叫一个惨……”
三岔口的戏码儿终究没在早点部上演,古亚楠和吕绿馨的到来制止了这一场‘古稀闹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