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64章 白衣傲王侯

第164章 白衣傲王侯

周栋除了一心厨艺,别的事情都懒得理会。懒得交女朋友、懒得过多交际,否则以他的厨艺还需要在九州鼎食做个主厨?自己开个私房菜馆赚钱不要太容易。
“怎么没吃过,我老人家这点面子还是有的吧?
听了郭德冈的讲述,周栋才知道这位袁子丹在勤行也是位特别能打的主儿。是根红苗正的袁氏后人,祖上就是大名鼎鼎的袁枚。
周栋讶然:“还有这么多的规矩?”
可是啊,自己开饭馆得多麻烦啊,想想都累……
而这第三位,就是这位新一代的随园主人了。
只要破了题目,就是随园最尊贵的客人。这样的客人是可以要求随园为其加开宴席的!所以兄弟你看……”
几位老爷子去金城前都给周栋留了电话,没想到还真用上了,易知鱼当初可是拍过胸脯的,说在京都勤行圈子就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
“这样吧,我先打个电话,看能不能帮郭老师你解决问题。”
我老人家在京都勤行的面子是大,可也有人可以不给我面子的,就比如这袁家。”
可光是排队不成啊,我可https://www•hetushu•com.com打听过了,随园的客人都排到明年底了,我干爹可等不了啊……”
周栋点点头:“高明。”
你是不知道啊,这边的厨子都是废物,就这还都是四星五星级酒店的主厨呢?我老人家迟早被他们给毒死!”
这还真是第一回见到这么开饭馆的,一天只一桌客人不说,还有各种的规矩?这位袁子丹先生有点意思啊。
“那是啊,在京都勤行圈子,提起我易知鱼谁不给几分面子,你放心说,什么事情?”
“所以说啊,哥哥我这点面子在人家袁先生那里算什么?可偏偏干爹他老人家从年轻时起就有一个心愿,就是想亲口尝一尝随园食单上记载的美食。”
该说的都说了,郭德刚眼巴巴地望着周栋;他的人脉也算广大,早就托人打听过勤行有哪位高手能够做出‘梅花炒饭’,结果有倒是有,可那些人没有一个不是大名鼎鼎的勤行前辈,多数都已经封勺了,谁会帮他去破题啊?
周栋点点头:“可你刚才不是说随园还是对外承办宴席hetushu.com.com的么?既然这位袁先生打开门做生意,又为什么会拒绝你呢?”
而且就这样还得先考查客人的为人:不顺不孝者不接、身在高位却无清名者不接、不通经义者不接、不懂饮食之道者不接。”
另一位就是兄弟你,一份大肠刺身吃得我是心服口服。
郭德冈长叹一声道:“君子之交淡如水啊,既给人留了面子又拒绝了人,骨子里还透出一股傲意,你说高明不高明?”
还好,人家袁先生说了,我对相声艺术多少有些贡献,虽说这相声是‘雅痞文化’,他还挺喜欢的,这才算有了排队的资格!
电话接通立即传来易知鱼惊喜的声音:“臭小子,是准备回早点部推出新品还是你的周氏私房厅要开张了?我一准儿立即回去。
心里却很奇怪,京都是什么样的地方,就连他这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都知道,袁子丹这种做法是要得罪人的,在京都得罪达官贵人,居然还能混得下去?
不过郭德冈一口一个兄弟,也不好驳他的面子,何况还得看于老师的情分呢,就想起了易www.hetushu.com.com知鱼的门路。
“你说的是随园的袁子丹?”
“可不是么?”
毕竟是专业技校毕业的,随园的历史周栋还是听何必进讲过的。
周栋苦笑道:“您要是这么说,我去了也不成啊?别说经义了,我连高等教育都没经历过呢。”
什么!新华夏立国之初,我们华夏国第一良相亲自请来袁子丹的爷爷参加大典?所以袁家才在京都重建了随园?
一位是我的干爹,虽然只是个普通厨师,却在我当年最潦倒的时候帮助过我,胸襟广阔、仁义无双。
说到这里故意留了个气口儿,转头看了眼于老师,于老师接过话道:“结果人家是一概不见,却给每个上门拜访的人送了一碗水……”
袁枚可了不得,乃是乾嘉时期著名的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和美食家,自号苍山老人,随园主人。
“兄弟,你可不一样啊。袁先生对勤行中的高手也有一条规矩,说如果有人能够做出他祖上曾经赞赏过的‘梅花炒饭’,就可以去破解随园出的题目。
叫子丹的人,通常都很能打。
周栋道:“不是,是我有件事https://www.hetushu.com.com想找易老帮忙。记得您说过,京都勤行圈子就没有您摆不平的事情……”
他的后人自然不敢冒犯祖上的雅号,不过还是被人尊称为‘新一代随园主人’。
“原来郭老师是有这样的孝心啊?”
周栋听得心头震动,原来如此啊,怪不得袁子丹敢这么不给那些达官贵人面子呢!
小子你听着,我不光吃过随园的菜,而且还吃出了一段故事来,这件事我可是至今难忘啊……”
提起这位袁子丹,郭德冈无奈之余更多的还是佩服:“周弟你是不知道,这勤行能让我佩服的就三个人。
他知道周栋对柳长青的承诺,每月还是会到早点部推出一两种新品,也算在离开后继续为早点部尽些心力,保持人气不失。接到周栋的电话,还以为是这种‘好日子’到了。
而且随园不是在金城么,虽然后来被战火所毁,袁家要重建随园也该在金城啊,怎么跑到京都去了?
易知鱼犹豫了一会儿,苦笑道:“小子,知道袁家什么来头么,知道随园为什么会在京都复兴么?他是这么回事……明白了吧,要不怎么说人家可以白衣傲和图书王侯呢?
郭德冈苦笑道:“再过一周时间就是干爹的八十大寿了,他老人家身体又不好,恐怕……所以哥哥我才想着,要帮助干爹完成这个心愿。”
老郭叹道:“好家伙,就这一条不通经义者不接,就难倒了不知道多少人啊。我也算是读过些经义的,去报名排队的时候心里都没底。
于老师接口道:“周弟你有所不知,随园对外经营是没错,可是每天只接待一桌客人。
这位袁子丹先生不仅诗画双绝,更是一位高厨,京都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都想和他结交,结果你猜怎么着?”
“是我一个朋友……随园的规矩有点难办,易老您看?”
“易老,您该不会也没吃过随园的菜吧?”
眼下可就一个星期的时间了,周栋要是不肯去京都,他可真没辙了。
周栋还真是非常的好奇。
这位随园主人最厉害的其实还不是写文章,而是以一个美食家的身份,写出了一本让天下厨师奉为经典的《随园食单》,从食材分类、遴选、到烹饪手法无一不全,偏偏人家还是半路出家,没有勤行师承,这份天才简直可比创出了《九阴真经》的黄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