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57章 ‘酱龙’

第257章 ‘酱龙’

在美食面前是没有国界的,
做东山的葱,还得看面王周的!
“吕砧头,下面!”
这口感、这面香、这葱味、还有这酱油,无不令蔡重九热泪盈眶。
现在有些‘酱油面’,又要放虾皮,又要点香油,其实统统都是旁门左道。
感慨之余,又难免惊羡这葱花选材之严、火候之精、香气之端正恬冲!
有此子在,华夏勤行显脉恐怕不仅是让他们在大河止步,而是要回推到长江以南、香江之地!
集合了华夏各地面粉精华的面条入口,Q弹的口感先声夺人,接着就是纯正、浑厚、完美融合了大地精华的面条迅速占有了他们的心。
在勾兑酱油横行的今天、在那些自酿酱油的酱造厂因为广大消费者不了解原始工艺而战战兢兢人人自危的今天,这种顶级酿造酱油应该早就绝迹了,这小子难道是自己酿造的不成?
易知鱼没有往事可追,只是就面论面,一口面条,让他感受到南北地力之变、华夏麦出之壤,却又浑浑统统,千里山河、尽为我土,宝岛香江、不hetushu•com•com可分割!
在香江可找不到这样的好东西,就算有,恐怕也是少有人知、更少人接受啊!”
这些葱花,都有讲究,葱叶段不用、葱白段也要舍弃,用的就是白绿相交的那么小小一段,拇指粗的一根东山大葱能用的也就半厘米长短那么一小截。
老娘切个葱都要占个天罡之数,还有谁?
‘大葱三十六、播乱在锅中’!
‘BON!’
“……周小子,这酱油面中用的可是正经的古法酿造,化过了‘酱龙’的酱油?
根本不用什么高精尖的温度测试仪器,周栋拿手掌轻轻一探锅缘,就知道油温已到,抓起吕绿馨切好的葱花,轻轻抛洒入锅,
说到吃面,西方人甚至比华夏人更为执着,
这些来自各国各地区的评委,无论之前是否亲近、崇拜华夏,此刻面对这道简单到极致,却也将食材本味彰显到极致的‘酱油面’,都纷纷表现出一名评委应有的职业道德和为人良知!
吕绿馨将一挂挂拉成二细的面团扔和图书进开水锅中,长筷子破水搅动,让面条在水中滚个四五滚就立即捞起,放进事先准备好的一个个小碗中。
“五十年来岁月催,梦中且醒几百回,
同时拿起事先准备好的酿造酱油,在每个碗中点上一些,再浇上半勺滚烫的面汤,将葱香酱香化成一团,顿时鲜香一片,每一碗‘酱油面’都是无上的美味。
周栋微微一笑:“易老就是易老,竟然吃出这是化过‘酱龙’的酱油,这我可真没想到。”
这不是十成的熟香、不是焦香、不是苦香,而是一股清新夺鼻的新鲜葱香。
周栋左手将锅轻轻一颠,锅中的葱花顿时来了个大换防,原本在锅底的、去了锅边,原本在锅边的,来了锅底,
易知鱼一瞪眼:“你小子看不起谁呢?
‘油西!’
‘够得够得!’
蔡老头儿心中激动,有些紧张地望着周栋,心里在为这个年轻人暗暗叫着加油,煸葱这道程序对厨师的要求极高,可最难的其实还不是煸,而在收!
吃葱,还得是东山的!
既然是酱油面,靠得https://m.hetushu.com.com就是酱香葱香,放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能说明厨师缺乏信心,才会硬生生把一碗‘酱油面’做成了虾鲜面,说是虾鲜面吧,却又乱点香油,这跟乱点鸳鸯谱又有多大的区别?
在美食面前,原来真的可以有公平,哪怕这只是暂时的。
不觉追忆起那年的那个秋天,那个秋天的那碗面、做出那碗面的那个人,还有呼呼啦啦吃着面的他……
这股地道的葱香可是久违了,没想到在几十年后的今天,还能够再次闻到,这真是天可怜见,华夏顶级厨艺传承未绝!
半绿半白的葱花一入锅,这锅中顿时变成了一个清清白白的世界。
虽然被形形色色的各种面包晃花了眼,却毕竟都是些美食中的高手、吃货里的大佬,一个个都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剥离色相寻真如,没等老毛子们叫出‘够得’,那股清新爽口、不焦不横、略带冲口感觉的葱香就又给他们上了一课。
你究竟是从哪里搞来的?
可最后落在汤上,最让易知鱼百思不得其解的,却是周栋究竟https://www.hetushu•com•com从哪里弄来了这种真正自然酿造、化过了‘酱龙’的上等酱油?
快说,这酱油究竟怎么搞来的……”
如此迅速交换数次,葱花在锅中滚动个不停,没有一颗变黑变焦,淡淡葱香却是升腾而起,
犹记秋风催热面,至今止步南河人……”
董其深则是默默不语,每每抬头看周栋一眼,目光亲热的总让周栋误会老爷子是要给他说门媳妇儿。
不要小看这一道‘酱油面’,光是这煸葱的手法,周栋就在造化后厨中演练过多次。
若是收不好,前面做的再怎么好也是白费!
周栋左手一推一收,用上了回力,锅里的葱花顿时贴上锅边溜溜转动,右手炒勺沿着锅边一抄,瞬间收入,同时让吕绿馨破水下面!
“好啊!就是这个味道!”
油热八分半,下葱,在油热至十成之前,就得出锅,晚了葱就会焦,发出糊味来。
她这边刚刚盛好面,周栋那边已经将葱花分别放进碗内,
他好想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品尝这碗‘酱油面’,‘日啖葱花三百颗,从此长做南河人!’(哎和_图_书,就是这么的有才,我被自己折服了,感动。)
毕竟都是内行人,筷子不是障碍,来自古老东方的简单美食更是提升了某些国家评委的‘审美观’,
至于隐显之争、古今之斗,又算得了什么?
面好之后,周栋、吕绿馨和大赛的工作人员将一小碗一小碗的‘酱油面’送到评委面前,还没等他开始介绍,这些来自世界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评委早已是急不可耐,纷纷开动。
这个时候不能倾倒、不能用刀背走,必须用手抛洒,才能保证葱花均匀分布在锅中!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现在关心的是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华夏再有‘神厨’出。
说是切几根葱备用,可为了准备这些葱花,吕绿馨可是足足用了三十六根东山省大葱,回头仔细一算自己都感觉挺有意思的,
‘戳!戳!’
蔡重九用力吸唆着鼻子,心中很是激动。
简直就是奢侈!
蔡重九被这碗面勾起往事,心中不胜唏嘘,也顾不上询问周栋了,只知道‘呼呼啦啦’地往口中塞着面条儿。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小哪吒’!”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