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91章 巅峰之战揭幕

第291章 巅峰之战揭幕

这样会很不公平的,毕竟怀选手请的可是来自欧洲的顶级厨师德国猪王汉姆先生呢。”
“我呸,这我要是接受了,那我不是犯贱么!”
周栋摇摇头:“也没有准备。”
周栋淡淡一笑:“‘天梯鸭掌’是我华夏古菜,我可不希望被别国的厨师学去,尤其是岛国。”
“人家的东西?那自然还是人家的,
周栋呵呵地笑了起来,可怜的老怀和老汉姆啊,你们永远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人力无法阻挡的,哪怕德国猪王触类旁通华丽变身为德国鸭王,最终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输’!
还有比较缺心眼儿的德国猪王,昨天居然主动发了条微信给周栋,信上说‘亲爱的周,想不到我会回来吧?
因为是总决赛,为了足够吸引观众的眼球,也为了让这场比赛变得更为精彩,在这场比赛中双方选手都可以选择一位‘帮做’嘉宾,
“去去去,跟你哥你也上纲上线啊?猪王不就是猪的头儿,简称猪头!”
在怀良人看来,德国猪王汉姆绝对是一个拥有极大潜力的家伙,
犬养静斋见周栋没搭理自己,起身遥遥一礼,
“到人家那里,就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做‘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调出系统界面,查看着系统中的说明文字——‘传说级洗菜技能代表着当今世界最顶级的预处理手段,当使用该项技能时,被宰杀的动物将会从容就义、慷慨赴死,在痛苦中得到享受,在死亡中成就高潮,灵魂和肉体将得到升华,肉质细嫩程度+5……”
收几个学生,挺好!
汉姆本人似乎也对此充满了信心,其实在给周栋的信息上,他就已经透露出了这份信心,骄傲的德国佬要借这个机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不是他搞不定鸭子,而是德国人更爱吃猪,如果他要搞定鸭子,那他就一定是鸭中之王,谁都别想抢走这份荣耀!
苏见武忙道:“犬养,犬养,不是和-图-书狗养……见文你注意下啊,回头老师会骂我们的呢。”
“哦?”
苏见文也心情大松,哈哈笑道:“说得好,咱们华夏爷们儿可没有这样的,倒是这些居心叵测的岛国小龟儿,那才是贱得很,见到好处脸都不要了!
苏见文大讶,表示怀老师的做法太出人意料了,居然不远万里把德国猪王又请回来了?
易知鱼狠狠一拳擂在面前的桌子上,如果不是顾及评委的身份,他现在都想冲出去和犬养静斋干一架!
怀良人一皱眉,心说这是谁啊,怎么不识相?
只是骄傲是无法成就一名顶级名厨的,更别说怀良人短短几年时间就能够在欧洲闯出偌大的名声,当美女主持宣布过总决赛的规则,允许两位选手请出‘帮做’嘉宾后,笑嘻嘻的汉姆顿时吸引了各路媒体和观众的注意力。
鸭子似乎很享受这种‘脚底按摩’方式,刚上台时的惊慌已经不见了,代之的是眯起一对鸭眼,舒服地‘嘎嘎’叫了两声。
哦,这主要是怀的邀请,还有,我是不会放过参加总决赛的……
而我和汉姆联手做的这道‘天梯鸭掌’,将会成为毫无争议的主菜!”
苏见文瞪了弟弟一眼,这家伙就会跟他唱反调,最近更是变本加厉,越来越是不像话了。
苏见武大声道:“咱们是苏家二傻!”
轰!
“这样啊……周选手确定不找一位嘉宾么?
美女主持终于还是偏向颜值更高的周栋,见他第一轮口头交锋就吃了亏,忙转换话题道:“看来周选手是太有信心了,没有特别为今天的总决赛做些准备工作。比如我到现在可都没有看到您的‘帮做’嘉宾呢。
周栋有些为难地道:“我可没想到老怀会这样说啊,我也没想好呢。”
偷眼见到老师一脸的微笑,正冲他点头示意,貌似称赞的样子,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对了,这话可是我们兄弟说的,跟老师可没关系,见www.hetushu.com.com武,咱们兄弟是什么人?”
‘天梯鸭掌’的大名鼎鼎,他可是听说过的,就连为岛国皇室服务的‘大膳师’武宫大人,也曾经对这道菜表示过莫大的兴趣。
“咱们还有什么,大声告诉狗……犬养的!”
它们应该是全人类的财富,您是我眼中最伟大的华夏青年厨师,又怎么可以有门户之见呢?”
就连蔡重九都在嘿嘿冷笑,如果犬养再说下去,他就要以主评委的身份建议组委会,将这个岛国人赶出去了!
“哦,这不是德国那个什么猪头么?”
周选手,按照总决赛的规则,您是可以在助手之外另外请一位‘帮做嘉宾’的,请问他今天到场了吗?”
小样儿的,跟我逗心眼儿呢?
在无数闪光灯的照耀下,德国猪王汉姆抱着一只惊慌失措的超级肥鸭走上了赛台。
说白了吧,到你这里就不能有门户之见,要共享!”
“啊,怀选手说得可真好啊,这算是在提前向周选手宣战么?”
“我看什么啊我看,我自己的东西还得给他用,那他的东西呢?”
“哦,对不起,我并不准备请‘帮做’嘉宾,而且就算我想要请一位嘉宾,犬养先生您也是不合适的。”
这家伙既然能够搞定各种猪,也就是说他在与‘禽兽交流’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他相信严谨却并不缺乏想象力的德国佬一定可以搞定鸭子的。
你看公平吧,合理吧?你一定能接受吧?”
随着汉姆的话,无数镜头顿时切换到了鸭子身上,这是一只拥有42码脚掌的超级肥鸭,汉姆正用自己粗大的手掌温柔地抚摸着它,而且还没有忘记为它按摩鸭掌。
“岛国人说不能有门户之见啊,那意思就是说你家的东西不能放屋里自己用着,得共享给他们,共建共荣嘛,武儿你看怎么样?”
明天,终于要欺负老怀了,想一想还真是挺不忍心的,老怀其实人不坏,就和_图_书是骄傲了些。
犬养静斋前面的话倒还罢了,听到最后这四个字,评委团中的大陆、香江的评委都有些坐不住了,毕竟这四个字是华夏民族最深的痛、最无法忘记的耻辱!
答案要到赛场上去找,这就是周栋给怀良人的答案。
“呃,问我么……”
算了算了,就说犬养,啊,各位这位犬养先生的话可是不能听不能信的啊!”
周栋简直无法想象一身黑毛的汉姆蹲在鸭栏中跟一群鸭子联络感情的画面,那太过美丽,鸭子可比猪聪明多了,汉姆想用搞定猪的方法搞定鸭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怀良人甚至相信,就算你搞定了犬养的母亲,只要你足够强大,犬养静斋都能管你叫爸爸,哪怕这个爸爸是‘野生’的……
犬养静斋满面悲愤:“要知道,您的这种想法,可是和大赛初衷相违背的,美食大赛的最终目的不是胜负和输赢,而是希望全世界的优秀厨师们可以相互交流、学习,共建共荣……”
“周桑,请您不要这样说,美食,应该是没有国界的!
“是么?”
找到新闻点了啊,总决赛还没正式开始,就有好戏上演,记者们就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猎狗,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苏氏二宝这边,还有两位记者非常凑趣儿的把自扩音话筒递到了两人面前……
“咱们都有间歇性精神病证明,咱们怕过谁啊?”
周栋也是愕然,这家伙怎么盯上自己了?比赛的时候咬着自己不放,一副要赌命的样子,现在却又变得如此谦恭,难道输了把菜刀给自己还输出感情来了?
我将会在比赛中充当怀的助手来处理这只鸭子,你看它是多么的开心啊?能够成为今天的主菜,这是它和我、还有怀共同的光荣!”
帅哥真是太腼腆了,这样怎么行呢,会吃亏的!
老怀主动邀请了德国猪王汉姆回来看比赛?
这家伙果然不肯错过观看总决赛的机会,不过岛国人就是有意思,明明被hetushu•com.com周栋在赛场上打脸打到生活不能自理,面子里子都丢了个遍,居然还要做周栋的‘帮做’嘉宾。
面对美女主持的询问,汉姆的回答也证明了这一点:“哦,美丽的女士,请你相信这只鸭子的神奇,
苏见武话刚出口脸上就变了,这话虽说是埋汰犬养的,可对老师也不够恭敬,老师不会因此生气吧?
岂有此理!
苏见武跟着搭腔:“是啊,那是为什么啊,见文儿你给大家说说。”
不对,是太好了,就照这样的,我回去也得收两个学生……”
怀良人笑眯眯地道:“可是汉姆说的并没有错,因为今天其实是有两道菜的,加上对面的就是。
苏见文见自己兄弟成了全场的焦点,老师也没示意他住口,顿时来了精神,嘿嘿一笑道:“这位狗养……”
嘉宾的身份没有任何限制,可以是来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国,可以是来自任何职业,甚至是之前曾经登场比赛过的选手们。
周,你的老朋友回来了,你可要小心啊。”
“周桑,我的很期待这个机会,机会的,希望你可以给我。”
美女主持好心地提醒道:“汉姆先生,今天只比一道菜,没有所谓的主菜哦。”
如果可以成为周栋的‘帮做嘉宾’,他就可以近距离观看这位华夏勤行天才烹饪这道菜的全过程,这个机会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循声看去,只见观众席上站起了一个人,灰色和服、马脸削长,可不就是曾经败给周栋,把‘鬼泣’都给输了的犬养静斋么?
周栋会心地笑了,老怀还是太天真,要知道汉姆是德国猪王,可不是德国鸭王,你把他请回来有用?
周栋皱了皱眉,这个女主持好麻烦,正想果断拒绝,忽然听有人大声说道:“周桑,如果你的不介意,我的,是可以做你的帮做嘉宾!”
怀良人都不得不大写个服字,岛国人真是太能隐忍了,哪怕面对‘仇人’,一旦有了学习和露脸的机会,也绝对不会https://m.hetushu.com.com放过。
“不都一个样么?
周栋在几场比赛中风头太劲,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国媒体的注意,这些无孔不入的记者早就把周栋调查了一个底儿掉,自然对苏氏兄弟并不陌生。
犬养是以选手身份进入赛场的,与买票入场的观众不同,组委会绝对有这个权力。
“见文儿,你这样说话就不对了,人家是德国猪王,不是德国猪头,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国际友人呢?”
它在初见外国友人时不是没有惊慌过,毕竟出生在粤省的它对满身都是黑毛的德国佬有着本能的抗拒,总感觉这家伙没有它的饲养员看上去顺眼,它的饲养员可是白白净净的小帅哥呢,就像站在对面的人类一样。
周栋早就发现怀良人表面上跑来蹭住,似乎赶都赶不走,其实一有时间就往外跑,苏家二宝的情报工作做得非常不错,早就盯着这位法国绅士呢。
美女主持就喜欢这种激情四射地碰撞,因为这意味着这个时段的收视率会变得更高,意味着她的荷包将会变得更鼓,似乎是生怕双方的竞争还不够激烈,忙将话题引导向了周栋这边:“周选手,不知道您对怀选手的宣战有什么回应呢?”
周栋也是忍不住笑,没想到‘随手’收的两个学生还挺管用的,这回可不能怪系统给自己没事找事儿了,
苏见武愤愤不平地道:“难道你就不知道我们华夏是最好客的么,这可是洋大人呢!小心你的不当言论!”
现场都炸了,除了为数不多的岛国人,评委和观众们都是哄堂大笑,吕绿馨腰都直不起来了,笑的花枝乱颤:“哎呀,不行了,周栋啊,我可是不行了,你这两个学生太坏了,
“哎呀,文儿你听到了没有呢,有人说不能有门户之见,还要共建共荣什么的,你说他讲的有没有道理啊?”
没等蔡重九动用主评委的权力,一个大嗓门在观众席上响了起来,众媒体记者顿时眼睛发亮,这可是周面王的两位‘爱徒’在发声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