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勤行第一人

作者:光暗之心
我是勤行第一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99章 周锅王?

第299章 周锅王?

以董其深的身份,按说不该脖子上挂个望远镜,太中二了,可这不是为了更方便观察‘小师弟’么?先前还因此被易知鱼耻笑呢。
迅速将蒸锅撤离火眼,揭开锅盖后,周栋手拍锅壁又是一震,震力牵动四根弹簧力臂,最后震动玻璃片,带得食材纷纷飞向锅口。
他能够想到用‘温蒸法’减少水汽积留,甚至想到用老鸭汤为底,就是希望即使成菜要被水汽影响,老鸭汤和鸭掌也不会冲突,可是却忘记了这样一来会导致鸭掌的味道太过浓郁,火腿和春笋就变得没了来由。
蔡重九可没说错,蒸法上用颠锅,这确实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自然是极难的。
‘乾坤入油手!’
周栋投入锅内的鸭掌、火腿片、春笋片,此刻都静静躺在弹簧力臂托住的玻璃片上,
“呵呵,看傻了吧?亏你还是苏省烹饪协会的会长呢。
我本来以为自己的‘分段蒸法’已经是绝对天才的构想,可是和他一比,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蔡重九的目光从坐在观众席的王海滨面上掠过,此人面容依稀就是‘振翅刀’的后代传人吧?
易知鱼接道:“他先是不束鸭掌,只把各种食材零散投进锅里,同时严格控制水汽密度,温度稍高一些,立刻就让蒸锅离开火眼,
“呵呵,你们两个虽然比我年轻些,却也算是勤行的老行尊了,难道就不知道在‘古勤行’时代,曾经有一位号称是食色江湖‘百舌生’的,为勤行的高厨们排过一个‘勤行兵器谱’?
因为要用这种创新手法,为了可以观察仔细不至于失手,所以周栋要将各种食材先行分散入锅‘初蒸’,可不是真的要在蒸锅里炒菜,如果错了火候,前面的表现就是再如何令人惊艳,最后味道不对也是要输的!
华夏勤行竟然衰落至此!
这才多少年时间,当年排名在几十位的‘振翅刀’传人,现在也俨然是一代宗师了?
你就是手艺再好,如果背后没有勤行帮派撑www•hetushu.com.com腰,根本连店都无法开,
‘玄机勺!’
“他竟然想到了?”
“呵呵,当年勤行各大菜系竞争之激烈,有时可不仅仅是斗菜,甚至要砸饭碗、出人命的!我怎么能够忘记?
蒸法最难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这究竟是为什么?
蔡重九重重地道:“甚至用创新来形容还远远不够,这是勤行开天辟地的壮举!
锅内的水蒸汽很努力地想要聚集起来,这样它们就可以混沌人们的视线,让眼睛再明亮的人也无法透过玻璃看清楚锅内的情况。
就算是有经验的厨师可以控制住蒸菜的口味,也始终无法解决这个水汽积留的问题,比如你我就算亲自上手,是不是或多或少也都要受到一些影响?”
“哦,蔡老以为呢?”
这一手震锅,恐怕就要改写‘蒸’法,让‘煎炒烹炸’之中,再加上一个蒸!”
就说源远流长的鲁菜系,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有‘泉城帮’‘胶东帮’等等……
水蒸汽每次要起的时候,周栋就会提着两个硕大的方形锅耳,让锅底远离火眼,始终让锅内的水汽无法完全充满,让评委和观众们能够隐约透过高清摄像头看到锅内的景象。
就连很多别国评委都跟着笑了起来,周大厨真没白收了这俩活宝学生,太能吹了,你还别说,要成为一代宗师,手下还就得有几个‘吹货’,各行各业都是如此。
‘事不关己、关心则切’,就是这个道理。
想要吃这行饭,有‘山门’的报山门,没有的就得拜码头入‘山门’,各大菜系、甚至是各省各地,那可是‘山头’林立。
“那可不么,这就叫做开辟鸿蒙、定立地水火风!”
俩老头儿越说越激动,声音大到附近的评委都听得清清楚楚,有些本来就若有所思的,顿时豁然开朗,有的不怎么明白的,闻言皱眉苦思,却是越想越有道理。
难道说才过去不到一个世纪,这些鼎鼎大名的勤行和*图*书高手就已经被人遗忘了吗?”
哪怕是他在造化后厨中演练了无数遍,到了现实中也要万分仔细,否则之前就不会让人误会是装X了。
蔡重九笑道:“要依我老头子看,他这手锅技既然是开天辟地般的创新,那就该有个威风的名字,就叫做‘震天锅’!
一连三个电话打给吕绿馨,周栋再不答应估计她会连下十二道金牌也说不准,周栋寻思着自己前期的处理才是秘密所在,上了蒸锅后也就不怕人偷学到什么了,而且毕竟是年轻人,一点点的虚荣心还是有的,于是也就没再拒绝古大美女。
可是如果不用蒸法,其它的烹饪方式也不合此菜,所以怀良人才会把蒸制过程分成两段,后半段还要用上‘温蒸’,就是想要最大程度减轻水汽积留的问题。
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只是在想,如果按照那个时代的标准来衡量小周师傅这一手创新功夫,他这手又该有个什么名字,排个第几位呢?”
而且一面利用蒸汽逼出鸭掌、火腿、春笋中的味道,令其渐熟,一面还要用这种‘震锅’的方式,让这些食物在锅内飞腾翻滚,大部分时间都不与那片玻璃接触,也就在最大限度上解决了水汽积留的问题……
虽然看似只用了纯净水为底,其实却是最大程度上保证蒸汽不会影响各种食材的味道,
……
真是亮瞎了眼的操作。
周栋这一下震锅可不是胡乱来的,锅中食材纷纷飞起后,被他抓住锅耳使了个回力,刚一碰触到锅盖,就纷纷弹落回到玻璃片上。
董其深被他这一点醒,顿时豁然开朗,点头道:“没错,这道‘天梯鸭掌’用料为鸭掌、火腿、春笋,从用料看就知道是走得鲜香路子,可鲜香之物也是最怕水汽积留的,这是蒸法无法避免的问题。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蔡老居然还记得?”
不是他有心‘人前显圣’,其实是千里之外手托香腮在看决赛的古大美女着急了,周栋总是这样和_图_书‘锦衣夜行’多吃亏啊?这可是宣传九州鼎食的大好机会。
董其深瞪他一眼,抢过望远镜看了两眼:“你都明白什么了?”
蔡重九笑道:“看来楚都九州鼎食的‘周氏私房厅’,我以后可得常来常去了,
“就是惹不起啊!武儿你看清楚了,咱老师刚才那是颠锅吧?”
吃螃蟹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普通观众也就算了,现场的评委、选手哪一个不是内行中的内行?
易知鱼和董其深顿时面露尴尬,心说你个主评委就这水平啊,还震天锅,你咋不上天啊你。
“多出一个头衔?”
吕绿馨看得‘噗嗤’一笑:“哎呦,你用个蒸锅也可以颠的么?惹不起惹不起……”
就像这个世界总有人用尽各种遮天手段,妄图欺骗善良淳朴的人民群众一样,可惜最后遇到的都是心明眼亮的朝阳区人民。
“看清楚了啊,要说用蒸锅颠锅的,咱老师就是开天辟地头一个!”
古勤行时代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会陌生,那个时代勤行和很多手艺行业一样,彼此间的竞争都陷入了一种激烈且无序的状态。
易知鱼一把将董其深悬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扯了过来:“借我用用!”
这些食材可都是带着高热,而且因为已经‘半熟’,用力稍有不当就会破损,空手束扎可不是快就行的,还要有极其高明的技巧。
今天这场比赛,周栋和怀良人都露了手‘火中取栗’的本事,不过在蔡重九看来,周栋的手法更为快捷干净,几乎是眨眼间就将一枚枚天梯鸭掌束扎成形,手法似乎还要超过怀良人半筹……
我华夏烹饪技法,很可能要因此前进一大步!”
当年那位在古勤行兵器谱排名第三的‘乾坤入油手’,其实也是凭借这门功夫闯出的名头,只不过人家更为炉火纯青而已。
“嘿嘿,周小子是真牛啊!”
董其深和易知鱼摇头失笑,
台下传来两个公鸭嗓:“各位看清楚了吧?我家老师,那就是华夏和-图-书勤行的里程碑!”
这才是空手在高温下操作的技巧正名,比如贴反手烧饼的、提悬长筷在开水锅上‘破水下面’的,都是这种手法下的分支。
‘翻炒’几下后,再次令食材在锅中飞起,几次轮回下来,这些食材与玻璃片接触的时间极短,远远看去,就像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经接触过一样。
他可从没小看过怀良人,如果自己没有系统,能不能赢过怀良人还真不好说。
总该不会是‘周锅王’吧?这也太难听了!
蔡重九忽然一笑,望着董其深道:“董会长,周栋的这手蒸法,难道在你的眼中就只是‘改良’这样简单吗?”
看清这一幕后怀良人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向周栋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他是怎么想到这样用蒸锅的?
众人看得莫名其妙,也不知他究竟是要做什么,正是疑惑,就见周栋忽然将蒸锅放回火眼,锅内水汽猛地一升,还没等将蒸锅充满,他带着棉布手套的手掌已经一下拍在锅壁上。
周栋也已经迅速脱下了手套,净过手后,直接探手入盆,开始束扎‘天梯鸭掌’,
前期处理工作结束后,周栋已经示意摄制组可以切近镜头了,
他是周栋的对手,自然看得最清楚、想得也最为透彻,甚至比起蔡重九、易知鱼这些老行尊还要快了一步。
吕绿馨叫了一声,手里拿了个细瓷白盆,当空就是一扣,手腕翻起时,各种食材已经一样不缺地静静躺在盆中。
也只有周栋这样的天才,才会想到用手法解决这个问题,
还有啊苏会长,你们苏省的这位年轻天才,恐怕继‘周面王’‘周酒神’之后,又要多出一个头衔了……”
老天!既生怀而何生周!”
董易二老相互交换了一个目光,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里程碑说得好啊,倒也不是完全吹嘘。”
最近苏见文看了不少网络小说,总感觉老师就是书里的主角,世上就无这般人!
至于这些食材应该是诸www.hetushu.com.com味相融,还是各据原味,他这种改良的‘蒸法’都是极其有价值的。”
蒸个菜你也颠锅,这是要开创勤行新篇章啊!
小师……小周他……”
董其深没有反驳,听话听音儿,神秘的主评委这是要开吹‘小师弟’了?太好了,现在是谁能把‘小师弟’吹上天,他就拥护谁!
透过锅中的氤氲蒸汽,看到火腿片开始微微泛出一丝白痕,鸭掌色泽也变得更为润朗,周栋就知道火候到了。
对于吕绿馨的惊叹、老怀的失态、评委和观众的各种赞誉,周栋是统统充耳不闻。
“我明白了!”
这个周面王,又出妖了!
这名字好吧?”
唉,可惜了怀良人这小子。
就是水汽积留!
“等好久了!”
说是拍,并不是用的脆力,而是一股浊力,隐隐还含了些暗中的推劲,就见这口蒸锅‘嗡’的一声,连接锅壁的四根弹簧力臂同时一震,带动中间玻璃片,继而震动了堆放在玻璃片上的各种食材,纷纷向上飞起……
好教你知道周小子这一手的奥妙。
却没注意美女主持大睁着两眼站在自己身旁,麦克风离的也不远,这句话顿时响彻全场。
“这是创新!”
“快拉倒吧你,我都感觉你吹过了……”
不过也不好开喷,毕竟人家老蔡都小九十了,他们这两个‘年轻人’还是要有尊老之心的。
望着一个个天梯鸭掌在周栋手里束扎成型,就连蔡重九都忍不住赞了声:“好一个火中取栗!”
易知鱼眼睛瞪得发酸后才算舍得放下望远镜,狠狠一巴掌拍在董其深的腿上:“奇思妙想,奇思妙想啊!
‘龙凤雕刀!’
接着就又是一掌拍在锅壁,食材却不再飞起,而是在玻璃片上开始翻滚,就如同是有人用一柄看不见的炒勺,在翻炒这些食材一样。
多好的食物,一旦用蒸,就必然会因为水汽留在盘底,影响到菜的口味,让厨师很难把握菜的味道,用盐用糖少了,就会被水汽冲得口味变淡;用盐用糖多了,那就更是糟糕。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